第0406章 科隆迪亚之死·终【于难舵主加更】

    常硕在巴黎自己的公寓里,看到了科隆迪亚画廊的发布会片段。

    18“……我们拥有弗洛伊德的大量真迹,而且在出售作品时,它们也得到了弗洛伊德艺术基金的确认。这一切都足以证明,我们所出售的,都是真正的弗洛伊德作品。我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幅《两棵树》,甚至还有之前的《德拉克西》,它们出现的如此诡异莫测,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有人掌握了伪造弗洛伊德作品的技术,我们将提请伦敦警方介入调查,那些站在幕后的人,必须要被揪出来。”

    “所以,你们认为,有人伪造了弗洛伊德的作品,并且通过了权威艺术基金会的鉴定,甚至将你们所谓的‘真作’的鉴定报告推翻了?你们是在质疑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的专业,甚至是认为他们有犯罪行为?”一个英国记者问题非常尖锐。

    泰德也是老司机,开车很稳。

    “我们没有那么说,事实上,基金会也没有说我们售出的作品是伪作。”

    “但他们确认伦敦那幅《两棵树》是真迹。而弗洛伊德从未创作过两幅一模一样的作品,事实上,那也不太可能,毕竟,两幅画实在是太像了,几乎一模一样。”记者追问。

    “所以我们希望警方介入。”

    记者都笑了:“你知道这不可能,警方也好,法庭也好,最终都需要采信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的鉴定结论。就算那幅画的收藏家无法说明来源,那又如何?当然,他也许涉及了另一宗犯罪,但跟科隆迪亚受到的质疑,毫无关系。”

    泰德脑门的青筋直跳,是的,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的结论是个关键。

    法庭、警方、海关等等,所有公权机关,在涉及艺术品真假时,也只有采信权威机构的结论——可惜的是,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就是鉴定他作品的最权威机构。事实上,哪怕是假的,除非假到离谱,可以有确定证据推翻的,只要基金会说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这就是艺术品鉴定的现状,基金会通过声誉、广泛的组成成员、具有说服力的鉴定报告,来履行这一使命。

    “这是一个阴谋,一定是个阴谋,科隆迪亚如此伟大,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丑闻,这些作品都是我父亲在三十年前获得的,不可能是伪作。”霍纳咆哮着。

    常硕看着泰德的窘迫和暴跳如雷的霍纳,摇了摇头,这也许就是科隆迪亚的生死关头了。

    想到当初霍纳在媒体前,那么不可一世地踩踏林海文的《大地母神盖亚》,绝对想不到他还会有今天。

    他跟林海文拨了个越洋电话。

    说起这件事情。

    “现在老天爷都站在你那边了,用不着你发作,霍纳都开始遭报应了。可见俗语说老天爷不长眼,是有道理的。”

    “……他们那应该是上帝,不是老天爷。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他感受到他品格高尚的子民,也就是我,受了委屈。所以才降下天罚,惩治霍纳那种人。”

    “我早就应该知道,每次说你一句,都会成为你自夸的契机。算了,你那幅《纺织女》完成了么?我之前见到了普拉多美术馆的一位副馆长,他很有兴趣看一看你的临摹作品,毕竟,你现在也算是公认的,得到了委拉斯贵支色彩真传的画家了。”常硕顿了顿:“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大吃一惊。”

    这幅《纺织女》,绝对不只是色彩,他就是另一幅委拉斯贵支创作的《纺织女》。

    他们当然会大吃一惊。

    挂掉常硕的电话,林海文刷了刷Facebook,果然,到处都是这条新闻了。

    博努瓦还在@他:“瞧瞧,遭报应了。”

    阿尔图尔、贝尔纳、蒙德里等人,则保持沉默。

    事件的另一个当事方卡地亚集团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则还没有站出来表态,他们是否会采用法律手段——一旦那么做了,就意味着他们承认手中的作品是赝品。

    对一次价值翻了5倍的艺术品投资,卡地亚未必愿意承认。

    林海文眯了眯眼睛,这可由不得你们。

    意料之中的,若干幅从科隆迪亚手中购买的作品,都被送到了弗洛伊德基金会重新鉴定。而此时,远在美国的一个代理人,声称自己背后的收藏家拥有一幅《红发的沙发女郎》,可能并非伪作,而是真迹。

    媒体都打着大灯关注这件事情。

    这幅作品被非常配合地送到了伦敦,基金会的布朗、波德等人,开始经历了又一次的挣扎。这回的《沙发女郎》虽然没有那么“弗洛伊德”,但相比较科隆迪亚画廊的那幅,还是更为符合弗洛伊德真迹的特征。

    他们不得不第二次宣布,再度收回一份鉴定报告。

    这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收藏《两棵树》的卡地亚,还有收藏《沙发女郎》的洛杉矶盖蒂基金会,也就是盖蒂艺术中心背后的基金会,几乎前后宣布,要求科隆迪亚画廊按照合约,撤销交易,退回款项,并赔付三倍违约金。

    然而这并不是终结,抱有疑虑的几位私人藏家,也计划要退还作品。他们援引了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的意见:“我们几乎可以确认,要么这是弗洛伊德一个恶作剧,但毫无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所以最可能是的,确实出现了一位技术高超的模仿者,他能够将弗洛伊德的作品,模仿到可以乱真的程度。而且在时间上,他至少在10年之前,也就是霍纳先生出售这些画之前。

    因为我们此前犯的错误,我们认为霍纳先生可能被人欺骗了,一些人将来历不明的作品,卖给了收集弗洛伊德作品的霍纳先生——以至于这些作品的真迹,都被当做仿品对待了,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科隆迪亚的一些卖品始终没有明确来历。这也许是油画艺术史上,最匪夷所思,但也最成功的一次造假行为。

    基于此,我们初步将收回科隆迪亚画廊所有无法确认来历的5幅弗式作品的鉴定书,而且警示市场,其余作品的真实性,也许也存在问题。”

    科隆迪亚完了!

    所有艺术圈的明白人,都给它盖上一个戳!巨额的损失是一个原因,但还不是最重要的。科隆迪亚损失的是一间画廊赖以为生的根本——专业和诚信。没有人相信它了,要知道权威画廊出品等于真迹,是个约定俗成的事情。现在科隆迪亚失去了这一点,这意味着不论是画家还是买家,都会放弃科隆画廊了。

    霍纳成日在媒体上叫嚣有阴谋,辱骂那些购买者是蠢货、落井下石。

    但科隆迪亚画廊的结局已经注定。

    它将死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