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3章 大家快去骂她呀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这么怕他?”

    几个编辑记者相互看看,笑的挺困难,心里想着,你特么洒啊,我能告诉你么?

    “易总,我们也不是因为这个,就是想要换个环境,我也有可能就离开京城了,你看我这都三十多了,也买不起房,还是回我们省那边过过平常日子算了。这大京城啊,不是我们这种人待的。”其中一个是真把易超当傻子了。这话他也不能信啊,早不辞晚不辞的,林海文狠话一放出来,你就要回家种红薯了?

    但他看这几个老油条,各个是滚刀肉:“你们要辞职我也拦不住,但至少这个月要挺住吧?不然工资我是不会开给你们的。”

    “工资我们也不要了,这几年多受您照顾,这个月就当我们给公司帮忙了吧,毕竟同事一场,我们对公司也是很有感情的,这一次辞职,特别难受。呵呵呵。”

    呵你妹妹。

    这么赶着去投胎啊?

    然而这还是第一波,环新网总共只有五十多个人,这里头还有一部分技术人员,采编部分的,其实都是各个地方挖来的业务熟手,不然都撑不起来。

    这7个之后,过了半天不到,陆陆续续他又收到5份辞职信。

    12,这等于是废掉了差不多一半的业务队伍。

    易超万万没有想到,林海文一个追杀令是这么凶猛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易超也是对他手下的队伍太过于自信,对华国记者队伍的整体素质太过信任了。

    下班的时候,他一脸愤怒地出去。高峰期人还挺多,他进电梯后,前面两个姑娘正在小声嘀咕林海文,其中一个居然没发现自己老板紧贴着站在后面。

    “林海文盯上你们了。”

    “是啊,人心惶惶的,今天啊,就辞职了12个,都是编辑记者,事儿都没人做了。”

    “啧,那你们老板岂不是气死了?”

    “他还气?要不是他去捏造新闻,怎么会让人家找上来?再说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公安抓了。要是让我丢了工作,我一姨妈巾pia死他。”

    “噗。”

    易超突然有一种脸上被糊住的错觉。

    “老公赚钱给老婆花,老婆谢谢啦……”

    一个“熟悉”的铃声这会儿突然响起来,属于个大嗓门的、没什么公德心的糙老爷们,跟边上同事挺大声地说话:“闹钟,哎我今天刚换的闹铃。你知道吧,这歌是林海文写的,沾沾喜气。”

    “想出名还是想发财啊?跟林海文一样。”

    “想有个老婆啊。”

    整个电梯里头,全都笑了,只有易超,脸色僵的像是木乃伊。

    也不知道是他平时没注意,还是今天的新闻的宣传效果太强。

    一路上,他愣是听到仨铃声,一个店,最绝的是小区保安,岗亭里头居然在放这首破歌,他当时就炸了,一通发火,骂人家“外地的瘪三”“乡巴佬”——结果被保安打了,闹到公安上门。

    当晚就被人把监控上网了。

    “环新网总编辑辱骂小区保安被打”

    污言秽语满天飞。

    “这种总编辑,怪不得网站会虚构造假,构陷他人。”

    “辣鸡。”

    “环新网前身不也是华南报业旗下的么?后来才自立门户出来的嘛。”有人翻出历史来了。

    华国的新闻媒体没有民营的,必然隶属国家或者各省市。环新网前身也是纸媒,不过他们转型的很彻底,几年前转型之后,从天西省搬到了京城,也从华南报业独立出来,但业务还是受到华南报业指导的,易超就是《华南周末》的前副总编辑调任的,在他手上,环新网发展的还是不错的。

    会跟尹敏合作这一把,《华周》的遭遇是重要原因。

    结果没想到,现在是快把自己给烧死了。

    他这一进去就没出来,云北蓝江那边递过来的王家案子,京城这头总算是开始办了,估摸着两头加一头,拘15天是最少的吧。

    林海文想着给他加点料,但易超并不是采编线出来的,他一直是管理上的人,所以公开文章都不多,仅有的几篇,林海文的中指神功,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意思的——除了他腹诽过一个领导,这也不能拿出来说。这么一来,居然还真没什么办法治他狠一点。当然,即便这样,他也得滚出拼搏一脖子的新闻界了。

    易超的这一出意外,算是把环新网弄得鸡飞狗跳,采编业务人员走掉一半,总编辑进去了。

    华南报业的霍达明,咬牙切齿的,一边骂着林海文,一边赶来帮忙收拾烂摊子。按照天西赵处长的消息,估计环新网又得回到华南报业旗下了。

    环新网发出道歉声明,已经是两天后了。

    声明也没提到林海文,也没提到王皓家,就是自我反省了一通之后,下了一堆保证。

    觉得大快人心的网友,在下面都开起派对了。

    但倒也并非没有别的声音,前央视著名记者赵瓯,就在自己微博上转发了这则声明,表示:“林海文一则江湖追杀令,一句开杀戒的预告,居然能够让一家知名新闻网的主要业务人员一天之内减损超过三分之一。我认为这已经不是新闻从业人员自身是不是够硬的问题了,而是存着惹不起躲得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求个保险安稳这样的心理,这对整个新闻行业的危害让我毛骨悚然。林海文可以这么做,其他的名人呢?那么新闻记者最后还敢报负面消息么?我不评论事件本身的是非,但我认为威胁新闻媒体的方式是不正当的!我知道这番言论说出来,我会被人骂的很惨,但我却不得不说。@林海文”

    林海文满足了她的愿望。

    “以为我会跟你废话?骚瑞,我只有俩字:傻叉!大家快去骂她呀。”

    应者云集,队形非常整齐,自林海文以下,全是“傻叉”!

    一路刷了一万多条。

    赵鸥这辈子估计也没被骂这么多句傻叉过。

    “你可以骂,但这只能更加证明你的所作所为对新闻界的危害。”

    “我又不是新闻界的,傻叉!”林海文回的挺快,大家跟进的也很快。

    “我是包子界的,傻叉!”

    “我是拖鞋界的,傻叉!”

    “我是嗯嗯用品界的,傻叉!”

    “我是新闻界的,但还是:傻叉!”

    祁卉就站在林海文边上,看他回复了这两条,然后后头这一片跟风,简直哭笑不得:“下回见到薇薇和颖姐,看你说什么。”

    “臭杀猪婆子!”小黄在边上插嘴。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