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6章 小情侣的日常

    “哎,筱老师也写过小品剧本的吧?海文你赶紧跟筱老师约一个啊。”谭启昌说着说着,开始帮林海文往里头扒拉东西。

    筱思远早年写过小品,后来就专职电视剧编剧,连电影编剧都极少。

    “海文哪里需要我的本子,”筱思远也没拒绝,笑呵呵地看林海文,可能也是有意还他个人情。

    谭启昌给林海文使眼色,不过林海文还真是比较为难呢。

    小品的话,他那里太多了,赵大爷、陈大爷,赵大娘、宋大娘什么的。

    一台晚会,连小品带相声,加一块也就是5、6个,林海文根本用不着到外头寻摸着。而且筱思远如果写了本子过来,质量好倒还算了,可要是一般般呢,他再不用,就更难看了。

    “咳,要不,我回头问问导演组?”

    憋了半天,憋了这么个蹩脚的理由出来。

    从谭启昌到筱思远,再到唐老板他们三个,都一愣,全没想到啊。

    筱思远出山写本子,那些个喜剧演员,不说上赶着来求,也绝不会连看都不看都推了——这风格,还真是够林海文的。

    “看来是早有准备了,我是白替你揽活了,来来来,筱老师,我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太混了,给您敬杯酒,您别介意啊。”谭启昌往回扒拉,筱思远跟他喝一杯,倒没有在意,就是很好奇:“你这个小品节目都准备好了?”

    “我也不瞒您,小品、相声,歌曲,舞蹈,大部分都是新的,我们这台春晚,绝对是新年新气象。”

    “哦?《我爱你华国》《好日子》都不唱?”

    “不唱!不过雷思玥、谭云秋、祖静这三位,都有可能上,上了也是唱新歌。”

    筱思远服气了。

    一伙人兴趣起来了,趴着林海文想要挖料,但林海文嘴巴,严起来的时候跟个老蚌一样,撬棍都撬不开。

    ……

    林海文回头跟祁卉说起来,她《欢乐颂》的跟组随着拍摄结束也结束了,可以休息几天,再去跟后期等流程。

    “就这么算了?”

    “呵,这话说得,你当你老公是什么人啊?”

    “英雄啊,你就是我的英雄呀。”

    “要我驾着七彩祥云去娶你么?呵呵呵。”

    祁卉眼睛一亮:“这是什么呀?”

    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呀,可惜那是个悲剧,林海文摇摇头:“随便说的。这事儿能这样就顶好了,还能把海龙矿业给掀了?人家一指头戳死我们,我这点本事,在大人物的眼里,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

    “唉,也是,就是觉得憋屈。”

    “想要活得不憋屈,那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想知道么?”林海文压低了声音,眯了眯眼睛。

    祁卉手里忙活着你,白了他一眼:“赶紧说啊,别卖关子了。”

    “答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就是……这样,啊呜。”林海文一下子扑了过去,把祁卉压在下头,手跟黄鳝似的,溜溜的找了个口子就滑进去了。

    祁卉又笑又叫的。

    “压碎了,压碎了,快快快。”她突然想到,赶紧把林海文推了一个跟头,林海文自带帐篷躺在地板上:“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哼!”

    祁卉不理他,她手里面正在给一块玉佩编络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她手里那块玉佩,就是林海文给楚薇薇的同心灵玉佩。拖了两年了,都给忘了,前几天楚薇薇回了趟家,才想到把这个东西拿来还给他。

    林海文以为她喜欢呢,就想着两块都送给她算了。

    结果楚薇薇不肯,推来推去的,最后等于还是一个人一块,算是留作纪念吧。当时,林海文瞅着这块玉佩的时候,跟楚薇薇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啥,总觉得有点滋啦滋啦的声音。最后也是不尴不尬地分开了。

    玉佩的事儿祁卉是知道的,林海文回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了,顺便把手上这一块就给了祁卉——反正这玉佩上也没有标个“同心”的字。

    祁卉虽然嘀嘀咕咕的,说林海文别有用心,但还是收下了。

    然后这两天,林海文就看见她开始打络子了,说是打完之后,要买个四角座屏挂起来,放客厅茶几上。

    怎么想的呀?

    “你还真挂呀?这东西估计都值几十上百万的呢,万一走贼了,不心疼么?”

    “几十上百万,你也随手就送了呀,再说了,哪来的贼啊?这么高级的小区,安保好着呢。只要有些人别监守自盗,然后藏起来思春就行了。”

    噗。

    思春!

    林海文瞬间笑瘫了。

    祁卉气的往他身上砸了好几个抱枕。

    “哎哎哎,还没下去呢,你砸坏了以后用什么?”

    “切,三条腿的青蛙难找,三条腿的男人还难找啊?”祁卉从网上看来的荤口,大气磅礴地说了出来,挺不屑地瞥了眼林海文:“笑笑笑,笑死你算了。”

    林海文笑到一半,突然一个反身翻腾一周半,从后头把祁卉给搂住了,抓过玉佩扔在边上的沙发上:“让你试试我第三条腿的厉害。”

    被翻绿浪——他们的被子是草绿色的。

    “哎说起来,最近跟薇薇一起出去,她正义感越来越来强了。”

    “怎么了?”虽然此时此刻谈起楚薇薇,让林海文稍微有点别扭。

    祁卉护住前头,转身过来:“总是说些,反正就是好多黑暗的事情。都是你给她写的那句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不至于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都快成了她的座右铭了。”

    “唉,”林海文长叹一声,看了祁卉侧过来的耳朵,满足地biabia嘴:“我的话终于也被人当成座右铭了!看来我离青史留名已经不远了,为名所累啊,我活的真是很辛苦。可是为了给这个世界,给我们国家带来更多的文明财富,我也唯有这么艰苦地活下去了,谁让我就是这么有才呢。”

    “……”

    祁卉默默地缩回了被子里头。

    “你不这么觉得么?”林海文伸手过去。

    “觉得!我觉得!!”祁卉一声尖叫,林海文一松口,她就跳了起来:“我觉得你真是太不要脸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