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6章 皮影大师

    《俏夕阳》的排练现场在洛城老年文艺中心的三楼,自从确定下来,这一层就被封起来了,一群大妈们,各个保密意识比年轻人还要强悍,不少人都是帽子口罩围巾成套的装备。家里老伴儿女问起来,从来都是跟锯嘴葫芦一样,问急了,还把他们熊一顿。

    “问啥?问啥?我还不能有点个人隐私啦?不能有点自己的空间啦?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我一辈子为你们做牛做马的,老了老了你还想咋地?捏蚂蚁一样捏住我?乘早歇了吧。”

    还能说什么呢?什么也不敢说了呀。

    担心的家属们就只好偷摸着打个车跟踪,看着她们一帮老太太天天扎堆在老年文艺中心,放下心的同时,迷惑也更多了。

    这是在弄啥咧?

    林海文到这边来也费劲的很,毕竟是保密阶段,要是被人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再一想,得,指定跟八省二市春晚脱不开关系。

    文艺中心的主任自然是知道的,一般林海文过来,他要么亲自,要么是找信得过的,在安全出口等他,从安全楼梯上去。

    跟做贼一样。

    老年中心这栋楼并不很大,老太太们占了一半地方,排练的,休息的。剩下的一半辟给了苏东市唐峥戎皮影戏剧团。

    唐峥戎就是陈忠文给林海文介绍的那个老先生,也就是林海文眼前这位的老子。

    唐鸣到洛城,这已经是第三次把林海文招过来了。

    头一次,唐鸣嫌这里太简陋,工作台之类的不合用。文艺中心的工作人员给他换了几次,他都不满意。最后是林海文过来,他才松口,勉强同意。

    第二次,是说气候不对,洛城太干燥,不好操作。林海文给他送了两台大功率加湿器来,尽管他知道,这特么就是放屁。

    这一次,唐鸣干脆也没用理由了,直接说想要回苏东去做皮影人。

    “唐鸣,你究竟想搞什么?能做就做,不能做你就给我滚蛋。”

    “你--”唐鸣没想到,林海文当着文艺中心跟皮影团的人,直接把话甩他脸上了,他活三十年了,还没这么丢人过。

    但他又确实有点怕林海文,毕竟是名动全国的大人物,他爹都比不了。而且虽然说,这些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近年也都成名成家了,不然也养不出唐鸣这个性子。但他们和诗人,作家,主旋律词曲作者相比,这个文艺咖位还是有差距的。

    “林,林海文,你懂的很多,你也很厉害,但是,你晓得皮影人制作是多么严苛的一件事么。气候,环境,工具,尤其是这个制作人的心情和情绪,那都是要反应在皮影人身上的。一个情绪烦躁的人,他做出来的东西,必然是不美的,不传神的。每一件皮影人作品,那都是工艺和匠人的精气神结合而成的心血。你知道不知道?”唐鸣声音越说越大,越来越义正言辞。

    文艺中心的主任,有点怕任务被林海文一通脾气给发黄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唐大师别生气别生气,林总监也是为了节目好嘛。我们这些外行人是不懂这里头规矩。”

    “哼,为什么皮影剧团那么多,但能自己做出堪称艺术品的皮影人的,才就这么寥寥几家?你们真当我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的牌子是买来的吗?”

    “怎么会,要不是知道您唐家祖传的手艺,我们中河也不会去请啊。”

    林海文就瞅着这俩,面无表情。

    唐鸣都以为他被自己的气势压住了,心里一阵得意。

    “我要回苏东,那也不是因为别的,不同地域的皮影戏,那都是有不同的魂啊。我们苏东的皮影在洛城做,那就成不了它的魂。丢了魂的人那就是个傻子了,皮影人也是一样,它要是没了苏东魂,它也就是个残次品。我也是为了给你们做出最好的东西,才这么坚持要回苏东的呀。而且我们用的这炮制好的皮,都很珍贵的,在这边那是浪费一张少一张啊。”

    “编,继续编。”

    “……林海文,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要不要我给你爸去个电话,讨教讨教你这套魂啊蛋啊的理论?”林海文嗤笑一声。

    “我父亲历来不愿意跟你们这些外行说心里话。”

    林海文挪了两步,有些日子了,十二个皮影连一个都还没弄好,刻了一半放在那儿,当然,第一个是要慢一点。

    “外行?”林海文在工作台前坐了下来。

    皮影团的人,文艺中心员工,付健,主任,还有唐鸣,目光刷刷刷地扫过来。

    “……林先生,你,你这是?”主任有点大舌头。

    “哈哈哈,林先生这是要做皮影人呀。都说林先生天赋惊人,涉猎广泛,没想到连皮影人都会做,看来今天我是要长见识了。”

    唐鸣一下子笑炸,他看着林海文束手坐在工作台前面,根本不信他会玩这个。

    就算是他唐鸣,家学渊源,也是练了十几年才有今天这份功力。

    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如果不抖抖威风,都对不起这么多年的投入啊。

    “唐鸣啊,你看着啊。”

    刻刀飞舞。

    表情一寸一寸地僵在了脸上,唐鸣突然想起唐峥戎跟他说的话,让他在林海文面前悠着点,显然,老爷子也是知道儿子的脾性的。

    原来他老子不是说林海文是个大名人,而是说他是大行家呀。

    一只精致的袖边,在刀尖腾挪里,渐渐露出样子来,林海文大吹了一口气。

    呼。

    碎屑扬起。

    “唐鸣,怎么样,你是外行,还是我是外行?”林海文看着矮了一截的唐鸣:“真以为你爸是自己不愿意来洛城?他美国都能去,偏偏一个洛城来不了?”

    唐鸣彻彻底底萎了,老唐太不厚道了。送他来当孙子来了,手艺行当里头,历来有把传人送到别的派系地盘上磨练的习惯,但对于被磨练的人,那就不是什么好的经验了。

    另一方面,也说明老唐是把林海文当成一般高度的人了,王不见王嘛。其实,林海文传承的秦大师,本来就是一流的人物。

    “小唐,好好做,”林海文伸出三个指头:“这是第三回了,再有一回,你就自己团吧团吧回苏东,以后也不用再做皮影戏了,知道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