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3章 不可言说

    对于方文怡和赵主持来说,这样一个机会,是确立她们在台内地位的绝佳契机,更是她们从台里走出去的一步好棋,比如赵主持,她在洛城能够比得上一流明星,知名度超高,但放到八省二市的观众群体中,就只能算是个三流公众人物。方文怡也是如此,在河东名气都不低,可出了河东,认识的就没几个。

    对于主持人来说,知名度就是钱和地位。

    所以尽管只是一场晚会,她们俩都愿意拿出很大很白的诚意。

    趁着方文怡跟林海文说话的时候,赵主持快速地想了想。她也算是“阅历”丰厚,不喜欢她刚才那一口的人不是没有遇见过,有些人就觉得直白干脆的值得来往,林海文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人啊,毕竟不管是他骂人,还是刚才说“这两个东西”,都很直白。

    “文怡姐,我是来求林先生给个机会的,你呢?”赵主持不绕了,听的方文怡心里一跳。

    “呵呵,小赵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赵主持暗中撇撇嘴,装吧你就,她也不跟方文怡多说,就看着林海文:“林先生,我是特别想要能够主持这一次春晚的,不说虚的,这届春晚关注度很高,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所以,今天也是特别冒昧地来请托林先生,能不能帮忙促成一下。”

    方文怡也不是白给的,这会儿已经明白赵主持的套路了,她悄悄瞥了眼林海文,这要是被她得逞了,那才叫恶心呢。

    不过她没说话,两个人都坐在这,要是林海文应了赵主持,她再要争取也会简单点。

    林海文吹了吹面前这一盅菌菇汤:“这主持人的事儿,刘副台长比我有发言权呀。”

    “林董就不要说笑了,第一届八省二市春晚,大家可都在看你呢,要不怎么你一句话,这主持人就换了一半去。”刘副台长一直不怎么吭声,这会儿还是很尽职地开始助攻了:“赵主持是我们中河很优秀的主持人,之前两届春晚的表现也很好。结果这一次导演组确定了主办方出一个男主持人,其它省份出女主持人的模式,对她来说就很可惜了,也有点不公平啊,你说是不是?”

    “刘副台长有这个看法,应该跟贾导演说呀。”

    “林董,你是直爽人,就不要拐弯抹角了,好不好?”刘副台长脸上带着笑,他也算是个人物了,偏偏林海文不怎么卖他面子,而他也真不能在林海文面前摆什么谱。

    “哈哈,刘副台长说得对,我这人就不适合玩这些弯弯绕绕的。但总是看人家玩的很开心,就忍不住学,总觉得那才是高深莫测有气派呢,就总是学不会啊。”林海文一脸的遗憾啊:“那我还是直说了啊?主持人的选拔,我给导演组的意见,就是效果第一,模式也好,人选也好,我不干涉,这是导演组的自由,所以最后选不选赵主持你,我还得是问贾导。所以今天赵主持的这顿饭,我可能是要白吃你的了,至于这幅字呢……”

    林海文顿了顿:“这幅字我要是还给你,这岂不是代表,我是因为没有办成事才把东西退给你的?是权钱交易?这就是无稽之谈了。所以呢,字我还是收下了,算是赵主持的朋友馈赠。”

    赵主持右边嘴角和右边的眼角,同步开始往右上方抽动。

    这字她是没打算拿回来,但林海文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贱的过分啊?

    “得,吃得差不多了,晚上还有事要考虑,不如就散了?”

    吃干抹净拿了东西,走人!

    话都说白了,赵主持也好,刘副台长也好,难道还能拉着他要求,或者威胁?那才是脑子被驴踢了。

    至于方文怡,她反正从头到尾都没承认是来求机会的。

    “方小姐,你住404啊,我住504,我们一块上去吧,你有没事儿都在路上说吧。”

    君越是中河台的联系招待单位,标准比较高,林海文一直是住在这边的。

    “好。”

    四个人一起出来。

    赵主持和刘副台长下楼,方文怡和林海文上楼,在电梯口分开。

    到一楼大厅门口的地方,赵主持突然止住步子:“504?”

    “怎么?还不死心?林海文那人说一不二的。”

    “他说他住504是不是有什么意思?”

    刘副台长一愣,想到了方文怡跟着上去,再看看赵主持:心里一热,一句话脱口而出:“这小子太野了吧?”

    踟蹰了一下,赵主持转了身:“刘台您先走一步,我上去再争取争取。”

    刘副台长没想到,赵主持居然真就打算接受了。为了这么一个机会,她就打算跟方文怡一起陪着那小子耍?

    “小赵,你,不至于吧?机会虽然难得,可对你来说,不一定就有那么大作用。”

    “嗤,有什么至于不至于的,您要是能帮上忙,方文怡那里我去给你联系,怎么样?”

    刘副台长气血翻涌的,但可惜了,“得,我是没这个本事,你自己决定吧,我先走了。”

    “今天多谢您了,改明儿再约啊。”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方文怡和林海文上了电梯,随口说了几句,主要是方文怡介绍自己的晚会主持履历,林海文还是那个态度,导演组的活儿,他不插手。一直到4楼,他才瞅着方文怡:“方小姐,那就再见了。”

    “去您房间坐坐,行么?我想再争取一下。”

    “啊?你还不如在河东台争取呢,跟我争取也没什么用呀。”

    林海文真没有别的想法,他就是实话实说来着。

    方文怡就不下去,他也不能一直按着电梯,只好松手。林海文的504是个小套间,方文怡跟进来坐在外头沙发上,还想要继续说的时候,赵主持到了。

    两女人对视了一眼。

    赵主持先放下了那条披肩:“林先生,您要怎么才能帮忙呢?我什么都能答应的,文怡姐肯定也是一样的啊。”

    到了这个时候,方文怡也不犹豫了,脱掉了外套:“今天晚上都听林先生的。”

    “啊?”林海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都听我的啊?可是,我也不喜欢玩三人斗地主啊,而且就算你们赢了,我也不能就越粗代庖的呀。要不,你们实在不愿意放弃的话,我把贾琏喊来,你们跟他再说说?顺便可以玩几把四人斗地主。”

    一个电话。

    贾琏来了。

    带着两副牌。

    后两天,刘副台长碰见赵主持:“你跟方文怡,你们三个……一晚上?”

    “嗯啊,噢,后来贾导也来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