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6章 那是林海文么?

    离《保卫黄河》还有半个小时,林海文需要化妆、换装,这个过程里,还需要跟谭云秋做最后时刻的对接。

    贾琏、刘副台长这两个后台最大头的负责人,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一个咳嗽就能弹出来打个招呼了。

    演播厅气氛越来越热烈。

    收视率越来越高。

    微博讨论量急速增长。

    整台晚会的高水准基本上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不管是希望它好的,还是不希望它好的。

    但外头没有人知道,后台的头头们,都走在钢丝线上。

    一台成功晚会带来的成就感,已经荡然无存。

    “刘台,我,”贾琏眼睛有点发直:“你觉得这是不是太不真实了,我们组织了三个月,最后半个小时换人上——这,还不如上备播带呢。”

    “上备播也是事故。”刘副台长倒是信心很足:“林海文就没出过岔子,你怕什么?”

    “同步放音也行。”贾琏眼睛还是很直。

    但凡出现这种事故,要么是假唱,只要还能站得起来,做得出架子,完全可以后台放音,这不会有问题的。再要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转播中可以用备播带,现场就只好算成事故了。马维的情况,其实按照前一个方法就行了。

    贾琏觉得自己是走火入魔了。

    “不行,刚才我怎么就被你们带进沟里了。”贾琏一下子站起来:“还是让马老师上。”

    “让林海文上。”

    “刘台,你知道这有多危险?一旦出问题——”

    “马维上,他要是腿软了,那就叫真问题,但要是林海文上,就算出问题了,问题也不在我们身上,你怕什么!”刘副台长混老了的人精:“这台晚上叫八省二市春晚,但是你到外面问问,管它叫林海文春晚的多,还是叫八省二市春晚的多?绝对是前面那种多。所以他现在自己上去,成了,咱这台晚会立地就成了经典,前数十年,后数十年,就没有一台晚会能超过它的。你贾琏,我刘德昌,都是铁板一样的荣誉,不说别的,你在电视行当里走一趟,有这么一个成果出来,是不是一辈子都值了?”

    “可他要是出问题了呢?”贾琏才清醒过来的眼神,又发直了。

    “我说了呀,咱这台晚上不一样,林海文跟晚会绑的太深,他出了问题,那有问题就是他自己,他一个人,人会说他想要上台才弄出问题,也会说他本事不济、狂妄无知才会出问题,不会有多少人觉得这台晚会不行,咱俩吃挂落,但不会伤筋动骨——天塌下来,他个高的顶着。他敢上,你为什么不敢让他上?”

    贾琏咽了口口水。

    “这,这对他,太危险了。”

    “他不知道么?他不知道可以假唱,可以放备播带么?”刘副台长有一种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的,迷之自信的,傻样:“说明他也想要上去,他也知道自己上的效果。”

    贾琏颓然地坐在沙发上:“都是赌徒啊,那他为什么不干脆当初就决定自己上呢?”

    “呵,很多事情不到跟前,那一步你都想不到要迈出去。再说,他要不是赌徒,光靠天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就看着,他到底是成了,还是败了,老贾,这种机会不多见啊。”刘副台长拍拍贾琏的肩膀:“走吧,出去看着,事儿多着呢还,别他没问题,我们出问题,那就真是完蛋了。”

    这边两个人在讨论。

    已经火速换装化妆好的林海文,跟谭云秋在等着上台了都。

    “海文,我看还是不行啊。”谭云秋当初跟林海文对歌的时候,就建议他上,但林海文一直推,他当时是不愿意自己上台的,就跟他也没打算去导演或者当演员什么的差不多。今天确实是年少轻狂了一把,当时那氛围,四个人唰唰地看着他。

    为什么不呢?

    他就答应了。

    刚答应,他就想要往回缩,也瞬间想到那么多备用方案。

    但他不允许自己往回缩,如果他背靠着金大腿,还要在这种本能面前退缩,他都看不起自己个。

    上就上。

    他信心十足。

    但谭云秋越想越觉得,自己要把林海文跟坑了。

    “海文,我说真的,你这个太冒险了,贾导说得对。”

    “得了,秋姐,这会儿你再说,别我没出问题,你先出问题了,那就真完了。”

    “我闭着眼睛唱都不会出问题。”

    “你又不是用眼睛唱,当然没问题,要不你闭着嘴试试?”

    “去你。”

    两人逗了个乐。

    “准备准备,保卫黄河准备,两位老师准备上场,踩好点啊。”现场导演开始喊,他本来就紧张的声音有点发抖,这会儿看着林海文,声音更抖了,苍蝇都落不下去脚的程度。

    林海文还有点庆幸,幸好是两人节目,不然这一套流程,他还不一定跟得住,现在他可以跟着谭云秋来着。

    上一个节目是唱戏,《贵妃醉酒》,虽然也精彩,但京剧毕竟不是那么大众的艺术形式了,演播厅大半是不太听得懂的,咿咿呀呀的,没什么意思。反倒是坐在最前排的这几位五六十岁的官员,能够感觉出这里头的妙处来。

    “孟呈,这也是林海文写的新戏?”

    “是,后面还有一出《阿奴殉李威》也是他写的,呵呵,我看到也是吓一跳。”

    中河一把手轻笑两声:“真是多才多艺,那一出就是李将军和阿奴的故事吧,我记得有过唱段了。”

    “新写的,我看过一次,特别不错,很精彩。”

    “好,这个林海文,真是惊喜不断啊。不过啊,惊喜多是好事,别是惊吓就——”

    “您说得是。”郝孟呈侧着头跟他说话,没注意台上:“下面应该是《保卫黄河》了,一支交响乐在后头呢,气势很足。”

    “……我看到了,”一把手喃喃低声:“台上,那是……林海文么?”

    比他略晚一点,满华国的,都会问出这个问题了。

    临川雨荷县梁家,童童小朋友,一声大喊:

    “哥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