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1章 爽的飞起

    《华南周末》这位记者,最终也没有捞着林海文的一顿骂。

    因为他早关机睡觉了呀。

    也不知道是遗憾,还是松了口气,总之他们还是给导演贾琏拨了个电话过去,打通了。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我先挂了。”

    果然,老成精的贾琏是什么也不会说的,不过《周末》的记者编辑也觉得够了。

    火热出炉的问号新闻。

    新年的大早上,轰了大家伙一个颠来倒去。

    “卧槽,不会吧。”

    石啸跟谭飞俩,今晚上就没看央视春晚,两人出来high了,high到这会儿,准备回家关旧一年的大门了,结果石啸一刷,刷到了《华周》这篇新闻。

    “怎么了?跟见鬼似的。”谭飞还提着吃的,回去慰问老妈的。

    “你瞅瞅,林海文那台晚会收视率,超过央视春晚了。”

    “真的假的?”谭飞赶紧凑过去看,看完之后,有点犹豫:“他也没准话啊,说不定就是假的,不可能吧。”

    石啸他爸石川,本来就是这一个行当里头,今天上午八省二市春晚出来的时候,他还惊叹来着,说跟央视也就差了那么几个点了,说不定明年再来一场就超过了呢。石川她妈还翻白眼呢,说今年是有林海文这个噱头,前前后后的,皮影戏提前公开、林海文发飙、橘子爆料批量泄露节目,最后又说这些节目早已经更换,林林总总的,这还都是影响力大的,那些小的伎俩,都没算进去,这台晚会的成功,营销绝对是第二把功劳椅子,仅次于内容。

    要说明年第二届八省二市春晚还能有这个成绩,石啸他妈是怎么都不信的。

    其实石川也不信。

    “我觉得有谱儿,你想想今年咱们同学朋友,多少人没看央视春晚的?”

    谭飞想了想,还真是不少。

    “……这,玩大了。”

    确实是玩大了。

    准确的说,是玩的太刺激了。

    央视春晚多年来可以说是被骂了无数句,尤其是前年郎坤那一次,他不要脸地给自己打了100分,网上那叫一个如潮恶评,但有什么用呢?如果不是林海文介入,根本不会对郎坤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归根到底,央视春晚没有危机感,它就是弄成一坨粑粑,也有那么多人看,也有那么多收视率,也能拿出去吹数亿人观看。

    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对观众负责。

    当然就不会听你废话。

    观众对此心知肚明,但也束手无策,华国人历来是很难自发自主地集合在一起做事的,再说,央视春晚的符号意义,也让很多人并不在乎它的质量,那就更无所谓抵制一说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

    央视春晚被地方春晚给超过了。

    这简直太梦幻了,连想也没想过的事情,怎么地就一下子变天了。

    “我压根想都没敢想过,真是活得久什么都能见到啊。”

    “央视这次要坐蜡了,再不改革,再不玩点认真的,就是这个下场。”

    “爽,爽爆了!以前怎么骂都跟死猪似的,不就是仗着有收视率么?这下子完蛋了吧,嗝屁了吧?有本事的你再坐着呀,你再牛逼哄哄啊,我就真服了你华国央视。”

    “天哪,今天我还跟我老婆说,昨天留在家里看晚会,今天晚上出来逛逛空无一人的京城,会不会少了我们的贡献,央视春晚被林海文那台春晚给打下去了。我老婆还说我神经了呢,她早该知道她老公是个多牛叉的人了,以后在家里,我就是老大,我就是主子。”

    “老公,你不是说灌了冷风拉肚子么?躲在里头上马甲小号呢?”

    “……你,你怎么知道——卧槽,玩老子?”

    “哈哈哈,一说就中,怂。”

    可能这篇新闻出来之后,今年跨年最为欢天喜地的时刻才到来了,比央视春晚晚了俩重头。

    明明暗暗的电脑屏幕,映出了郎坤变幻不定的脸色。

    开心?有点,央视开了他落了这么一个下场,他当然是开心的。

    但作为央视春晚总导演,看到这个事情,心里那股酸涩、悲伤,始终是无法祛除的,这就是骨子里的骄傲被毁掉了,不管我做得好还是不好,不管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央视,是不是还能做总导演,但我曾经做过,仅此一点,我就能骄傲——那可是央视春晚!但现在,这一点骄傲,似乎摇摇欲坠了。

    林海文,林海文,这个郎坤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再度出现在他的嘴里。

    无力。

    真的是无力。

    央视杨台没想到,自己想一想这一点时间,就被外头嗅到了腥味儿,这才一个小时,已经弄得满城风雨。

    “瑞德怎么说?”

    “他们没有提供给任何人,”陈彤赶过来,气喘吁吁的:“应该是可信的,目前还没有看到外头有具体的数字出来。”

    篡改收视率,这对华国的电视人来说,不算是个陌生的事情,近年要稍微好一点了,前些年,华国的收视率那就是一笑话呀。

    之所以现在会好一点,毕竟是进入到社交媒体时代,究竟一个剧是不是热到那个程度,老百姓有了另一个衡量方法,同时,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也很难瞒得住一些小动作。

    所以究竟要不要去动手,杨台犹豫的不得了。

    不改,就坐实了输掉。

    改,想要瞒住的人,是肯定瞒不住的,行里头的,领导们,想知道的都能知道。而且央视改春晚的收视率,这要传出去,简直又是一个大丑闻。

    “台长?”

    台长,台长,除了台长,你话都不会说了吧?

    “算了。”

    “台长——”

    “你马上新闻公关部门写个稿子来交给王国威,说的漂亮点,地方上的成绩我们也很乐见,未来会更多地和优秀的电视创作人合作,力求为观众奉献更好更满意的春晚节目。然后放消息出来,明年春晚导演面向社会遴选,节目会更接地气。”杨台一五一十地快速布置着。

    无力回天,就只能尽量止损,把央视包装成大方的、大气的、有进取心的,愿意倾听观众声音的形象,显然是最合适不过。

    陈彤也明白这一点,迅速去布置了。

    ……

    林海文年初一七点多醒来,全家人,除了梁姥姥和童童,都跟看怪物一样看他。

    “年夜饭没吃饱啊?这么看我。”

    梁雪喃喃说着:“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啊?”

    “嘿,有几家儿子能给你包个十万的大红包的?”林海文不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