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4章 滚蛋

    后面尖锐的声音,林海文都无视掉了。

    大年初一,梁家一般都是在梁姥姥那里度过,其实整个正月,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尤其是现在梁雨已经搬到了临川市里去,回老家也全都是在梁姥姥这里。林海文前者梁昊,算是代表梁雪跟梁雨去大哥家拜年,拜完年再一块过来。

    这也是传统。

    “阿姆。”童童咚咚咚冲进家里去,然后声音戛然而止,又咚咚咚地跑出去,一头栽到林海文的怀里。

    梁艺?

    林海文一抬头,果然看见了梁大舅的女儿,正在对研究生的梁艺,这位表姐,他交道比较少。两个人其实差不了几岁,不过梁艺初中后一直是在临市读寄宿学校,回家都很少,别说跟林海文见面了。大学四年,她有三年没回家过年,不是出去耍了,就是打工拿高工资。童童跟她关系更不好,反正有限的关于这个堂姐的记忆,都是不咋好的,梁艺不太能容忍小孩子,也不是熊,孩子总归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的。比如童童有时候手不稳,弄脏东西什么的,都要被她训的。

    “梁艺啊。”

    “嗯,来了啊?爸,妈,林海文跟童童来了。”

    这么连名带姓的?

    林海文跟她笑了笑:“大舅,舅妈,拜年啦。”

    “来来来,童童,快来给阿姆拜年了。”大舅妈拿着个红包,他们这的规矩,昨晚上有关年红包,今早上有开年红包,爽的飞起。童童瞅瞅梁艺,从林海文另一边钻出来,跑到他阿姆那边去了。

    “阿姆,伯伯,新年好,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哈哈,好好好,来,阿姆的红包,也祝童童新的一年身体好,成绩好。”

    “嘿嘿。”童童攥着一个不薄的红包,笑的一脸灿烂。梁大舅今年赚了不少,临川市的几个绝味连锁用菜都是他们家的,而且这算是把名声打出去了,绝味现在可是临川的名片之一,虽然多个城市都有,但公认一中泰山路,也就是梁雨和吴倩经营的那家最为正宗——其实都一样。

    这么一来,一些酒楼酒店什么的,也都跟梁大舅拿菜,天天都是开着货柜车出去送的。

    “海文,赶紧拜年拿红包。”梁大舅把红包塞给童童,招了招手上那个,跟林海文逗乐。

    “我还有呢?”

    “谁让你没结婚呐。”

    林海文赶紧作揖拜年,捞着俩红包:“得,你们什么时候过去啊。”

    “这就去啊,收拾了点菜,一起带过去,你给拿一个盆。”

    “哇喔,好冷啊。”林海文接过这个不锈钢盆,是有点冷。

    童童在边上跳:“我也要拿,我也要拿。”

    “一个红包一盆,给我一个,我就给你拿。”

    “……哥哥,我们去买炮仗吧。”

    不要了!

    梁大舅、大舅妈,还有林海文给逗的,小黄也嘎嘎嘎的凑热闹,把童童笑的脸都红了。

    “小艺你关个门啊。”

    “噢,你们先去吧,我等一会过去。”

    ……

    进了梁姥姥家的院子,把菜搁下了,林海文瞅了一眼堂屋里,梁姥姥好像在跟老姐妹说话呢。

    他还准备回房间,结果那边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你说说,大姨,咱自家人写个对联,还要5万块,不是5块哦。”

    啊咧?刚才那不要脸的大妈?

    “她怎么管姥姥叫大姨啊?”林海文问大舅来着。

    “她妈跟你姥姥是堂堂姐妹,就是,就是她妈的爸跟我姥爷是堂兄弟,弄得清楚么?哈哈。”梁大舅自己都有点昏。

    “跟上辈子的亲戚差不多远了。”

    大妈肯定是说给他听的啊刚才,他一进门声音就响了。

    说实在的,五万块买他一幅对联,这大妈绝对是只赚不赔的啊,可惜了了,她想要白拿来着,这不是做梦么,还找到了梁姥姥头上。

    “姥姥,舅妈做糯米团呢,你要不要去指导一下?”

    “哎呀,那我要去看看,秋凤啊,你先坐。”梁姥姥不耐烦极了,又不好走。

    “哎哎哎,这还有客人呢,你们这——”

    林海文四下看了看:“大年初一上门的客人啊?您的果子包呢?看你大姨光着手光着嘴就来了?你怎么不干脆也光着腚来算了?”

    看她张嘴,林海文先拦着了:“不是说晚上来么?钱拿了?”

    “钱?你还真要。”

    “我还假药啊?我怕吃死你。”林海文拿了个暖宝宝捂捂手:“这么看来,你是不要的了?正好,冻手冻脚的,我还不乐意写呢。”

    “我,”秋凤有点气急:“我,我是来找作栋写的。””

    “我爸呀?我爸的便宜,1万就够了。”

    看着这位气喘如牛的样子,林海文还真有点怕她一下子就搁在这里了:“1万啊,不打折的,你要不回去想想?咱们家要准备午饭了,不好留你的。”

    “这是什么规矩?这是什么规矩?大年初一赶客人?”秋凤站起来走两步:“大姨,大姨啊。”

    梁姥姥在厨房装没听见。

    林海文走过去,拍了拍她,玩了把变脸:“赶紧滚蛋,你是忘了前年的事了?”

    当年林海文弄进去一个村霸,村里是无人不知的。

    秋凤浑身一抖,不敢说了,走了。

    瞅着她走出去,林海文才拐进了厨房:“我不能再到你们村里来过年了,姥姥,来一回你就得少个说话的人。”

    “谁稀罕跟她说,跟个猪一样,一个《最炫民族风》,别人学一个月总学得会了,她学一年也学不会,还非要凑到我们队来,烦死了。”梁姥姥目前人生中头等大事,除了大孙子跟大外孙,就是她的广场舞了。可见这个秋凤也是很不得她心。

    “这人啊,都这样。”大舅妈揉着糯米粉:“都想要沾点便宜,我们出去做生意,知道是你舅舅家,那要东西的也不少。”

    “字呀?”

    “有啊,还有签名书啊,还有你们公司那些明星,有个酒店的胖子,还想请卞婉柔来唱歌呢,说是跟我们老关系,请她来帮帮忙,他做东感谢她。”

    就是不想给钱呗?几十万的出场费啊卞婉柔,美的他。

    “签名书的话,给你们签点,诗集吧?”

    “不要不要,开了个头没完没了。”大舅摆摆手,反正生意好做,供不应求,用不着去求人。

    这么想得开,林海文耸耸肩膀,挺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