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6章 鸟玩意

    万事逃不过一个巧字。

    梁艺在学校交了一个朋友叫林跃,结果好死不死,这个林跃,就是老林家的人,林作栋同父异母的哥哥的儿子。大舅大舅妈自然是不同意的,小姑娘陷入了爱河,脑子里头只有男人,那个火气啊,蹭蹭蹭直上九重天,先跟她爸妈吵了一架:凭什么你们上一辈的破事,要让我们来承担。凭什么林家的事情,梁家人要受罪?

    等林作栋跟梁雪到雨荷县来,一个油头点起来。

    梁艺当着林作栋两口子面,说她了不起就跟梁雪、林作栋断绝关系。她不稀罕靠着林家的富贵、权势,她自己能过好,用不着上赶着没自尊没脸皮委曲求全,她的事,也轮不到别人管。这一顿猛轰,算是把她亲爹妈在内,整个梁家的人都得罪完了。

    怎么着,我们敢情就是没自尊没脸皮,上赶着求富贵,就你清白骄傲。

    什么玩意。

    梁雨本来就对自己这个从小念书念的没人情味的侄女不太亲,这下就更看不过去了。

    不过好歹要给梁大舅面子。

    后来,林海文回来前两天吧,梁艺给林作栋、梁家人道歉。但感情这东西,毁了是很容易,重建是难上加难。

    所以气氛古怪之下,梁艺能不来这边就不来。

    不过看她对林海文的态度,心里只怕不是心甘情愿要道歉的。

    关于林作栋家里的事情,梁雨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凭林海文写遍情感类文章的阅历,基本上能猜到,无非是上一辈的情感纠葛。他还能记得初中之前,到老家去见奶奶,一个挺瘦的老人,后来没了,林作栋跟老家就再也没来往。

    林作栋是林海文奶奶的独子,前后还有一个大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信息量好大。

    不过估计错不在林作栋母子,不然林作栋虽然很少提及老家,但也没有畏之如虎,谈蛇色变,这份坦然是很明显的。

    那就是林海文他爷爷先在外头生了一个,然后家里生了一个,小三插足,原配不肯让。

    妈呀,几十年前的渣男贱女。

    吐吐舌头,毕竟是老长辈。

    “赶紧收起来,别丢了,6月12号乔迁,不要忘了。”

    “四个多月呢还,搬家就搬家呗,还乔迁。”林海文折了折放进手包里:“挺有文化啊。”

    梁雨也不在大外甥面前拿乔:“这不人要是到林海文舅舅家,一看,跟盲流似的,那不给你丢人么?照我说,你就不该等着我开口,赶早就弄个十七八副的山水书法来,一挂,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心中的震撼感油然而生。”

    “得,你这作文水平还停留在小学阶段呢,还油然而生,过两年,童童就要超过你了。”

    梁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儿子超过老子,这不是正当的么?反正姐夫现在也比不上你啊。”

    林海文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嘴皮子利索多了,还是要在外头混一遭,不然人就是绑着一只手的样子,拘束不自然。

    “走走走,吃饭去,还没来不等了,小姑娘家家,一点规矩都没有。”梁雨心里的不满还是透了出来。

    果然,梁艺还是没来,除夕夜的饭,还不知道大舅大舅妈花了多大力气呢。

    “吃吃吃,”梁姥姥给林海文夹一个糯米团子。

    “我也要我也要。”童童举着碗喊。

    “我也要,我也要,嘎嘎嘎。”小黄跟着喊。

    一顿饭吃的,热火朝天。

    吃过饭,不看电视就是出去逛呗,晚上梁雪回来拉着林海文问:“你跟秋凤说了什么?怎么见到我都躲着走啊?”

    “秋凤?”

    “就是跟你要对联的那个。”

    “噢,”林海文手上滑着平板:“没说什么呀,就说让她……嗯哼。”

    “赶紧说,”梁雪伸手来揪他。

    “哎呦哎呦,就是让她滚蛋嘛,之前不是滕海军的下场,提了提。”

    梁雪一猜也就是这个,她有点担心,总觉得自己儿子就要脱离劳动人民的阶级的感觉:“唉,你再来几趟,估计真要把村里人得罪完了。”

    “不至于,一个村里头,不要脸的还是少数。再说了,滕海军被我治理了,满村就没有感谢我的?”林海文一想,还真是,手里停了下来:“真的哎,我帮他们处理了一个村霸地痞,今年来居然都没有人感谢我,太没良心了,妈,你打小在这里长大,没长歪真不容易。”

    “去你的。”

    两年了,多少事儿忘不掉啊,当年滕海军被弄进去之后,梁家还是得了不少好话的。

    ……

    年初三,当初的卢县长,现在的一把手,纡尊降贵地来给林海文拜年,幸好没大张旗鼓的,不然梁家整体就要脱离劳动人民的阶级了。别看林海文接触的官,有郝孟呈那么大的,还有屈恒、蒲东生,级别上那就更高,但对老百姓来说,京城的官再大,那也比不过地方官啊。

    卢书记在雨荷县这一亩三分地,那是自带震慑buff的。

    前年林海文去陪厂商吃了顿饭,给县里一开年就拉了3000万的投资,当时老卢自然是风头出尽,感谢了好几回,两人就算是结识了。

    老卢暗示了一下,他又要调升了,目的地——中河。林海文才恍然大悟,现在的明白人,谁都清楚他跟中河的关系,八省二市春晚这一次铺天盖地的大海啸。对于中河宣传系统的人,那就是金子打的成绩啊,哪怕别的系统沾不了直接的光,但说出去,也是加倍有面子的事情。

    而且林海文能够组出这么一台晚会来,不说别的,方方面面的机构、部门,不去打交道也不可能。

    这都是人脉。

    对老卢来说,那更是官脉、命脉。

    林海文不可能应下什么,老卢也没想过林海文会应他什么,临时抱佛脚是大忌,眼下功夫做了,要真是用得着,到时候说话才合适。

    初四下午,林海文收拾东西,一家人打算回临川的时候,梁艺犹犹豫豫地来喊他。

    吓他一跳。

    “你让我爸妈同意我跟林跃的事。”

    林海文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所以他也表现的什么都不知道:“林跃是个什么鸟玩意?”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