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5章 睡卉卉

    华都的记者也是一脸菜色。

    他们平时也是牙尖嘴利的,不过都是欺负欺负顾忌多多的公众人物,类似林海文这样的硬茬,他们也不敢当面惹,主要还是林海文现在骂媒体都算不上大新闻,没什么价值,更何况是骂他们自己——华南报业这样的老对手,观众都看腻了。

    十七早上,林海文从酒店退房的时候,又遇见了周文霞一行人,他们也是退房,比他下来的早,边上那个男人正在跟前台发飙。

    “我们赶飞机,难道还会赖你东西不成?”

    “按照规定我们需要确认之后才能完成退房手续,只需要几分钟,请您稍等。”套房里头的东西都贵,林海文昨天看了看,一个没听过牌子的套套,配了点什么高级润滑剂,居然标价120,卧勒个擦。前台要是不注意,那就得自己赔。

    “几分钟,几分钟,你以为都跟你一样,等着吃饭啊,几分钟会耽误多少事你知道不知道?”

    林海文皱着眉头,海龙矿业他是不大惹得起,顾海燕当初说的没错,这种玩矿的,手底下黑着呢。明面上没什么可担心,私底下就不知道有多少暗箭,尤其涉及到唐老板村里那种事,性质太恶劣,影响也太大,跟机场冲突那种事完全不一样。

    “退房。”他没去多管闲事,递了自己的房卡过去。

    “没看老子在退么?”周文霞边上那个男人也没回头,就凶神恶煞的撒气。

    林海文压着火呢。

    “你特么是谁老子,看清楚了么,这里站的是个人,搞错种族了吧你。”

    “嗨,你——林,林海文。”

    “现在看清楚了?滚边儿上去。”

    恶人值+300,来自洛城市马祥龙。

    男人眼珠子凸着,看着林海文,又去看周文霞,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表彰仪式上周文霞凶他的表情,他还记得呢。

    周文霞一摆手,他只有愤愤不平地滚边儿去了。

    “林先生不要生气,是我的人不懂事。”周文霞显然打算跟林海文缓和一下关系,她在洛城人脉不少,林海文在这边的能量,她也清楚。而且有一点是林海文不知道的,当初中河省里头郝孟呈跟顾海燕放话下去,海龙才匆忙处理了唐老板村里的事情。周文霞打听到的消息,虽然不可能直接找到林海文头上,但顺藤摸瓜的,查到了那个在京城开茶馆的唐老板,也了解到他有几个文艺界的朋友,这边又扯到顾海燕,两厢一对,林海文就隐隐约约冒出来了。

    能说动郝孟呈,这就是中河内部顶级的能量了。

    “林先生,要不今晚我做个东,请你赏脸?”

    林海文看这个胖经理,觉得很有趣,有一些人真的是很厉害,两张脸能够自由切换,首都机场那个粗俗、暴躁的女人,跟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职场女强人,宛如两个人。

    “周总不是要赶飞机么,我就不耽误你的行程了。”

    “林先生肯赏脸,飞机算什么,小马,去给我改到明天。”

    林海文看着男人出去打电话,楞了一下,这会儿前台那边给他办好了退房,递了单子过来,他就先签了名字,他这边是中河台的接待,还是很方便的,都是酒店跟台里结账。周文霞就站在边上,看他签名。

    “林先生的字果然是一绝。”

    “呵呵,”林海文把单据递了过去:“可以了是么?”

    “是的,欢迎您再次光临。”前台挺感激地看着他。

    “好,再见,”林海文招呼了一下周文霞:“周总,那就下回见了。”

    “下回见——啊?”周文霞刚展开的笑容一下子死在了脸上。

    什么就下回见了?

    “哦对了,你赶紧跟你的人说一下,别改签了。”林海文刚才就觉得自己忘掉了点什么事:“我这回京还有事呢,不能耽误时间了,回见。”

    周文霞张了张嘴,看着林海文拎着小包往门口走,傅成已经开了车等在那里,一直到林海文上了后座,她才反应过来,赶了两步上去,吃到一肚子汽车尾气——这东西据一些科学家说,跟牛放的屁一样,都是气候变暖的主因。

    恶人值+1000,来自洛城市周文霞。

    林海文咧咧嘴。

    他又等了一会。

    恶人值+1000,来自洛城市马祥龙。

    哈!

    此时酒店大堂,周文霞正在跟小马发飙呢:“改签什么改签,给我改回去,特么的个傻叉,动作那么快,你赶着投胎啊。”

    一米八多的马祥龙,被周文霞骂的跟个孙子一样。

    心里把林海文恨了一个洞。

    周文霞的恨意,从恶人值的量化指标来看,跟他差不多。她不相信林海文刚才是没反应过来,根本就是在耍她呀,林海文的认为人,她也了解过的,这种事情他完全做得出来。周文霞觉得真是走了背字,要知道就当没看见了,平白被羞辱了一顿。

    “周姐,真的,要不我找人弄他,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这个马祥龙,听话,办事也利索,就是这股江湖气总是去不掉,周文霞心里想着,她也没想想,跟着她这个泼妇,人还能学好咋地。

    其实从洛城到京城,是很远,开车特别累,而且完全没有必要,洛城机场跟京城之间的航班不少。不过没办法,他的车总不能就放这边了,这台晚会过后,林海文到洛城来的时间又屈指可数,放这边没意义。

    不过好一点的是,回头的时候,他也能开了,就是他开的时候,傅成比较紧张。

    “傅成,你是不是特别担心我给你撞死啊?”

    “……”

    “放心吧啊,”林海文还能松个手拍拍他:“反正有安全气囊呢。”

    安全气囊……都用上安全气囊了,能放心么。

    “……老板,要不还是我开吧,我也不太累。”关键是,累他也不敢睡啊。

    “那怎么行,疲劳驾驶容易出事故。”

    “有安全气囊呀。”

    林海文噎了一下,这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非常高段,他想了想:“我们这个气囊是高田的,说不定也有问题呢,不能冒险。”

    一股凉气嗖嗖嗖的,连空调都挡不住啊。

    林海文回到京城先到家里,祁卉给弄了吃的,傅成没吃,回家吃他老婆准备的了,好些天没见孩子了,想得慌。

    吃饭饭睡卉卉打豆豆,缓了两天,林海文上门去找江涛——央美的国画系主任。

    为梁雨要中堂画呗。(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