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宝印“教授”[补8求订阅]

    仇云麓气哼哼地出去了。

    “你去刺他干什么,他够没脸的了这几天。”

    “没有呀,您说哪儿去了。”年轻画家是不肯承认的。

    “算了算了。老陈啊,你来看这个印,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那位书画院的金石专家,有点困惑。

    “难不成还是那枚教授印了?”边上的老陈调笑:“肯定是林海文自己刻了一个拿来恶心人的。”

    金石专家犹豫的很:“我觉得不像啊,嘶,王老那边有本《西邻斋印谱》,我去借来看看。”

    老陈听他这么说,才凑过来看电脑。

    “看这个篆刻的手法,是有点晋朝的风格啊,不可能啊,欧阳宗志那枚田黄章,都失传几百年了,上一次出现还是南陈朝的泰帝收藏过。”老陈觉得太不靠谱,这枚印章的意义在于,它可能是目前最早使用田黄石的印。

    目前考古来看,这个世界上用田黄虽然不如林海文原世界那么晚,但现存实物的田黄章,最早的大约就是晋代晚期。欧阳宗志这一枚,说用的田黄,还是他们从古籍上考证出来的,毕竟实物已经流失了呀。

    “还是看看先。”

    老陈见他去借印谱了,才趴到电脑前来看。那边的青年画家也凑过来了:“陈老师,不会真的是那枚田黄吧?林海文可是得到过《帝王出行图》的。”

    悚然一惊。

    不论如何,这么印章跟《帝王出行图》是没法比的。

    要是林海文有缘分收藏到《帝王出行图》,谁能说这枚章,他就不是真的呢?

    这么一想,老陈就有点坐立不安了,时不时看看办公室的门,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人回来。

    “他会不会被王老留下了?”

    “……走,咱也过去。”

    两人嗖嗖嗖地走了,仇云麓这会儿散完火气回来,正好撞上。

    “哎,你们干嘛呢?”

    “去趟王老那里。”

    “仇老师也来看看嘛,说不定能见证一个大发现呢。”青年画家没安好心,吐吐舌头先走了。

    仇云麓还真就跟上去,在书画院里头,还能出什么幺蛾子么?

    他们猜得没错,书画院的泰斗级国画家,金石学者王老,把那人留下了,愣是让他上网把图找出来给自己看。

    这会儿拿着放大镜,对着电脑屏幕使劲儿研究呢,面前放了本古籍,应该就是《西邻斋印谱》了,上面有124枚知名印章,基本上在上头的章,都算是传承有序的名章,比别个野生的贵不少。

    “像,像啊。”

    “王老,像真的?”老陈凑过去。

    “从印章来看,跟印谱上几乎没有显著差别,当然也不排除是对着这枚印刻的,毕竟欧阳宗志也没想过防伪什么的。还是要看实物,”王老没有说死:“这个图有点模糊啊,看不太准字形,但这么一看,跟晋代的篆刻风格是很相符合的。还是要看实物,小陈啊,这是谁的章?”

    “喏,图上不是有么?林海文书,林海文写给天南美术学院的呀。”

    “林海文?写诗,画油画那位?”王老不太关注外面的风雨,听到林海文的名字,没有如雷贯耳之感。

    “是呀,这位刚刚被天美聘任为教授,22岁的教授。对了,华美那个《帝王出行图》就是他的呀。”

    这个王老知道,作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他当初虽然没有到现场去看那幅画,事儿却是了解的。这会儿眼珠子都亮了,逻辑是一样的,有了更好的,自然有次好的就不出奇了。

    “联系一下他,我去品鉴一下。”王老抬头看了一眼:“云麓啊,你人面广,能联系上么?”

    “……”仇云麓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跟上来。

    噗。

    年轻画家没忍住笑,老陈也是面色古怪。

    “云麓不熟啊?”王老摸摸头:“那让我想想,华国美术馆的馆长现在是江涛吧,江涛应该跟他是认识的。”

    这电话就从书画院的王老,打到了央美江涛那里,江涛再打给林海文。

    注意到这个章,还真是不多,一般来说看章,都是为了看作者,新闻照片里,林海文自己拿着这幅字的,所以就用不着看章了。江涛接到王老电话,才反应过来,等他看了章之后,也是很意外。

    “海文,你用的那个章,不会是真的吧?”

    “什么章?”

    “教授章啊。”

    “噢,那当然是真的了,我是教授嘛,用个教授章,不是正好么?”

    江涛都被堵得不行了。

    “赶紧别皮了,欧阳宗志那枚教授章,真品在你手上?”

    林海文嘿嘿嘿,嘿嘿嘿,恶人谷出品,没有假货过,这百分百就是真的那枚,不过他不承认呀:“不知道,我又不会鉴定,您要给看看?”

    “不是我啊,书画院的王老,金石学的大行家,他从网上看到了,给我打电话来着,你要是方便,看看哪天,我们来打扰一下。”

    “王老?”林海文吓一跳,这位真是大家了:“快别了,还是我送上门吧。”

    第二天,林海文送印上门。

    王家不止是王老在,顾海燕她爸,皇城博物院的顾研究员也在,还有两三个杂项专家,大家伙围着看了半天,印了好几张纸,一丝一毫地看,从印纽风格、刻刀手法、字形、材质和面上的表现,基本上确定这枚印就是欧阳宗志的教授印了。

    “这回你总要放在我们院了吧?”顾研究员抓着林海文不放,上回《帝王出行图》,他可伤透心了,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我说顾伯伯,画那是保存条件要求高,我才得找个美术馆放着,这个印,我自己费点心就行了,就不麻烦你们了啊。”

    想什么呢?当我送上瘾了么?

    无论怎么说,反正林海文就是不肯,最后都声泪涕下了:“顾伯伯啊,我不能给啊,不行啊,我要用的呀,我是个画家呀,还是个书法家呀,你要拿走,不就像是抢了我的女儿一样么?”

    你哪来的女儿?顾研究员眼睛一瞪。

    你有女儿啊!林海文白眼一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