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7章 诡异

    不止是林作栋和梁雪自己,所有人都惊讶的不得了。

    梁雪是在绝味的大成路直营店外头被撞的,司机喝了酒,开了辆破破烂烂地小面包车,直接从路上冲到了走道。梁雪第一个被撞倒,毫无减速的小面包把她撞了个倒飞,真的是在空中飞了两圈,好险最后落在了边上的绿化上。撞了她之后,车子速度下来,但还是连撞三个。

    三个人中有一个骨折的比较严重,另外两个就轻伤。

    梁雪当时是昏迷过去,送到医院,查了好久,等她醒过来又查了脑部,反应、记忆、识别等等,都没有任何问题。

    医生都不信她被撞了。

    但调取的监控里头,一切又都明明白白的。

    “命大,命太大了。”医生是一脸诡异的困惑感:“这个撞击力度,不会一点问题都没有啊,你,是不是穿了防弹衣啊?”

    防弹衣自然是没有,最后也只能解释为一种巧合了,十层楼掉下来都能站稳不死,被撞了没事,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

    一身冷汗的林海文,则被他这句话给提醒了。

    “我妈是不是——呃,在医院多住几天?观察观察?”

    他想要问梁雪是不是穿了那个东方不败的肚兜,但他也没法解释为什么他会觉得跟肚兜有关啊,只好一转转到了别的地方。他想不到别的理由,那三个肚兜是一起来的,至今林海文也没完全搞清楚它们的作用,恶人谷的东西在现代是有一些违反常理的效果的,比如血杀飞刀,比如矢服,书虫就更不用说了。这三个肚兜似乎是会在性格上产生一些影响,梁雪微博名“天下风云”,可不就是东方教主的名言么?

    所以它们还自带金钟罩铁布衫?

    隔天看到他爸洗完晾好的衣服,他才基本上确定了这个事情。

    尽管梁雪不同意,但她还是被父子俩留在了医院观察,林海文回到家里,把剩下的那个孤鸿的肚兜,也就是灭绝师太的肚兜给找了出来。仨肚兜,一个被他爸拿走送给他妈,另一个被他给了祁卉,剩下这个,一直在家里放着。

    金钟罩啊!

    林海文拿起来在身上比了比,他穿这个会不会有点太挑战自己的三观了?可是,他是真的垂涎这个保命的功能啊。

    “这个粥等会你给你妈送——过去,”林作栋推门进来,正好看见自己大儿子拿了个大红的肚兜在身前比啊比啊:“你,在忙啊?那等会,等会再说。”

    林海文脸都裂了。

    赶紧把肚兜扔回抽屉里,这要是被祁卉看见了,搞不好要说他有异装癖呢。

    他出门去拿保温杯,林作栋的表情非常之复杂,充满了困惑、不解、猜测……和惊恐。

    “爸,其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呵呵,虽然我不太能理解,但尊重你的爱好,真的,你妈肯定也是一样,都尊重你,你别担心。”林作栋觉得自己发现了儿子的一个大秘密,儿子作为一个艺术家,有点怪癖,他们确实是能够理解的。

    林作栋越想越觉得确实如此:“这是不是那个,行为艺术?”

    “……不是,我就是翻到了,所以顺便看看,我要有那个癖好,也不至于放在家里好几年呀。”林海文好歹找到了一个理由:“是吧?”

    “我说了我能理解,我又不是老古董。京城地方大,人多,你有了新的艺术见解也是正常的,这回你可以带过去嘛。”

    败退!

    林海文索性不说了,带上了保温杯下楼,幸好傅成已经下去了,不然就更精彩了。

    “你休息吧,我去了。”

    “你去吧去吧。”林作栋摆摆手,送走林海文之后,想了想走到他房间,把那个孤鸿肚兜拿起来翻看了一下,觉得确实精致漂亮,下意识的,就放在身前比了比。

    呸呸呸。

    他一个激灵,抖手给扔回了抽屉里,跟见鬼了似的,三步两步走出林海文的房间。

    ……

    梁雪把一桶鸡丝肉粥给吃完了,上面汤碗里还有鸡汤,也给喝了,biabia嘴:“味道还可以,你爸手艺越来越好了。”

    这是真没事啊。

    10点多的时候,交警来做笔录,后面还跟了个挺粗糙的大妈。

    见到梁雪的第一句话是“她不是没事么,怎么还住院了,想讹人啊?”

    林海文一个汤碗就砸了过去。

    不锈钢的汤碗噼里啪啦响了好一阵,整个病房吓得一抖。

    “滚出去!”

    可能是交警也知道梁雪的身份,上头有交代,加上粗糙大妈被吓坏了,顺利的就把人给弄出去了。

    林海文火气还没下去呢,这次真是命大,如果梁雪昨天没有穿那个肚兜就完了。结果这位一进门就不说人话,他撕了她的心都有。

    做完笔录,那个大妈畏畏缩缩地在门口不敢进来。

    “他们家里也是穷,刚买了二手车跑货,就遇上这种事了。”有个年轻女交警走之前,多了一句嘴,挺怜悯同情的样子:“这次事故把家底拿出来估计都不够,也是,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唉。”

    林海文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由衷地说了一句:“你真是个好心人。”

    “所以要是你们没什么问题,就尽量早点出院吧,都不容易,他们也不一定能拿得出钱来赔偿,到时候还是你们自己垫,拿不回来。”

    “不担心,拿不出来,我可以把她弄到黑煤矿去打工啊。”

    “……”

    “再不行去卖个肾就够了。”

    “有孩子是吧?够小的话卖一个也成,要是大了,正好弄到外地工厂去做工,一年总有个两三万的,够赔了。你别担心。”林海文笑笑。

    女交警脸都僵了,边上那位男同事,把她拉走了。

    “这,这也太——他妈又没事。”

    “你妈被撞一下,有事没事的,你怎么想?”男同事对这个女的,也是不理解:“别做烂好人了,不是当事人,都别去帮人家想,没到那个份上,你想出来的都不是那回事。”

    梁雪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检查全都做了一个遍,确实是没问题,才出院回家。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