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1章 肺泡都气炸了

    “呵呵,敦煌确实取得了不少成绩,我们今天与会的各方,还有我们交流协会啊,都要努力取经,把自己那一摊的工作努力推上去,不要扯敦煌的后腿了。”今天的头牌并不是张局,而是宣传部文艺局的一把手,宣传部领导文化部,所以虽然两位级别一致,但张局也得退出一射之地啊。这位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这么一说,其他单位都得举得腻味了,突出你一个,平凡了大家呀。

    不过林海文不在意呀,他就当是好话来着。

    “谢谢,谢谢。”

    谢你个头。

    大家伙也是无语。

    讨论还得继续下去,林海文也还得说他的先进经验,毕竟会是这么些人看,报告却要递到更高层面,比如对外交流协会的会长副会长那一层,宣传部、文化部的部长会议上。林海文的经验还是很重要的,上面也还是很重视的。

    为嘛林海文做啥啥成,为嘛你们做啥啥不成?

    给钱少了还是怎么地?人林海文还能往回搂钱呢,你们这帮光吃饭不干活,光进不拉的废物点心。

    领导虽然不说,但近两年来,有这种想法不是一个两个咧。

    不管是张局,还是宣传部这位,心里都清楚,所以今天这个会,林海文的经验必然是要总结出来的。

    话筒没过多久又递回给了林海文,他扒拉扒拉,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重要了,太不可缺少了。

    “说经验呢,我还真是有一点可说的,毕竟,从《千手观音》开始,敦煌娱乐确实有不少的作品在国际上颇有声望。其实更早一点,《帝王出行图》的时候,我们跟CBS的合作,就已经开了个头。我刚才也略微数了数啊,现在可以再说一下。

    《千手观音》《飞天舞》,今年的《雀之灵》,这是舞蹈、舞剧类的节目。大家也看到,一个是创新,千手观音的表演形式可以说是让人耳目一新的,很容易就吸引人。飞天舞也是一样,舞者的飞天姿态,很奇特,很超越常规,当然就容易吸引到大家的关注。至于《雀之灵》,孔雀舞在西南地区一直都有,但将之和舞美结合,推出这么精致的,有表现力的舞蹈,这还是头一遭。这些都是创新。我们国家一般出去,功夫表演,杂技,精彩也精彩,但不够新。第二个呢,就是对文化的发掘,这个不多说,洛城石窟、民族舞蹈,这些都是常规的文艺源流啊。

    《骂人圣经》呢,这本书在欧美地区也是畅销的很——”

    “哎,这个,呵,就不说了吧?”汪秘又不怕死地插嘴了。

    “几十年来华国人在美国卖得最好的一本书不说,那要说什么?”

    “林董难道不知道为什么么?这本书争议这么大,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学习这个,”汪秘还瞅瞅文艺局的那个领导,找点支持:“文化走出来,还是要正能量嘛,不能不加辨别。”

    林海文啧啧两声。

    “这就错了,要不说汪秘你不行,不懂呢。”

    汪同春脸皮都抽了。

    “《骂人圣经》是不是正能量,我跟你说我的出版商美国西蒙图书出版公司,现在正在跟美国儿童保护基金、家长联合组织等NGO合作,利用我书中搜集整理的这么多的粗话来宣传善意交流的必要性,你能说它不是正能量?再者说了,汪秘你是不知道啊,人国外都恨不得把那些资本主义邪恶思想,黄赌毒什么的弄进华国来,你还这个不正能量,那个不正能量的,你见到哪个国家的文化影响力都是正能量的?日本有动漫有无印良品,不也有那什么,嗯哼,你懂的汪秘,一看你就是老司机。”

    “咳咳咳。”

    “哈哈,”林海文一笑:“再说美国,那就更多了,嗑药、乱搞男女关系,就更别说他们资本主义思想那么多糟粕了,对不对?所以别妄想说一个文化出去,它是一个面的,你见过只有一个面的东西么?薄的比如一张纸,它也有两个面,厚的比如您的脸皮,哈哈,开个玩笑,它也有两面,对不对?所以拿这个正面负面来说文化走出去,是很可笑的,影响力就是影响力,我这一本书的影响力,可能就比汪秘你组织一百场文艺演出来的更有效果。

    所以这一点尤其要重视,汪秘你就是一反面教材,张局,还有刘局,是不是?文化输出到美国,就要急美国人所急,像美国人所想,他们想要骂人,那就写本骂人的呗,何乐而不为?美国漫天的脏话乱飞,又飞不过太平洋来。”

    这么离经叛道的说法,在场的人里头,得有一多半是头一次听,关键是,怎么觉得还那么有道理呢。

    出了鬼了。

    “第三个啊,就是我的纽约音乐会了,具体的反响,我相信大家关心的应该也都知道了。为什么它会成功呢,首先是我唱得好,云秋你也唱得好,这是基础,我唱的不好鬼来听,听完鬼给你点赞,多明戈更不会理我,媒体也没兴趣夸我,是吧?这个不多说,剩下的还有一个,其实这个也是我说的这些个点中最重要的一个了,那就是创作力。

    不管是那些舞蹈,《骂人圣经》,哎对了,还包括我之前的诗集《明月照大江》在日韩东南亚地区,我的油画作品在欧美地区,这一次我的《黄河大合唱》交响曲,归根到底,都是创作力,东西不好,什么都白给。没创作力,没组织力,你能弄出什么?一百年前的东西,一百年后还是这么些。

    一定要培养我这样的,有旺盛的、优秀的创作力的人才,这才是根基,是基础,汪秘这样的,少点就少点,没了也就没了,毕竟你看我自己也能组织音乐会,也能联系节目对不?可要是没我,那汪秘不就抓瞎了么?他总不能自己上台去耍猴,是不是?

    总体来说,就是这么几点,给各位老师各位领导斧正,我也就是随意说说,词不达意之处,大家包涵,尤其这个汪秘,多包涵多包涵,等会散会我摆个席,请汪秘吃一点,咱就去那个长隆大酒店。”

    汪秘这嘴张了十几次,都在刘局和张局的眼神压力下,重新闭上了,肚子都快气炸了。

    林海文说的话,对汪秘是有点不友好,但不是没道理的,都是肺腑之谈,他们是真想听的。

    张局这会儿点点头:“听林董一席话,我是有很多收获啊。这样,同春啊,等会这几位老师,你负责招待一下,就那个长隆大酒店吧,不过标准不能太高哦,现在咱不兴大吃大喝了。”

    神助攻。

    治不了你,还恶心不了你?张局心里想着。

    啵,啵,啵……汪秘觉得听到了好几个自己的肺泡气炸裂的声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