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8章 老骥伏枥

    付远把林海文喊过去,边上还站着蒋院长、詹康老先生。

    “海文今天也来了,真是难得,要我说,你还是要多参加一些协会内的活动,你现在的名气,可比我们这些老东西强多了。”付远乐呵呵的,挺慈祥。

    林海文羞涩一笑,不说话。

    “詹老说邀请了你的时候,我还有点惊讶呢,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啊?你在央美也没待多久,詹老应该没机会认识你啊。”

    林海文又羞射一笑,还是不说话。

    “……”付远有点抓瞎了:“怎么,今天这么矜持啊?”

    “几位前辈面前,不敢多说。”

    这画风变得,付远都觉得汗毛竖起来了,说林海文尊师重道的也不错,现在外头,谁不羡慕陆松华、摩诘他们。林海文之前写出《山行》《无题·不拘一格降人才》《无题·各领风骚数百年》,还记得手抄一份,托人带给西京大的摩诘呢,不是说价值多少,而是这份尊重,外人得不到。陆松华就更别说了,孙秀莲最近的动静,谁也不是瞎子。行业里头,把林海文比作一匹野马,那陆松华就是能拉着它的牧马人啊。

    但付远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待遇,可以让林海文在他面前如此娇羞。

    “今天这,大洋打西边出来了。”

    “付主席是在笑话晚辈了,一点前辈样子都没有,这样可不对,让人蒋院长、詹老先生都看不过眼了。”

    这对话弄的,累死。

    蒋院长一个听着的,都觉得累,可能林海文就是要这个效果吧。

    他们仨站在詹康的一个篆刻作品前面,是一枚堂号印“三味雪松堂”,自然就谈起林海文那枚田黄印母“传教授业”印了。

    “还说找你看看印,结果你一直忙着,都没机会啊。”

    “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

    嗤!詹康没忍住,这老头挺有意思,也不死板,听到林海文这混口话,觉着有趣。

    “海文这是多金贵的一口饭啊?”

    “哈哈,詹老,除了我自己,敦煌公司还有一百来号人呢,都得靠着我,不出去找食吃,都得饿死呀,等我到您这个年纪,才能安安心心的。”

    林海文这下子就活泼多了,主要他就是不愿意跟付远玩前辈后辈,招招手我过来了,你纡尊降贵地说几句,我守着你的嘴回话?想什么呢,捧着你也得我愿意啊。这么一装二闲话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四个人这会儿是闲聊,没有谁上谁下之分。

    “今天有送您的一份礼物。”林海文手上拿着东西过来的,还没机会给詹康,毕竟是老先生的收官展,林海文受邀,还是要共襄盛举的,这种老派艺术家有这个习惯。

    林海文送的是一幅画,国画——因为国画花时间短呀,这就是他昨晚上画的,不大。

    上有两匹老马,一扬蹄,一垂首,墨色浓淡得宜,马也非常传神啊。

    右上角是两句短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严格来说,这还真算是林海文第二幅国画作品呢,珍贵得很。

    詹康表情都严肃了,两个手接过去。

    这会儿大家看到东西,也都挤过来,围成好大一个圈。

    “这马画的好,灵动。”

    “用墨很老道,寥寥几笔,就显功力了。林先生的国画,原来这么了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嗯,这是林先生的新作吧?”

    林海文点点头:“一首短诗,取了两句赠给詹老。詹老在艺术路途上奔驰一生,如今功业大成,尚有继续攀登之心,是我们的楷模啊。所以取了这两句,略表敬意。”

    仇云麓也不好不合群,这会儿也站在最外边,看着林海文众星拱月的样子,愤愤不平。

    “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这就是那枚教授印吧?”

    果然,在林海文的落款下面,就是那枚无价之宝教授印,这也算是送给詹康的第二个礼物了。

    林海文瞥了一眼站在边上不远的涂刚,这位也是反过他的:“是啊,为表郑重,用了这枚印。”

    大家伙欣赏了一下林海文这幅《老骥伏枥图》,也就散开了。

    付远看着脸色就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他对涂刚招招手,涂刚就带了个年轻人过来。

    “海文,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德臣,刚刚从巴黎高美进修回来。”

    高美?

    林海文反应过来,当年他和常硕因为那个联培的事情,离开央美。但后来付远借着华法建交四十五周年的契机访问法国,还是促成了一个联培的项目,不过既然是美协出面,就不只是央美了,等于是国内的八大美院有一个竞赛,两年一次,每年三个人。

    这个赵德臣应该就是清美第一批拿到这个名额的了。

    付远把他喊过来,自然是让林海文难堪的呗。

    高美的名额,不只是常硕拿得到啊。

    “赵德臣啊?”林海文瞅着他点点头:“学得怎么样?出国在外,不能给我们华国人丢人啊,尤其你这个机会,还是付老院长卖了老脸挣回来的,你要不好好学,都对不住老院长。我跟巴黎的朋友也有交流,怎么也没听过你的名字啊?照理说一个华国人要是在法国有成绩,他们应该会告诉我的。”

    赵德臣还是有点小骄傲的,毕竟战胜了央美的一拨人,说明他的水准还是不错的,高美培训三年,那就更是感觉高人一等了。

    但劈头盖脸地被林海文指点了一顿,脸上都有点茫。

    别说他,付远自己都有点楞,什么叫他卖了老脸啊?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市付远。

    “巴黎高美的拖尼特教授、鲁格教授,海瑟斯先生,奥赛美术馆的艾格研究员、橘园的博努瓦副研究员,还有罗浮宫的黛西女士,认识么?他们应该都一直在巴黎的。”

    认识个鬼哦!

    巴黎高美多少学生,有几个能够得上这些人的。

    付远看着赵德臣一脸丧气,林海文状似疑惑地看看赵德臣,又看看他的样子,觉得自己得内伤了快要。(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