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9章 楚薇薇:我的英雄【979552472万赏加更1】

    “德臣还是不错的。”涂刚不得不站出来了,不然这个尴尬的局,只能通过尬舞缓解了:“在高美的学习也得到了他们老师的优秀评价,基础非常扎实。画画么,总是要一步一步成长的。说明我们这个联合培养的计划,还是有效果的,要是早一点进行就更好了。”

    这是在说林海文弄黄了一个联培呢。

    林海文心里一个呸,皱紧眉头看向蒋院长、付远他们:“詹老,蒋院,付主席,要我说啊,这是走了歪路了。华国缺少功底优秀的学生么?华国学生的基础放到国外去,比别人差么?并不是。那为什么在国际上出头的华国画家那么少呢?关键是什么,缺乏艺术素养。比如这位赵同学,到了高美,结果得了个基础扎实的评价回来,这就等于是白去了。去法国,去欧洲,应该是去感受不同的艺术思想,要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回来,才叫有收获,不管外面的月亮是不是比较圆,多看看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想法,才能进步嘛。小赵啊,以后要是有机会出去,千万要注意,别浪费了机会。”

    “哦,哦好,林,林老师。”赵德臣被训了一顿,一直是茫的状态。

    装逼不成反被艹,大约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

    “要说时间也快啊,四年前我考进央美的时候还是个愣头青呢,什么也不懂。现在这一晃四年,我都成了天美的油画教授了,你们说说,人生啊就是多变,不可琢磨。那会儿啊我都不敢想,以后能靠这个吃饭,结果,嘿,一幅画现在也有个七八百,上千万的价格了。更别说被放进盖蒂艺术中心这些博物馆美术馆里头,更是没想过。”

    林海文也不需要别人递梯子,自己把自己的成绩给一一数了出来。

    “海文是艺苑奇葩啊。”林海文说完,一下子安静了,付远就只好接一句。

    “付主席过誉了,太夸奖了,小小成绩,还需要更多努力。所以啊,小赵,你呢就更需要努力了,基础那就是基础而已,好不好?欢迎你到天美来继续学习啊,今年开始我就要带研究生了,你也可以来找我嘛,都一样,涂刚老师一定是放心的。”

    这墙角挖的。

    散开之后,一直到林海文走,就没再看到付远他们了,不知道是先走了还是去哪儿了。

    ……

    “曲颖啊?怎么了?”回家的路上,林海文接到石啸女朋友的电话,她去年毕业没有读研,进了《京城晚报》工作。

    曲颖声音有点急:“你知道薇薇家里的电话么?”

    “家里?知道啊。”

    “你发给我一下,我们学校的老师找她,一直找不着,她之前说是要去毕业调查,我又忙,有一段没联系她了,真怕她出什么事儿了。”曲颖把情况说了一下,大概是一个月前,楚薇薇说要实地去调研一些毕业设计里头的材料,结果等老师要找她的时候,怎么找都找不着。

    “学校没联系她家里么?”

    “暂时还没呢,学校老师就是找她,她室友跟我说的,我先问问。”

    林海文应下来,转头给楚妈打了个电话。

    楚妈接到他电话,还挺开心的。

    “海文你好。”

    “薇薇啊?号码没换啊,上周一还给家里打了电话的,说在弄毕业设计呢。”

    “这样啊,可能是我记错了,之前手机丢了,换了个,行,你报给我,嗯嗯嗯,好的。”

    林海文当然是有电话的,他不好直接跟楚妈说,怕她发急。

    上周一,也就是四天前打的,那为什么现在打不通了?没信号,还是没电了?林海文摇摇头,给曲颖回了个电话,把楚妈说的告诉她,曲颖松了口气:“好,我跟她老师说下,可能是手机坏了吧。”

    “嗯。”

    这一路电话打完,林海文也到家了。

    进门的时候,看见茶几上那个挂着的同心灵玉佩,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伸手摘下来看了看,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

    “救命!林海文!你在哪里?”

    嗯?

    林海文睁大眼睛,一点一点地感知着,他还真不知道这两枚玉佩在用过之后还能有感应的,同心灵玉,永结同心,用过之后,只有使用它的两个人能够凭此感应,而且也不是那么顺畅的,跟双方的情绪浓厚程度有关,林海文的情绪就传不到楚薇薇那边。

    中河、赤木、田腊,海龙矿业?

    林海文一点一点感知着,然后迅速给曲颖拨了个电话回去:“楚薇薇的毕业设计是什么?”

    “《论调查性采访和深入报道的关系》。”

    “那她去中河干什么?”

    “说是那边有个尾矿塌方事件,她想要在里头加一点原创的新闻调查,跟目前已有的新闻报道对比一下。”

    这事儿是林海文跟她提的。

    林海文闭了闭眼睛,这姑娘真是胆子大啊。

    “怎么了?她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她说就是拍个照,采访一下人。”

    “我先了解一下,你别急,也先别跟人说。”

    林海文给祁卉、王景峰、木谷打了电话说了一下,直接就让傅成过来,送他去机场。到达洛城之后,顾海燕的人来接他。

    “田腊的一把手,你可能认识啊,从临川调来的。”

    “卢县?”林海文这下真意外了,他过年回去,确实听雨荷县的卢县长说他要调任中河了,不过万万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么巧:“那他——”

    “不至于,他才来没几个月。”顾海燕知道林海文担心什么,摇摇头。

    林海文备着血杀飞刀、人偶、天魔乱舞图,连阴阳和合散也在包里,想了想,还是能应付一点情况的。

    “那我联系一下他。”

    顾海燕也没觉得奇怪,林海文外婆家就是雨荷县的,他跟卢县有交情很正常。卢县接到电话之后,很重视,林海文把感知来的零零碎碎的信息,都告诉了他,最后拜托他注意楚薇薇的安全。顾海燕又给他弄了个司机,一路紧赶慢赶,三个小时后进入田腊县境内。

    要说什么事就怕认真两个字。

    他到的时候,马祥龙已经被逮住了,田腊地方的公安还是很强力的。

    马祥龙,海龙矿业的经理周文霞身边那个狗仔。

    “楚薇薇呢?”

    “受害者在我们休息室里。”一个公安带他进去。

    一走进去,四目相对,楚薇薇还有些凄惶,两滴眼泪,啪嗒打在手背上。

    你真的来救我了,我的英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