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1章 爱过

    从马祥龙这份检查上,林海文看到的信息还是很多的。

    多到他认为这个人,该死!

    事情是他做的,没有人指使,这一点他没撒谎。

    但他没有打算放过楚薇薇,毕竟跟在周文霞后面几年,虽然戾气十足,而且疯狂成性,但还是有一点脑子,他从楚薇薇的随身物品里没有看到证件——证件在酒店里头,楚薇薇没有带在身上,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华新社、央视这样的全国媒体的记者,还是什么社会人士——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策略。

    还没等到他得出结果,田腊公安这回就动作利落地把他拿下了。

    但马祥龙这么肆无忌惮,仗的是谁的势,不问可知。

    周文霞还是有人脉的,公安退出去,让他们俩说话,要是周文霞能说通了林海文,自然处理方式就不一样。

    “怎么着?周经理要护着一个杀人犯?”

    “……”周文霞脸色一白:“林先生言重了吧,小马虽然是一时糊涂,但绝对没有涉及人命的意思。”

    “我不是说我的人,我是说他投到你那里之前,手上就有人命啊。”

    写检查的时候,马祥龙边写边想着,老子杀人的刀捏过,打人的棍子捏过,牌抓过,**也抓过,还真就好多年没捏过笔了。

    就把这个他睡觉都不敢说出来的话,全部展现在林海文面前了。四年多前,他在阳江老家混着,宰掉过一个人后逃了出来,改名换姓。

    周文霞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马祥龙是朋友推荐给她的,她也猜过这人估计不太干净,不过这样才好用啊,白的黑的一把抓。

    “你,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我自然有,不过不会给你。”林海文站起来:“海龙矿业雇佣杀人犯,掳绑传媒大学女学生,隐瞒尾矿泄露事件,勾结新闻媒体,周经理,我要是你,这会儿要么就往上报,找到能弄死我的人,要么就是赶紧求我,照着我的意思办。”

    林海文很愤怒。

    所以他不再忌惮海龙矿业。

    “周经理应该也清楚,当初中河的郝部长,现在到宣传部了,他关心这事儿,也是受我所托。我给足了你们海龙面子,可惜,你是给脸不要脸,还要凑上来找巴掌。既然如此,我怎么能让周经理失望呢,这一巴掌,希望你消受好。”

    说完,也不管周文霞,他跟楚薇薇今天做完笔录就可以离开,剩下的事儿,他也能通过卢县关注着。

    驱车从田腊回到洛城,见了一面顾海燕,感谢一下。

    顾海燕很担心他跟海龙矿业之前的事情,不过林海文现在也够上她的老领导,甚至还有原来中河的老大,真要说安全性,确实比那会儿安全得多了。

    “行吧,你自己有决定就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哈哈,你赶紧往上升,升的高高的,就能抱着你大腿了。”

    郝孟呈走了之后,他这个位置顾海燕还没有争取的条件,毕竟资历还浅,不过也小小升了一格。据林海文所知,顾海燕很快就要卸任中河台台长了,转而担任中河宣传部的常务副,以她的年纪,在上一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我会努力的。”顾海燕也是乐了。

    到洛城机场,林海文看着一路沉默的楚薇薇:“真不要陪你回去么?”

    楚薇薇摇摇头。

    林海文叹了一声:“薇薇,我——”

    “不用说什么,”楚薇薇手里紧紧攥着那块同心灵玉佩:“我没事,我回家待几天休息一下,再到京城去忙毕业的事情。”

    “你毕业之后呢?真的还打算继续做这个调查记者么?在华国,你,很艰难的。”

    “我知道,所以我没打算留在华国做啊。”

    “啊?”

    楚薇薇不肯多说了,只是念了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这是你送给我的。”

    “我都后悔了。”

    “别后悔,林海文,别后悔,你做得对……但我也没后悔。”

    林海文点点头:“好吧,那你回京城之后联系我一下,我送你个东西。”

    “嗯。”

    两人就没什么话说了,两个人各自心里都想着事儿,林海文想着昨天晚上的惊心动魄,楚薇薇则想起她被马祥龙囚禁的时候,心里喊着林海文的名字,也想着她在公安那里见到林海文第一眼的样子——这样,这样就挺好的了。

    飞往苏东的航班检票之前,楚薇薇突然转过身来。

    “爱过!哈哈哈哈哈。”

    “……林海文你去死吧。”一转身上飞机去了。

    ……

    周文霞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够用了,事情也没有办法控制在她手里,林海文回到京城,很快就拐着弯接到了海龙矿业的电话。

    相对于周文霞对马祥龙,还有点感情,海龙的高层可没有。

    他们的条件是,放弃马祥龙,赔偿楚薇薇一笔钱,这事儿就勾掉。

    “我的底线是,马祥龙死,周文霞进去蹲着,泄露事件要通过楚薇薇公之于众,200万抚慰金,一分不能少。”

    “……”

    林海文不等他再说:“符总,一个星期好么?一个星期您给我个答复,要是您为难,我就自己动手不劳您,该死的一定会去死,也许罪不至死的也会死,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就这样吧。”

    符总砸了一个手机。

    太狂了!

    林海文没想到的是,一个星期后,虽然海龙符总没有给他电话,但新任的中河分公司经理联系了他。

    而这背后,还跟他烧了万世居那个红酒窖有关。

    符总调查林海文的底气,一来二去,林海文的老对手天韵娱乐黄作文,甚至更早的海蓝心钻石,都没错过。顺理成章从凌纪那里听到万世居董老板的事情。神鬼莫测地烧了他一个数千万的酒窖,至今查不出原因来。

    想到林海文说的一个“死”字,符总背后都沁出冷汗来。

    还有那么些莫名被他知道的各色人等的黑料,不管怎么想,林海文后面都有一团迷雾遮着。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不对称作战优势吧,林海文自己是没有办法认识到这一点的。

    海龙那边的回馈过来第三天,林海文跟祁卉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接到楚薇薇的电话。

    “楼下?那你上来吧,知道哪一层吧?”

    “薇薇来了?”祁卉一下子跳了起来,跟个土拨鼠一样转着脑袋看房间里头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

    “呵呵呵呵,都冲掉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