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6章 东方不黑西方黑(4/6)

    中戏的毕业典礼,林海文还是上了一趟新闻,跟他的书在美国招致一场青年枪战的新闻一道上榜。

    出乎他意料,在国内,枪战新闻几乎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恶人值。

    媒体评论基本都集中于美国的枪支管理上,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都能持枪上街,这也太资本主义了,不批判不行。网友也都在林海文这一边。

    “怪的上林海文么?骂架骂到打架的事情,难道没有《骂人圣经》,他们俩就不骂了?那美国小孩又不是发射了一本《骂人圣经》出去。”

    “这说不上是林海文的问题吧,美国人太暴躁了,动不动拿枪。”

    “他们真的应该反思,为什么小孩就能拿到抢,太危险了。”

    按照林海文相关新闻的尿性,木谷还以为他又要被黑一轮了,结果这么一来,算是意外之喜了。至于西方媒体和一群叽叽喳喳的人,反正西蒙图书出版公司说让他们处理,不会有问题,那林海文就索性撒手,有点恶人值进账也是好的,反正美国人不是华国人,爱咋看咋看,别影响他赚钱就行。

    林海文也许真有特殊体质,东方不黑西方黑,他去中戏的新闻,惹来的非议居然更多。

    微博娱乐的一篇新闻:“林海文陪女友参加毕业典礼,见记者不避讳”。

    文章把祁卉给介绍了一番,她跟林海文前世今生的,什么青梅竹马,高中同学啊,还有“似乎是为了顾及林海文的观感,祁卉调整了自己的专业,从表演系成为戏管系学生,并且参与监制了今年的热门电视剧《欢乐颂》,这部剧由林海文的敦煌娱乐出品,堪称年度最热剧集之一,和同为敦煌娱乐制作的《琅琊榜》,一起为上半年的娱乐圈贡献了大量新偶像面孔。”

    接着又把林海文给说一遍:“当年以全国艺考生总分最高分,专业分满分,也就是俗称的全国艺考状元的成绩计入央美的林海文,则在完成两年学业之后,提前离开了央美。当然,作为目下最知名的华国油画家之一,天南美术学院的油画教授,林海文也确实不必再接受学院常规教育了。不过两人没有能够同时毕业,也是颇有一丝遗憾。”

    文章最后也引入社会议题,说毕业生可能面临很困难的就业,但祁卉,显然不必担心,甚至远比行业内的新人,要来的更加幸运,也许应了一句老话“学得好不如嫁得好”了。

    非议的爆点,在于微博娱乐这个小编,简直是个蠢货。

    微博出来,底下评论一大片的:

    “为什么要女朋友为他改变专业?所以他做娱乐的,反而看不起女演员么?@李桐@卞婉柔@万真真,你们怎么看?”

    “艺考是很难的,很多时候都需要花十几年学习一门艺术,才能在艺考中脱颖而出,为此放弃太可惜了。没想到林海文还有大男子主义,难道他旗下的女明星都没男朋友,没老公的?”

    “楼上的,还真没有。卞婉柔、万真真、天马传奇里的成娜、周紫,后面签的李桐,反正明面上都是单身。”

    “卧槽,敦煌娱乐这是药丸啊。”

    “这种男人,自己离经叛道,念书不念完,说话肆无忌惮,却要求自己的女人这样那样的,简直是醉了。”

    林海文都怒了。

    明明是祁卉自己决定的——虽然她也是为他考虑,林海文怒的略心虚,不过嘴巴上还是比较硬的。

    “你看看你看看,这帮人居然这么说我,简直过分,不按事实说话嘛,还有这个微博娱乐,他们那个部长叫什么,栾小琴,对吧?乱弹琴,这种稿子都能过,也是要倒闭了。”

    祁卉坐在董事长的宝座上,林海文在她前面的沙发上,她面前一堆文件纸张,一台笔记本,一台台式机,都开着,上面也是大量的PDF文档,各类报告,林海文面前则是一杯庆阳毛尖,刚换的水,袅袅然热气升腾。

    “……那事实是什么?”

    “事实不就是你爱我爱的不可自拔,无心投入表演事业,所以主动调整专业,为我排休解难么?”

    牛云霞敲门的手,最终没敲下去。

    这不要脸的老板,这个时刻她都不想见他,还是过五分钟吧。

    “小黄来,跟我学,臭不要脸呢。”

    “臭杀猪婆子。”

    “笨蛋,坏鸟。”

    “祁~卉,祁~卉,臭杀猪婆子,臭不要脸的。”

    林海文笑的打跌,这鸟现在也是越来越贱了,总之就是不想让人开心,林海文自己,祁卉,还有木谷、王景峰他们,都没捞着好。木谷今天早上跟它打招呼,说“小黄早上好”,结果它回人家“死鬼早上好”,把木谷气的目瞪口呆。

    “这个你自己回应一下?公司不合适出面吧。”

    林海文点点头:“没事,小问题。”

    这小问题其实并不小。

    随着平权主义在国内的盛行,性别问题是个很敏感的问题。

    一位社科学的女研究员,研究性的,就站出来发声,这就一下子迈入到理论批判上了。

    “这是典型的女性附随思想,即女性应该以男性的要求和需求来改变自己的性格、处事、职业等等,而这种思想出现在一个年仅22岁的,具有显著成就的男性身上,确实让人感到震惊,也感到挫败,这似乎证明哪怕我们当下的,最新的教育理念,也是无效的。”

    有人领头,就有人跟着。

    还有人帮着数林海文的N宗罪,《飞天舞》女舞者的艰辛训练,八省二市春晚的一公九母主持阵容,栾敏仪的直播事件,连带这一次祁卉更改专业的事,都被一一数出来,证明林海文这个人骨子里就不是个好东西,烂透了,坏透了,应该冲进下水道去。

    事情的走向,实在是不好捉摸的,怎么从一个毕业典礼的日常新闻,走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公关那边的研究显示,还真就没人刻意推波助澜,只能归因于林海文的招黑体质了。

    敦煌一律不回应,林海文也一律不回应。

    但7月初的时候,敦煌发布一则信息。

    “林海文先生即日起辞去敦煌娱乐董事长职位,由祁卉女士继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