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5章 到手!

    “4成5?”

    “把房子卖给我。”

    “4成6?”

    “房子!”

    “5成!这是我的极限了。”

    “好啊。”

    凌鸣大松了一口气,他请到的那位大师,那可是真的大师,不少达官显贵的座上之宾,不是说笑的的:“那你把烧造术给我,我给你签一个合同。”

    “行啊,我让人把东西送过来,你让人——”

    “我让人弄合同送过来,这东西我熟。”

    “不是啊,”林海文摇摇头:“你让人把房产证送来啊。”

    “什么房产证。”

    “你的房子啊,把房子卖给我啊。”

    “……”凌鸣张张嘴,“那你刚才说什么好啊好啊的?”

    “你要多给我股份,我为什么不说好啊?搞笑了,我又不是傻子。”林海文一脸的你脑子有点问题哦。

    凌鸣也是一口老血:“房子不能卖。”

    “我说你办个陶瓷博物馆,究竟为什么要地脉龙眼啊?你又不是修仙去了。”

    “哼,说你不懂吧。陶瓷就是土性的,只有地脉龙眼才能滋润它们的内涵,让它们永葆光泽,而且越来越美。你知道为什么只有陶瓷在土里埋藏无数年都不会影响它的美么?几千年前的彩陶,瓷器,挖出来,照样光鲜亮丽。”

    “因为它就是土做的呀。”

    “就是这个道理,”凌鸣一拍桌子:“所以一定要把它们放在地脉龙眼上。”

    林海文默默不语,你说的太有道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拯救你的脑残了。所以林海文默默地认输:“这样好不好?我们签合同规定,等你要办陶瓷博物馆的时候呢,我就把记载钧窑烧造术的瓷板交给你的博物馆长期展览,怎么样?”

    “钧窑?”

    “不错,这种烧造术就叫钧窑,那块瓷板,可能是唯一存世的钧窑成品,非常之精美,流光溢彩,红里透紫,紫里藏青,青中寓白,白含点墨,堪称是釉具五色,艳丽绝伦。”林海文没说谎,这份烧造术确实是记载在一块背诵钧窑瓷板上,这块板子上的釉色,可能是钧窑之最了。

    凌鸣跟看傻子一样,点了点桌子上那些照片:“那这些是什么?你去古代拍下来的?”

    “并非如此,这些东西本来也是存世的,不过为了让我的瓷板成为此世唯一,我就把它们都砸了,研磨成粉,倒进河里去了。”

    “你,你说什么?你把一种没有任何记录的,这么惊艳绝伦的,甚至可能是当世仅存的几件瓷器给毁了?”凌鸣看那个样子,简直是要扑上来掐死他了:“我不信!”

    林海文一送肩膀:“信不信随你,你要是不把房子卖给我,我就把这块仅剩的,记录着钧窑烧造术的瓷板,也给磨了,给我们家小黄补钙!”

    “我要掐死你。”

    “卖不卖?”

    “……”凌鸣深呼吸,深呼吸:一闭眼,告别了自己的地脉龙眼:“10万一平。”

    “8万!”

    你居然还跟我讨价还价?你拿出这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就为了一套房子,已经很神经病了,好不好?结果现在你居然因为10万还是8万一平跟我讨价还价?你是脑子有问题么?你是脑沟堵了么?

    凌鸣已经有点脱力了:“好吧。”

    成交!

    动作飞快,入股合同、房产转让,大家都不是凡人,两天办完。最后是林海文跟凌鸣一人一半,谁也不能乱做决定——根据工作室章程,必须要超过(不含)50%的股份,才能决定公司的事情,等于是必须俩人同时同意,不然啥也不能干。林海文为了10个点的股份,付出1000万,给工作室当流动资金。毕竟要烧造一种新瓷,也是需要很多钱的。

    “等我烧出来,你能不能从那里面拿一样出来,打个名气?古瓷和新瓷,价格是两码事的。”

    “我说了,都磨成粉了。”

    “……不会是真的吧?”凌鸣有点茫,这么杀千刀的事情,真的是林海文做得出来的么?

    “这样吧,你去烧吧,我尽量再看看。”

    “你是不是找到了窑口?你一个人挖的?你不怕犯法么?”凌鸣眉毛竖起来了:“你赶紧告诉我,我找人去挖。”

    “你不怕犯法么?”林海文一翻白眼:“我哪有空去挖地,有那个功夫我写个剧本就够赚的了。其实吧,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奇人,他说来自南海仙岛,留给我一些东西,其中就有这些钧窑和那块瓷板。所以到底还有没有剩下的,等我再去找找。”

    “他是给你留了一个仓库么?”

    “差不多吧。”

    “在临川?”

    “不不不,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在……地脉龙屁股那里,哈哈哈哈哈。”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市凌鸣。

    凌鸣最后捧着那块价值连城的瓷板走了,消息一点也不敢放开,他的守拙陶瓷工作室,在京郊,地方很大,有自己的电炉和砖窑,是个很专业的工作室,当然了,也是个富二代的专用工作室,不从成本考虑,只从完美度考虑。

    一回去,他就养了三只恶犬,招了六个保镖,然后就投身钧窑的烧造中去了。

    林海文也不去管他,能不能换到一件钧窑成器,这也是要看命的,他毕竟得到过《帝王出行图》和教授印这种,得到一两件钧窑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兑换转盘升级之后,每次刷新少则三五,多则七八,机会大大增加了。

    离凌鸣烧出东西来,起码得几个月,时间还有很多宽裕。

    去法国参加高美320年展之前,林海文终于把白冰玉喊了出来,递给她一个小瓷瓶:“这里头就是神药,三无产品,吃不吃就看你自己了。”

    “吃下去就能好?”

    林海文把握十足地点头:“唯一一点,不能说是我给你药的。”

    “好。”白冰玉其实很相信林海文,毕竟,她是真正见识过那块蒙眼布的神奇的。

    林海文看她珍而重之地把瓷瓶收了起来:“怎么?还要斋戒沐浴再吃啊?”

    “不是啊,我得先跟凌纪离婚啊,万一我瘦下来美的不可方物,他缠着我怎么办?”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