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4章 捞屎

    林海文抽到那个“油画师之心”派上了用场,佩内洛普——就是那个西班牙的象牙白姑娘,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开了窍了,林海文说的,她一画就能有个七七八八的程度,当然林海文也不可能说让她画个伦勃朗出来,大约就是以常硕5、6成功力来要求她的,比他自己最开始还要略逊色一筹。不过在某些方面的技巧性指点,又是高出这个标准很多的,等于是弄了个基础不太牢固的畸形画家出来。

    但即便如此,佩内洛普的线条,结构、色彩使用,档次还是一下子就上去了。

    她自己越画越觉得心惊胆战的。

    这是我画的么?

    然后就是兴奋激动了。

    “捞屎,我感觉我好像是顿悟了,就是现在画起来特别的顺畅,怎么想就能怎么画,笔特别的听话。”佩内洛普一脸的光,跟刚从油里面把脑袋捞出来一样,锃光瓦亮的一个大脑门。

    她前头两个字是用汉语说的“老师”,就是不在调上,后面是意大利语说的,反正林海文的恶人谷牌翻译器,无所谓法语还是意大利语。

    林海文就只能呵呵了。

    还顿悟呢,还听话呢,都是我的功劳哎,意大利的白妹纸。

    “是的,画家很少能够遇到这么让人惊喜的状态,你太幸运了。”林海文微笑着鼓励她。

    佩内洛普更开心了,还特别表达了一下对他的感谢:“如果不是捞屎的指点,我肯定没有办法获得这么大的进步的,谢谢捞屎。”

    可别再捞了,烦心啊。

    这边俩说的热火朝天,意大利语夹杂着一点点的汉语,对面俩什么也听不懂。卷毛是巴黎人,阿尔图尔是荷兰人,这两种语言他们都不懂,他们的交流,是用法语的——当然,林海文跟佩内洛普都是懂法语的。

    经常听到阿尔图尔玄之又玄地跟卷毛说些:放飞想象力的翅膀,打开情绪的魔盒,让魔鬼主宰你的画布吧,啊,只有那样,才能将内心的力量和激荡表现出来,才能引领人们灵魂的走向!

    “瞧瞧,这就是抽筋派。”林海文用意大利语跟佩内洛普说这个,挤兑对面那俩。

    自从定下擂台战之后,媒体关注度非常高,以至于他们第一天过来的时候,画室外面挤的呀,全世界人民都一样,围观体质不分种族和国家。

    高美也是相当开明,当时就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新的画室,还特地拟定了个规则,每天固定时间开画室,固定时间关画室,这之外的时间,不允许有人进入。

    画室里头,两拨人是对着的,中间一个高凳,上面放着一模一样的两个花瓶,里头三色菊花的样式都调整的分毫不差,一个朝着林海文,一个朝着阿尔图尔,尽量做到控制变量法——除了画家,其它的条件都得一致呀。

    就这么画了三天,林海文这头当然是不能用那种层层罩染的方式,时间怎么着也不够的,不过直接画法也成,有一种粗犷的疏朗美感。卷毛和阿尔图尔看着也相当满意,事实上,他们大概第二天就画的差不多了。但公认的,写实比抽象要费时间——只限于画的时间。有些抽象派画家画的时间不成,胡思乱想的时间那叫一个长,一年半年都不是事。

    第四天的上午,画室外头来了七八个记者,都是艺术类媒体刊物的记者,那些凑热闹的,高美也没同意他们进来。

    除此之外,还有上百号的学生,三十几个各国画家。

    林海文比较熟悉的大牛,高美的拖尼特,佛罗伦萨的海格尔,美国的阿德里安,当然,还有常硕都在。最中间那个头发花白,衣着一丝不苟的人,让林海文也是吃了一大惊。

    格哈德·里希特,当世最贵的画家之一,在世画家拍卖纪录的保有者,而且是独霸性的存在。

    他怎么会来?林海文愣了愣。

    但阿尔图尔明显兴奋了,格哈德自认是一位德国波普艺术家——林海文最嗤之以鼻的一种风格。所以,格哈德的出现,简直是给他了一个重磅砝码呀。

    “您,您好,很荣幸见到您。”阿尔图尔打着舌头去跟他握手。

    林海文朝格哈德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相当亲热地跟阿尔图尔说了一句:“儿啊,说句实在话,你们画的还是不错的,别太伤心了。”

    “……”阿尔图尔的好心情瞬间没了,这听着,就跟林海文已经赢了一样。

    看阿尔图尔的笑容下去了,林海文开心了。

    拖尼特作为地主,走到前面说了几句话。

    “关于写实和抽象的争论,自20世纪起来,尤为激烈。在上世纪6、70年代,今天在场的里希特先生,破解了摄影艺术将取代写实绘画的谬论,而此前,他也曾追随过杰克逊·波洛克,一直到他开创完全属于自己的风格流派。跟里希特先生一样,很多绘画家都在这条路上不断的求索和创新,为绘画这门艺术不断增加新的生命力和内涵,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世纪以来的无数美妙作品。”

    “林海文,来自华国,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古典主义画家,《艺术评论》的威尔评论说他进入了自然女神的深邃双眼中,可见他所取得的成就。阿尔图尔,来自荷兰,一位超现实主义的优秀画家,他的《噩梦》广受好评,独具意味。这两位年轻画家,在高美的画室里,通过两位高美的学生进行交流,毫不疑问,将成为所有这一切绘画探索中,相当出彩的一个部分。”

    “我们或许无法从中得出哪一种风格更为高妙,但显见的是,所有人都能够从中获得一些思考和理解。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所以,今天尤为感激大家的到来,为两位见证这一次交流的结果。”

    如拖尼特所说,尽管媒体大肆渲染,但事实上,林海文代表不了古典主义,阿尔图尔更加代表不了抽象派,他们的切磋,自然就决定不了哪边更高。

    小老虎跟小狮子打一架,是无法拿来判定谁更加凶猛的。

    拖尼特说完,示意了一下林海文跟阿尔图尔,林海文当仁不让地走上前去,先说了一句。

    “你们知道的,这次切磋有些不公平,毕竟我的水准比阿尔图尔先生要厉害不少。不过为了拯救一些迷失在自己空荡内心中的小羊羔们,我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所以希望接下来,大家能够对阿尔图尔更加宽容一些。”

    恶人值+1000,来自荷兰阿伦·阿尔图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