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5章 碾压

    林海文的豪言壮语,让格哈德都为之侧目。

    等到佩内洛普和卷毛的画拿出来,最前头的一排人,全部跟“出门见到人咬狗”一样,特别惊讶。

    林海文跟阿尔图尔,佩姬和卷毛,其实在此之前,都没有看过对方的作品,一来是没机会,二来也是避嫌,免得受到影响。所以卷毛的画一翻过来,林海文就“呵”了一声,跟大部分人一起看向了格哈德·里希特。

    卷毛画出来的风格,极为类似于格哈德上世纪60年代的一批抽象作品。

    猜题啊这是。

    但格哈德是个风格极其多变的画家,而且基本上用华国的某些价值观来看,有点三姓家奴的意味。早年他是画写实的学院派,后来抽象派一统天下,他又去画了抽象,80年代他还尝试所谓的“新疯狂派”等等。他最为人称道的是一种画照片的方式,当然大师画照片也是非同凡响的——但确实就是这样,他非常注重不同时期的绘画表现方法,而且会愿意去尝试、探索。严格来说,这种自由的,没有限制的特点,也是他之所以闻名的重要部分。

    所以画一个类似他的抽象风格,其实没什么大意义。

    就跟高考语文的阅卷老师曾经也写过记叙文,却不等于他会给写记叙文的考生更高分一样。

    谁说他没就写过“司马迁多次自宫,体现了顽强的精神,所以我们应该向他学习”这样的议论文题材的作文呢?

    最前排的都是名家,他们都了解格哈德的风格,所以一眼就看出来卷毛这个风格。不过惊讶过后,眼神投向佩姬的《菊花》的时候——哦,这歧义真大。总之,当他们转向佩姬作品的时候,才叫真正的惊讶了。

    “呃,这个比赛,两个学生的水平好像差的有点多。”海格尔虽然跟阿尔图尔更为熟悉,但这会儿他没别的想法,在常硕耳边低声说道:“明显这位女同学的水准要比那位男同学高得多。”

    “他们是一个班级的,”常硕跟他解释了一下高美的安排,他们是按照水平来分班的,而且这两位都是一年级的学生,没可能有这么大的差距,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三天的调教。

    作为“主裁判”的拖尼特,明显也有点愣住了。

    佩内洛普的这幅《菊花》,虽然还有些稚嫩,但用色、明暗、主次等方面,已经格外突出了。而这些,毫无疑问,都是林海文的强项。

    林海文动手帮忙了?

    不可能!

    现场的学生们都在等着听大师们的评价呢,虽然艺术生都相当个性,但今天到场的名家确实相当多,尤其是格哈德,一个顶一百个。

    “拖尼特教授,能说一说么?”

    “呃哦。”拖尼特犹豫了一下,看向阿尔图尔:“不如你们互相评价一下?”

    阿尔图尔这会儿还呆着呢,他是知道佩内洛普水准的,本来四天前,佩姬就是在画菊花来着,她画布上就有一幅差不多完工的菊花,跟眼前这幅,简直是天差地别。

    大概描述一下,就是一个值10000欧元,另一个值30欧。

    卷毛现在那幅,也就是300欧。

    差别,就是这么大。

    阿尔图尔张张嘴,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来——在拖尼特这群人面前狡辩?他没有那个胆子,也不可能成功。

    拖尼特干脆也不问林海文了,谁知道他能说出什么来。林海文本来跃跃欲试的,他都想好了,龙行虎步地走将出来,伸出右手的食指,先朝天竖起,顿三秒,吸引住目光。然后一指佩姬的《菊花》,一个字:“好”,再指卷毛的菊花,也是一个字:“烂”。

    绝对帅气。

    可惜,机会就这么溜走了。

    他也实在不好自己就冲上去批人家一顿,他是找爽快的,又不是神经病。

    拖尼特问了格哈德一句,格哈德轻轻摇摇头,然后拖尼特就宣布这事儿结束了!

    什么?

    啊咧?

    搞么啊?

    学生们端着炸裂的脸,起码同时有十国的国骂一起蹦出来:WTF!艹!Yet!@#¥%

    这虎头蛇尾都算不上啊,简直是虎头没尾,一个屁崩完,啥也没看见。

    “拖尼特教授,里希特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谁的更好啊?”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大家可以近距离欣赏一下,自己做些判断,也可以理解一下两种风格的表现特点。”拖尼特不愧是老江湖啊,说了几句套话,就要撤了。他还没忘了用眼神带走林海文跟阿尔图尔。

    林海文也是没办法,跟着抬步子,经过学生们中间的时候,他嗓子有点发痒,瞅瞅前面,就跟后面的佩内洛普摆老师的资格:“不要骄傲,还要努力磨练技艺,虽然你的水平大大地超过了他,完全不再一个水平线上。但这不等于你就是画的好了,要跟自己比,超越自己才是你应该追求的。”

    “……我知道了,捞屎。”

    拖尼特:“……”

    常硕:“……”

    格哈德一个挺板正的老头,眼神里头都有点无奈的意味。

    说这么大声,怕谁听不到么?

    阿尔图尔的脸抽啊抽啊,又红又白,又冷又烫的,走出人群,就先告辞了——三十多的人了,要脸啊。

    林海文乐呵呵地看他走了,才跟着拖尼特等几个人到了个小会客厅。

    “格哈德先生是看了你的《飞天升佛图》,才起意过来看你们的切磋。”常硕给林海文解释了一下,格哈德其实很难得走出来,这次到巴黎,也很让人意外。当然,到他这个程度,一切随意了,想来看看就看看,想找林海文聊聊就聊聊。

    “那幅画上有很多比肩巨匠的地方,”格哈德的声音有点慢吞吞的木讷感:“不过你画出了,而不仅仅是示意出丰富的情绪和情感,这格外不凡,这一点上,你走的比《蒙娜丽莎》还要远。”

    果然是大师,说起达·芬奇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语气。

    “作为21世纪的人,我们应该在大师的肩膀上触摸更遥远的美丽星空,不是么?”

    常硕跟对面的拖尼特对视一眼,这俩位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应。

    你们问过达·芬奇了么?就比人家走得远,还要踩在人家肩膀上。

    那头林海文跟格哈德聊起来了——对于能看到自己丰富内涵和惊人天赋的人,林海文向来是很愿意好好稀罕的。

    聊着聊着,格哈德就问他:“虽然我不认可,但我很想要知道一下你对抽象主义的厌恶感的由来。”

    林海文看着眼前这位纵横无数流派的真正大师,格哈德双眼有老人家难得的澄净,他困惑着,所以询问,不携带着价值观上的赞同或者批评,不伴随着想要或者不想要某些回答的暗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