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6章 甄嬛传

    林海文坐在下面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角度和光线的原因,没有注意到陈穗的身材。

    此时一眼看到,被吓了一跳。

    这么大为什么都不火啊?难道是洁身自爱的缘故?不愿意拿这个来炒作,啧啧,今日的娱乐圈,这种人可是越来越少见了,林海文想着,是不是可以给她些机会呀。

    陈穗从林海文脸上,看到了一种“你不错,你很不错”的意味,受宠若惊之余,也是纳闷的不行。

    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林海文对娱乐圈里头的人有别样兴趣过的。坊间传言,卞婉柔和林海文早就相识,也是第一个从林海文手中拿到曲子的歌手,在所有林海文创作的歌曲、剧本、编舞、电视台本、节目创意企划等等这些里头,卞婉柔是头一个吃到甜头的,他们俩之间有没有特殊情感,也是娱乐圈私底下经久不衰的谈资了。

    毕竟卞婉柔年届三十,已经不年轻了,但从未听说过她跟谁谁谁在相处之类的消息——这不是从公众那边来看,而是从圈内来看。观众们看到的是一个一个的老处女,但其实玩的很high的女明星,那是一点也不少的,只是彼此都知道那不是正经事,才不为人知而已。

    但卞婉柔是实打实的一个人,要说她跟林海文有些什么,也就说得通了。

    不过等到今年祁卉成为了敦煌娱乐的董事长,这种传言的可信度也慢慢少了——要是正宫上位,卞婉柔不得进入冷宫啊?但看情形,卞婉柔今年的新专辑,质量还是非常上佳的。

    至于其她人,包括后来的万真真、李桐等,连传言都没有了。

    “难道我要发达了?”陈穗突然发痴了都,直到筱思远轻轻推了她一下,才想起来这是在白玉兰奖的颁奖典礼上,她手上还握着获奖证书呢。

    台下发出细细碎碎的笑声。

    “很感谢白玉兰奖,感谢观众,也感谢敦煌的一众同仁,感谢祁卉小姐的陪伴,这是个美好的夜晚,希望大家都能开心。”

    林海文意思意思说完颁奖礼,就跟筱思远他们一起下去了。

    胡君错失了男配角,濮红拿到女主角。

    由林海文和上届视后胡蓉,为她颁奖。胡蓉年纪不小了,四十出头,属于演技派的演员,现在没什么人叫得出名字,但一看就觉得眼熟那种。早二十年,也是华国电视界响当当的人物,比濮红略晚一点。

    濮红拿奖的时候,特地跟林海文拥抱了一下。

    贾世凯则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重量级表演奖——白玉兰视帝。

    他都哭了。

    “呜呜,谢谢林董,谢谢你,呜呜,如果不是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呜呜……谢谢李璐然,谢谢我的家人,谢谢所有《琅琊榜》的同仁,邓导演,胡君、李桐等等,谢谢你们,呜呜。”贾世凯是真激动啊,人到中年啊,才算是走进了演技派的行列,如今是大红大火之余,也得到了专业上的认可,作为一个演员,一个明星也好,都不能说还有什么遗憾了。

    林海文看着他还仰望四十五度的天空,把眼泪给憋回去的样子,突然想到了《流星花园》里头花泽类的忍眼泪方式——倒立。

    《流星花园》现在拍出来,不知道会不会被认为是雷星花园啊。

    贾世凯叽叽歪歪地说了很多,毕竟作为一个三十多的老鸟,内心的辛酸往事是一把把的,不趁着这个机会说出来,还要等哪天?墓志铭么?

    最佳电视剧属于《琅琊榜》,它也凭借4奖,最佳电视剧、最佳男主角、最佳编、最佳服化道成为本届白玉兰奖的最大赢家,《欢乐颂》逊色不少,只拿到了一个最佳女配角。但敦煌公司,还算得上是大获丰收,《永不磨灭的番号》和《老农民》都各有斩获。

    这几年,敦煌偌大的名气,除了收视率之外,也是在这些奖项当中建立起来的。林海文对作品的质量还是有要求的,所以拿奖并不是少见的事情。

    后面的公司庆功宴,林海文都没有参加,祁卉要留下来,他就先回了画室——目前他住在画室比住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一点。

    ……

    “唉,真是不能比。”鹿丹泽今天扛着画架过来,蹭林海文的模特——一个乌克兰妞。

    林海文点点头:“你要能跟我比,还不得上天了?”

    “……”鹿丹泽嘀嘀咕咕,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他想了想,要是能够跟林海文比比人体,那确实差不多也要上天的样子了。他转转头,看着另一边站着的陆冬同志,心里一动:“陆总,别看了,你要看的懂,还不得上天了?”

    陆冬一脸我勒个去,我好欺负啊?

    《活色生香》日前杀青,赶在暑期档上了海城地方台,收视率爆表,但恶评也相当厉害,对依文影视来说是无所谓,但陆冬觉得林海文应该有所谓。毕竟,被说的这么惨,还真是头一回呢。他有点担心,以后跟敦煌继续合作的道路,估计是被堵死了。所以最近常常到林海文画室来打转,希望积累一点人情——跟外面的人不同,他和林海文打交道很久,发现这个人,合作的态度,有一半是因为市场和利益,另一半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一半,是看心情。

    林海文也不赶他,随他便,不过这位看了好几次,好像还真是看出点兴趣来了,

    “我说小鹿啊,你天赋是差点,只要多努力还是有机会进步的,别丧气,啊。”

    “得了,别斗嘴了。”林海文画完最后一笔,抬手招呼了一下小黄,小黄就扑棱扑棱地飞过来,停在他小臂上:“小黄,给他们来个绝杀。”

    小黄万分配合,小嗓音还挺美:“都上天去吧!”

    “哈哈哈哈。”

    鹿丹泽和陆冬,也就是一脸臭了,这只鸟他们惹不起啊。地方大了,林海文在角落里给小黄搭了个实景空间,两边都有一个小植物墙,木头、水池什么的,都是真货。好些盆景花卉也长得很好。小黄看着是比在家里要来的欢快多了。

    把小黄放走,大家坐下来煮了点茶。

    “谢俊的钱拿回来了?”林海文问鹿丹泽。

    鹿丹泽点点头:“最后也没上法庭,王家就答应了,据说他们家挺难过的,反正网上一传吧,现在周边的人都知道是他们家了。”

    林海文点点头:“过一段就好了,大家都是善忘的。”

    “说起网上的事,敦煌要开新剧了?还是古装大剧?”陆冬这消息是今早传出来的,显然是名扬的吴总说出去的,敦煌内部还没几个人知道呢。林海文跟他说,也没指望他保密,提前炒炒也有好处,毕竟《甄嬛传》的女角太多,导演也是需要有选择余地,来争取的多一点,自然余地大一点。

    《甄嬛传》是真的神剧,但在古代历史编剧,包括筱思远那些人的眼里,绝对算不上是什么特别好的剧,拿奖的希望也够呛。

    但这年头,赚钱为王啊。

    “嗯,一部宫廷剧。”

    “什么内容啊?宫斗啊?还是爱情?”

    “宫斗吧偏向,就是一个白莲花小宫女变成黑木耳皇太后的故事呗。”林海文吹吹茶叶,喝了一口。这是上好的庆阳毛尖,眼前他还从陆松华那里搞到过一点,不过后来,就是他给陆松华搞一些送过去了:“当然也有点爱情,不过,呵呵呵呵,三观有点不正,总结一下大部分的爱情戏份,都是给皇上戴绿帽。”

    “绿帽,绿帽,绿帽。”

    林黄上,也就是小黄,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在自己的小角落里,挺兴奋地重复了三遍。

    “给皇上戴绿帽,这算得上什么三观不正啊,三观太正了,劫富济贫啊,缓解社会矛盾呀。”鹿丹泽对这些其实不怎么感兴趣,他也不看电视剧,不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他都不怎么看:“你们说说,皇上就一只鸟,那么多的窝,跟现在那帮子房叔房哥的,有什么区别?都得依法取缔打击掉,分一点出来给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

    闲谈了一个小时,陆冬刷完熟悉度,走人了,鹿丹泽和林海文则继续投入到画画里头。

    第二天,林海文早上从画室跟祁卉一起到敦煌公司,开《甄嬛传》的项目会,外头都知道了,家里面还没什么人知道,这就有点不太像话了。

    祁卉主持,林海文坐在边上看着。

    “甄嬛的话,暂时是定了李桐,”讨论的选角的时候,影视部门的田总监看了一下林海文:“你觉得不好?”

    “李桐的话,轮廓有些温和了,不太合适。”

    “那……唐婷?”

    林海文笑了:“做梦呢名扬是在。”

    跟这部剧的计划一起从名扬传出来的,当然还有唐婷有可能参与其中了,反正都是林海文自己说的,也不能说是名扬自己在炒作。虽则昨天颁奖礼之后,名扬的吴总,一直想要再和林海文说说,却没有得到机会。

    “昨天跟他们吴总坐在一起,闲得慌,就跟说说笑话呗。我还是太傻太天真,没想到他们炒作起来如此肆无忌惮,无孔不入,是我的错。唐婷是不可能的,我看了一下,卓宁应该还是可以的,到时候导演选择好之后,让导演看看。甄嬛这个人吧,还是比较有挑战的,不能太白……”林海文把人物定位给说了一下:“果郡王的话,看看胡君有没有档期,问问他的意思。肃景帝找个稳点的,年纪要稍大一点。”

    田总监就记笔记——这也是敦煌之前的常态,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大致谈了两个多小时,散会之后,王景峰见着凑过来看老板的这么多员工,索性一挥手:“大家都过来,林董给大家说几句吧?您现在是越来越大牌,寻常见都见不到的了。”

    “成啊,”林海文从善如流。

    在家的有七八十个员工,都挤到最大的制作部的办公室来,桌子上,凳子上,看着简直是人山人海啊。

    其实普通员工,对林海文还真是都不熟悉,敦煌扩大之后,很多事情,他就开始放权给王景峰、木谷他们,底下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是跟着他一起创办公司的元老,还好说一些。其他后进的,当然就更多还是认王景峰这个总经理了。

    “咳,之前呢,请大家吃了顿好的,800块的标准,你们出去打听打听,江湖上都没有第二家,满京城的,几十上百家的公司,这么大手笔,这么豪气的,只有我们敦煌啊。所以啊,大家都赶紧卖力干活,努力奋斗,为公司,为自己,主要还是为公司,不断地做出新成果来。大家说,好!不!好?”

    一片淡漠。

    林青扑在祁卉身上,都快笑晕过去了。

    “你走吧,走吧,”祁卉上去把林海文拖走:“大家都辛苦了,赶紧回去工作吧。”

    “我这是牺牲小我,成全你的伟光正形象啊,祁卉同志,回去给我点报酬吧,”林海文跟祁卉咬耳朵:“洗完澡,我给你画一个……”

    祁卉给了他一串白眼。

    离中午放饭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林海文准备陪祁卉吃过饭再回去,所以就待在董事长办公室里头。办公室现在很大了,把原来林海文的画室给并进来之后,才看的出来气派。

    林海文没什么事情干,就盯着来汇报工作的人。

    直勾勾的。

    “你,痒么?”祁卉看站在办公桌牵头的公关新闻部这位副经理,总是扭一下扭一下的。

    “咳,没有,没有。”她怎么好说老板在后面那样那样地看着她,她BRA的系带都发热了:“昨天有人拍到李桐跟蒋云彻的照片,刚刚有新闻出来了。”

    “什么时候的照片?”

    “就昨天庆功会出来,名扬他们也在边上,结果碰到了,李桐的经纪人说是那边打招呼,就说了一句。不过从这个角度看,感觉不太寻常。”

    “你是说拍照的人是名扬安排的?”

    “有可能。”

    副经理点点头,把圈里的一些潜规则跟祁卉说说,男炒女,女炒男,互相炒,一起炒,分门别类的。祁卉现在学习的机会很多了,每件事背后都有大把的东西要学。

    “啥子?算计我们的人?”她们俩后边,林海文站起走过来:“名扬几个胆儿?看我怼死他。”

    “……”副经理突然觉得,其实祁卉也没有必要学什么圈内潜规则了,毕竟,他们还有这么一个幕后老板呢。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