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3章 带口音的咬牙声

    什么仇?什么恨?

    蒋云彻哪怕也不是个城府特别浅薄的人,但是听到林海文这一句,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吐得死去活来的死鱼眼,看过来的眼神,简直带着刺儿。

    吴总和凌纪,同样也是心里一紧。

    林海文心里却是冷笑,说起来蒋云彻这个人,跟他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仇和恨,他会下手,一则是看不惯娱乐圈里头这帮小鲜肉的歪风邪气,既然是看不惯,那就出头呗,来到这个世界,林海文得到的最大的一点好处,就是在很多时候,心里怎么想,手上就怎么做,嘴上就怎么说。

    在原先那个世界,可万万是做不到的。

    当然也还有第二点原因,自从祁卉上任,他在黑龙潭画室一心画画之后,很多人对敦煌的想法也多了起来,觉得这个敦煌,终于要从林海文手里那种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的状态,回归到一个正常的影视公司了——一个守规矩,懂规则的公司。这一次名扬敢不跟这边协商,就拿蒋云彻和李桐出来炒作,就是这些想法的表现了。林海文动动手,也是告诉那些人,敦煌还是那个敦煌,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不讲道理,还要属敦煌。

    最后还有一个原因,自然是敦煌要开辟新战场了。

    从依文影视的《活色生香》开始,林海文也终于要把那些什么《锦绣缘》《天天有喜》之类的高收视低口碑的作品推出来了。也实在是好戏难得,而且敦煌要维持这么不讲理的状态,也必须有足够的自创剧本比例——不管是公司还是人,有求于外面,就只好膝盖软一点了。又想要硬邦邦的不后退,又想要从外面拿好处,林海文他爸是林作栋,又不是李刚。

    这么跟名扬闹一次,敦煌介入这块领域,就有点顺理成章啦。不然的话,恐怕外头那些一块块地盘被吃掉的公司,也不是真的就都是老实人。

    都是他善良了!

    他已经有一段没有兑换过了,出现在10万档的那把血杀飞刀他也没下手——这东西涨价忒快,不过也确实是如此,这种逆天的东西,不贵是不可能的。恶人谷也始终在调整当中,除了那种大规模的升级,比如物品估价、兑换品刷新模式,都在缓慢改变。

    再比如那个任务系统,林海文一直没有接过,最近任务刷新几乎都停了。他也比较担心,恶人谷会不会弄出强制性任务出来——要不然,还是接几个?

    摇摇头,先把这些事情放下。眼前这三个人,脸上表情非常之精彩。

    凌纪拿蒋云彻的面子和尊严来逼林海文,说什么林海文不原谅,就让蒋云彻一直喝,这就比较可笑了。

    喝死了跟他有什么关系?

    平生就是不爱被逼迫啊他。

    “怎么?云彻不喝了?”林海文也不再继续说打包的事情,继续笑眯眯地问蒋云彻,还看看凌纪。眼里的意思,当然是我还没原谅他呢,他怎么就不喝了?是不是你的话没个鸟用啊?

    可能是林海文的眼技太强,凌纪摆明从里头看清楚了这些意思。

    跟很多林海文的对头一样,他也觉得自己眉心马上就要有东西要出窍了——说不定就是练成了一个金丹要升天了呢。

    凌纪虽然是富二代,但还真不敢说让蒋云彻这么喝到死,毕竟凌家不是什么权贵之家,充其量只是商贾富豪而已,在娱乐圈也不是一手遮天的存在。蒋云彻固然现在是没有什么可靠的退路,但逼急了兔子都能上乌龟,更别说蒋云彻了,他要真是自降身价,禾田那些大公司,肯定也是愿意收下的。

    到那个时候,他来这一趟,岂不是个笑话了?

    “林董看来是气没消成,行啊,我让云彻回去再反省反省。”凌纪嘴巴里头,“反省”这两个字,可算是咬牙切齿的了。

    “唔,”林海文看着还有点意兴阑珊呢,“那行吧。”

    虽然肚子里都是气体,而且还是没法从后门走,只能从前门走的那种。但凌纪毕竟是凌家大公子,在商海里也打拼了很多年,明白这个什么是轻重缓急。

    当下就把名扬打算用点别的事情,把蒋云彻的事情给遮掩过去,希望林海文跟敦煌,能够不要从中作梗。

    “我对名扬有一个条件。”

    “林董尽管说。”

    “《甄嬛传》上档的时候,哦,就是敦煌下面那部重点项目。那会儿,我想要请名扬和天韵的好朋友们,帮着一起在微博上宣传宣传。”林海文一脸的“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吴总后槽牙都要咬裂了,这种事情,林海文不可能狮子太开口,互相宣传一下作品,也算是题中应有之意。但想不到,他居然是说那部古装剧——白玉兰那个晚上的事情,对他来说,可也是不能忘记的羞耻啊。

    凌纪却很快答应下来了。

    “痛快,还有一个——”

    “林董,不如先说一下,您到底有多少个条件?”吴总脸一黑,没忍住。

    “一个呀。”

    “那后面你说的这是?”

    “哦,这不是个正式的条件呀,这就是附带的,吴总去超市么?就是买方便面,五包一袋的那种,有时候不是会配一个塑料碗么?还有酸奶,有时候会送个烟灰缸。哦对了,方便面有时候还会送火腿肠的,还怪划算的咧。”

    咯吱咯吱——这是咬牙的声音。

    “林董说吧。”凌纪压着声音,他觉得如果不卖力压一压,他可能会吼出来:一招饮酒醉啊,你个羊杂碎啊……

    林海文的表情却是整了起来:“天韵从敦煌挖走的那个,曲仲啊,我是说,要么雪藏,要么解约。”

    ……

    林海文吃饱喝足了,拿着董云海送来的一瓶意大利红酒,牌子都看不出名气来,他狐疑地看看董云海,还是决定先拿回去让懂得人给看看,要是不怎么值钱,再回来找董云海换一瓶——董云海要是知道他怎么想,估计要气死。

    这瓶酒拿出去拍卖,两万块美金是要的。

    “那就谢谢董总了。”

    “不用,欢迎林董有空能够常来啊。”

    “得了,看你这口不对心的样子,我知道的,万世居是会员制的,我来两趟了,也没见你说给我送张会员卡的,还假惺惺地邀请我再来,我来了也进不来,总不能在森林公园里头自己搭个烧烤架吧?那也太跌份了,我可不干。”林海文一指头给他戳过去。

    “……”董云海混了这么多年,真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不要脸的人,而且偏偏还惹不起:“呵呵呵,都是我忘记这回事了,请林先生稍微等等,我让下面人给您制一张,就是时间有点久。”

    “这样啊?太晚了今天。”

    可不是么?凌纪约的就晚,吃了一顿之后,这都快10点了,虽然祁卉不可能给他设置什么门禁,但大晚上对着董云海这个老菜帮子,他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要不,下回林先生光临的时候——?”

    “不必,这样吧,明天要是你的人抽不开空,我就让我的人来拿一下,成吧?”

    咯吱咯吱——这是董云海的咬牙声,跟吴总带着京片儿的味儿不一样,它带着董云海老家天南的味儿。

    董云海就想要点头,要是一般时候一般人,他无论如何都会妥妥帖帖地送上门去的,但林海文这个家伙,他一点好处现在都不想要给他。

    不过没等他点头,林海文估计是看准了他的神色,立马加了一句:“哎呦,这两天我的人都有事儿,要不这样,董总这边要是实在没空,就给寄个同城快递吧。”

    同城快递……

    “……好。”

    董云海的万世居,拿同城快递寄了一个会员卡出去——这脸他还真是丢不起。而且那些个有万世居会员卡,恐怕听到这个消息,也会百味杂陈吧?

    “那就多谢董总了,”林海文晃了晃手里的红酒:“今天我就先走一步。”

    “慢走!”

    “呦,董总的声音听着有点虚,是不是太劳累了?得注意身体啊,我最近年纪渐大,觉得这里那里都不舒服,董总也是要注意点的。”林海文好心提醒了一句,就钻进傅成的车里,走了。

    董云海站在原地,非常客气地目送他的车离开——一直到离开了10分钟后,都还没动。

    啊啊啊啊啊!

    林海文是先走一步的,凌纪和吴总不想要跟他一起走,索性就等他先走。这一等就等了小半个小时,董云海过来的时候,桌子上的菜已经是一点儿热气儿都没有了,看着这些凉冰冰的菜,就像是他们的心啊。

    “人走了?”

    “走了,”董总还没缓过来:“凌少,以后请这位大神,还请不要带到我万世居来了,我真怕有一点会被气死。”

    看着他一脸黑炭的样子,凌纪不知怎么滴,突然觉得开心了些。

    有人一起倒霉,总归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这个道理是没错的。

    第二天杨逸的恋情爆出来之后,林海文这头果然没有说什么,决定舆论的,大部分时候并不是网民,而是这些站在背后的人。名扬花了大力气把事情给遮盖下去,自然还是让他们得逞了,很多人都不免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送了哪一口,是蒋云彻逃出生天,还是林海文手下留情。

    后面的因素可能更多一点,毕竟那条八万多评论的八卦求证微博,林海文是一条都没回复呢——但是他置顶了。

    “哈哈哈哈,我这就是告诉他们,都给我当心一点!”

    林海文对自己这一手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这得多牛逼,多有才,有了不起,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来——达摩克里斯之剑啊。

    祁卉一撇嘴,卞婉柔轻笑。

    “我跟你们说,娱乐圈的风气,现在简直是为之一清,国家必须得给我颁发一个精神文明建设奖才对。娱乐圈可不是就这么几个人啊,还影响了千千万万的少年少女,那是什么,那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早上和谐时间的太阳啊。简直是功在千秋啊。”

    “和谐时间?”

    “嗯……你不懂的。”

    祁卉摇摇头,看了一眼会议室的时间。

    林海文今天过来参加晨会,才结束。就到了跟蓝调酒吧那个谭如约好的时间了,索性他们就没回办公室,等卞婉柔、林青过来,就准备跟谭如聊聊。

    林青从林海文的态度里,还是发现他很重视这位的,心里也是提起来。

    难道又是一个婉柔?

    她也很期待,其实之前,她跟卞婉柔也讨论过那个谭如,但是林青其实不太看好的,这么多年来,林海文点中的人,未必就是大家都看好的。除了卞婉柔自己是天分卓绝,万真真已经是功成名就,不管是天马传奇还是周紫,都不是那种灵光透顶的人。

    所以哪怕卞婉柔说谭如再好,林青也不看好她能够进到敦煌来,可没想到,林海文亲自去看了一回之后,还真就同意了。

    奇了。

    “是9点30了吧?”祁卉有点不确定。

    林青看了眼手机时间:“32了。”

    “之前约的不是30么?在瓦面等啊?”祁卉往外头看了看,喊综合部部长:“牛姐,牛姐,看看谭小姐来了么?”

    “没有啊还,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好。”祁卉瞥了一下林海文,不知道他对这个不守时的怎么看。不过林海文并没有说什么,似乎是不在意的。

    看来这个谭如,还真是挺在林海文心上的,祁卉的好奇心又重了几分。

    对于不守时这个事情,林海文其实是不太能够忍受的,一个人如果连守时都做不到,那确实让人怀疑他能做到什么。但歌手这个行当,尤其是他要把谭如对标的那位天后,是个很有性格的人,他也愿意稍微容忍一点。

    但还真不是容忍一点的问题。

    牛云霞的电话打过来,那边居然还没醒——昨天表演到凌晨两点。

    直到这边吃午饭,谭如居然都没有赶到敦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