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3章 不帮不是华国人

    凌鸣还沉浸在钧瓷之美里头,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他能够抛弃走马遛狗换网红的低级趣味,转而追求制陶技术,说明他对这个东西绝壁是真爱。钧瓷在他手里浴火而生之后,那点真爱已经彻底蜕变成为了痴恋——跟电车上那些扶桑国大叔差不多了。

    林海文看着他脸上没有消退的迷醉深情,咽了口口水。

    这可咋办呐。

    要不还是把人家漂亮的小闺女还回去吧,他自己可以再去兑换一个啊,虽然可能没那么逼真——林海文一抖脑袋,呸呸两口,把这个走偏的“禽兽”想法丢出去。他的意思是,虽然钧窑是宋代五大官窑之首,但其它四个也还是不错,而且青花玲珑瓷,粉彩瓷这些历代名瓷也都不是凡品,弄一个来命名为“林海文瓷”也行啊。

    遗憾地咂了一下嘴。

    “哎,发什么呆啊,你刚说什么新闻报纸的?”凌鸣在林海文脑内风暴的时候,算是缓过来一点了。

    “咳,报纸?报什么纸?”他拍了拍凌鸣的肩膀,因为做了个不爽的决定,手底下就有点重,把凌鸣拍的龇牙咧嘴的:“你先想想怎么个展法,我跟华美的江涛联系一下,估计最晚明天一大早就得布置了,不然就三天也来不及。”

    一个艺术展,三天准备,如果不是江涛跟林海文哥两好,得有人说他失心疯了。

    即便是这样,他从凌鸣这里走回黑龙潭画室,跟江涛再联系的时候,江涛一个实打实的五十多岁的中老年艺术家,愣是被他弄得天北方言都出来了。

    嫩波棱盖儿瓦塔啦!

    林海文本来是听不懂的,但是恶人谷的翻译系统特别的贴心啊。

    连方言现在都能实时翻译了。

    “你脑子坏掉了?”

    林海文翻一白眼:“我跟你说江大院长,你是不在现场,那个什么鸣清骨瓷的小鬼子,指着我鼻子说咱们坏话呀,说什么瓷器上,咱们打马都比不上他们,他们是现在,是未来,是希望,是早上刚起床的太阳,咱们那就是过去,是历史,是掉进山沟昏迷过去的夕阳。你说能忍么?忍了我还是华国人么?”

    “那三天也太急了,一个展怎么也布不起来啊。”

    “不急,你根本不理解我胸中澎湃的怒火,我恨不得当时就把钧瓷,哦,凌瓷砸他脑袋上,让他开个花看看谁美。可是我还记得啊,咱们泱泱大国,不能够跟他一般见识,必须的有礼有节是不是?这才勉为其难定了个三天,就这三天,我都觉得要被怒火烧掉我十年寿命了,这要是搞一个星期,我说不定就当场烧死在那儿了。江大院长,这事儿你一定得帮我弄成,不然我丢人还是小事——不对,我就不能丢人,我也不会丢人!个小鬼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我林王爷有几只眼。”

    “……那您几只眼啊?”

    “甭管这个,您要是不帮我,你就不是华国人!”

    江涛在电话那头都快昏古气了:“得了,你也别神经了,今晚上你就过来吧,我找人加班呗。”

    林海文其实也知道江涛肯定是会帮他的,不说这事儿已经过了明面,说不定微博上这会儿都已经有了视频,华美要是掉了链子,那也就不是小事情了。而且这对华美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京城作为天子脚下,高水平的博物馆、美术馆,那是多不胜数的,皇城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那都不说了,动物博物馆,自然博物馆,天文馆这些细分博物馆也很受欢迎很权威的。华国美术馆虽然也是国字头,但从藏品的时代和丰富程度来说,其实不是特别有竞争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国画上现代古代的就分不清,它也比不过皇城博物馆。油画、版画之类的领域,耳熟能详的都是西方的大师巨匠,梵高毕加索,莫奈高更,华美拢共也没有几幅他们的作品,自然也说不上有底气。除此之外,什么年画剪纸,木偶风筝之类的,都是小节,人家要看的,不如去民俗博物馆了。

    上一次借着林海文的《帝王出行图》风光一把,现在这幅画也成了华美的招牌,但古画展览一定是间歇的,展半年养三年,对华美游客量的刺激渐渐有些弱了。如果这一次再有林海文给它炒一下,知名度那就蹭蹭蹭,说不定能更上层楼了。

    而且江涛心里也有个想法,美术馆也有陶艺类藏品的,如果林海文这个所谓的凌瓷真有那么厉害,他也可以借此专门弄一个常设馆啊,说出去也是很好听的,有现代有传统,有艺术有话题。

    两厢一说定,各自都忙起来。

    江涛也去拉人加班,好歹人都是齐的,布展经验、道具什么也都一一俱全,也就是华美这种国字头的展览馆了,不然林海文还真就不一定办的妥。

    “咱们真给林大神办啊?”一个挺年轻的展览部的工作人员,兴致勃勃的。

    “怎么,小程你知道啊?”江涛有点好奇,传这么快。

    小程掏出手机,点了个小视频给江涛看:“馆长你自己看啊,网上吵翻天了都。林大神也太不讲究了,直接说人家日本展览商不要脸。”

    咱们泱泱大国……跟他一般见识……有礼有节……,林海文的话还在江涛的耳边响着呢。

    看到视频里头,林海文一脸“孽障给我滚远点”的神情,说着“偷听还说出来不要脸”的话,江涛心里想着,不管怎么说,这个关注度,绝对是低不了了。把手机还了回去,江涛摇摇头:“得了,先干着吧,四号厅是空着的吧……”

    晚上六点出头,林海文带着木谷和付健两个先到,他还喊了鹿丹泽跟王鹏来帮忙,等会就到。凌鸣自己稍后一步,他要带一套钧瓷过来,让江涛先看看。

    “麻烦大家了,办完了我请大家去百味楼搓一顿。”林海文跟华美的小程他们寒暄几句,就听到有人进来了。

    应该是凌鸣。

    果然是凌鸣!

    “林!海!文!”他举着个手机进来,那气势,跟拿着一道符要把林海文给镇死一样;“林瓷是什么东西?”

    “呵呵,呵呵,都给你说了,现在的新闻总是错字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