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9章 脑子,应该是不好

    “嗯,孙秘书稍等会啊,我看看里头有没有茶叶,我记得是有一点庆阳毛尖的,还有一点雀舌和银针,都是好茶叶的,几百块一两的,我找找,你坐会。”

    孙秘书对林海文转变的态度,有点惊喜,不过马上又为这点惊喜感到不开心——这不是林海文本来就该做的么。

    林海文拉着凌鸣,还特地喊了谭文宗:“谭老师,你懂茶叶,来帮我给孙秘书选个好点的。”

    谭文宗就跟着去了,留下一个孙秘书,背着手走走绕绕的,墙上这些画,他一个都不认识,不管是国外的拖尼特,还是国内的常硕。国内的画家,在世的,他就只认识个林海文了——这并不是说他喜欢林海文的风格什么的,他对画画这码事就不太懂,甚至也不知道林海文的画有多牛,了解的信息也有点落后,还是《燕名园小街》号称100万估价的时候。所以他前面说了句“几百万”,其实是想讽刺来着。

    这之前,他知道林海文的名字,完全是因为他喜欢看点婆媳剧,也喜欢听卞婉柔的歌。

    他来之前还考虑呢,如果气氛恰当,林海文摆正自己位置,好好奉承他,他就能顺势纡尊降贵地提个小要求,要张卞婉柔的签名CD,如果林海文再上道一点,安排卞婉柔跟他一起吃个饭,喝个小酒……孙秘书有点荡漾了。

    “画的还不错啊。”孙秘书看着这画,想到林海文说起拍出1500万的事情:“就吹吧,还1500万,值点钱估计是值点钱的,但也吹太大了。”

    里头,林海文把人带进去,看着谭文宗:“谭老师,这个孙秘书,不是个骗子吧?”

    “啊?怎么可能。”

    “那他是这里有点问题?”林海文郑重其事地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脑子。”

    “没有……听说过啊。”

    “那就奇了怪了,”林海文皱紧了眉头:“你听见没,他说的那些话。我都不太明白了。”

    谭文宗有点懂了,被林海文一串问的,搞得头脑不太清楚:“协会有些意见也很正常的,领导嘛,可以谈嘛,他不是说那个交易会也两可之间么,都可以谈啊,你可以跟他说嘛。我跟岑何春副会长说的时候,已经讲明白的,这个方案是你推出来的,而且也要依赖你来推动的,你可以发表意见啊,我是支持你的。”

    感情这也是个缺心眼啊!!

    孙秘书他一搭话,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人,身上有点职务,有点级别,又是领导秘书,在一亩三分地里头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坐井观天,以为自己非常了不得,手段很高。在外面人看来,那就是缺心眼。不过林海文没想到,谭文宗也是这么缺心眼——或者说是学究习气。

    林海文看看凌鸣,王鹏在一边上,突然笑了出来,然后可能觉得不太好,就拿手捂着,一副死相。

    “嗤,谭老师,你好像搞错了呀,我什么时候说过陶瓷工业协会可以改动我的方案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参与你跟协会的事儿了?我什么时候同意要去推动——哦,还要被允许去推动这个方案了?瞧瞧哎,那个孙秘书的派头,”林海文捏着嗓子:“到时候我们探讨一下,如果有必要可以让你加入组织人员里面嘛,要是没有必要,你也可以继续做工作,我们都不会排斥,只是需要做好沟通,得到我们认可~~,我的上帝啊,他这还不是脑子坏了?”

    抬手拦住要说话的谭文宗:“谭老师,咱们这个凌瓷工作室啊,有赖于你帮忙,所以呢,你之前说做点事情,我也不反对,甚至也想了个方案,但是后来你也知道了呀,我跟白明正闹翻了,你跟李牧宇先生觉得陶瓷工业协会更适合来组织,我也没意见嘛,所以我的角色,都到那时候为止了呀。您今天来找我,原本我是以为您是有什么需要来问问我的,我倒也不是不愿意替您出谋划策。但这都是看在您的面子上,讲句实在的,要是陶瓷工业协会的人来找我帮忙,他们会长不出面,我都不可能让他进门的!更别说外头那个副会长的秘书,我的天啊,这是个什么小喽喽啊!”

    谭文宗毕竟跟林海文认识不久,如果不是林海文对他有所图谋,两个人也就是一面之缘——老顾带他来看看凌瓷的展览,然后林海文招呼一下,后面也就没了。现在是凌瓷工作室需要有一个对工艺,对艺术陶瓷,对行业各方面比较熟悉的资深人士来协助,林海文才又是兑换出了一只泰窑瓷罐,又是起意做一个陶瓷公盘,才有后面这么一系列的事情。

    这也导致谭文宗对林海文并不熟悉。

    他就知道林海文是个天才作家、天才画家,开了家娱乐公司,收藏了一幅镇国之宝《帝王出行图》,烧出一种牛叉的新瓷器,然后就没有了。对他身上诸多头衔,比如全国作协的委员,美协的理事等等都不清楚,对敦煌娱乐的身家体量,在影视音乐圈的地位更是一无所知。然后文联、宣传口,文化部,对外交流、中河省、海城、京城这些单位里头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也是一无所知。

    在谭文宗的视野里头,文物口就是文物局,陶瓷口就是陶瓷工业协会,再往上一格的轻工会,既然他觉得公盘是个大事,自然得让大人物来做——他不了解的林海文,当然是算不上大人物。

    所以他才会带着一个小喽喽跑过来。

    从茶叶柜里头翻了翻,最里面有个茶叶袋子他拿出来摇了摇,还有点动静,就拿在了手上:“谭老师,我是以诚待你,话也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希望你也不要有芥蒂啊。工作室这边,还是希望跟你精诚合作的。”

    孙秘书在外头等了十来分钟,有点不耐烦都,心里想着这帮艺术家这是艹蛋了,怎么这么不通人情世故的啊,都不知道留个人在外面陪客人的,没规矩,不懂事。

    好不容易等着林海文出来了,孙秘书就想要皱着眉头说两句,不过还是相当“忍辱负重”地没说出口——他觉得自己真是非常的有城府有气量,一看就是飞黄腾达平步青云的料。

    “欣赏了一下林先生的作品,我虽然不是很懂,但看着确实很不错啊。”

    “哦?是么?”

    “我一直有让人给我画幅肖像的打算,原来一直也没看上合适的,今天倒是觉得林先生的作品很合我的口味啊。”孙秘书灵机一动了,要幅自己的肖像,也不会拿出去卖,就算真值点钱,应该也是没问题啊:“看来咱们还是有缘分的,岑会长那里,我倒是可以帮你说句话,加入公盘的组委会应该不是问题。”

    “你,额,是说,让我给你画一幅肖像,然后你在岑何春面前给我说话?”林海文不敢置信地确认了一遍,然后又回头看谭文宗,眼神里的意思,凌鸣、王鹏,还有谭文宗,全都看懂了。

    这人,真不是脑子有问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