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5章 狗和屎的相遇

    华国美术馆“盛世华瓷·千年回音——凌瓷大展”的观展人数正式突破15万人,也成为华美今年最受瞩目的展览之一,在全国众多现代艺术品展览场地,包括博物馆、美术馆,以及各大艺术空间,沙龙、画廊中,都是首屈一指的。

    国内的艺术类媒体、期刊,甚至通俗板块、社会板块的报章媒体,也都有进行报道。而国际上,对华国艺术较为关注的,比如欧洲的《亚洲艺术档案》,美国的《东亚艺术》,扶桑的《亚洲艺术赏》,都没有缺席,他们主要也是从林海文出发。

    比如《亚洲艺术档案》就以一个相当吸引眼球的标题进行报道:“油画到陶瓷,林海文的艺术万花筒;西方和东方:林海文的了两面艺术观。”

    文章中毫不吝惜篇幅地介绍了林海文在油画艺术上的成就,说他是“出身于华国,但却是在全球范围内最忠诚于古典精义的油画家”,然后报道了凌瓷的新闻,引用了两位专家的评价,一个是德国波恩大学的汉学家马库斯,另一个好巧不好,就是皇城博物馆的谭文宗。两人都对凌瓷的艺术价值给予了很高评价。

    在最后,《亚洲艺术档案》写道:“也许你无法在第二个人身上,感受到东西方如此冲突而又和谐的文化集于一身,发源于西方的油画,发源于华国的瓷器,最西方的古典艺术,最华国的古老陶瓷,它们重现于同一个艺术家之手,并展现出难以直视的璀璨光芒。当我们仔细思索之后,你可能能够发现这一现象之下的内在逻辑——林海文确实是一个追逐源流的人,如同拖尼特教授所说,一个源古典主义者,他无比崇尚时间和历史,他更愿意在一条自古至今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直至新的风景和天空出现。”

    相较于国内外传统媒体的关注。可能更引人注目的是另一个方面,#凌瓷#的热门话题在微博上的讨论量冲破一个亿,大幅度刷新了艺术类话题的讨论度。根据“微博收藏”的大数据统计结果,关注人群显示出两头大的格局,22岁以下的人群占总人数的28%,55岁以上人群也占有22%,两者相加,超过了50%,这个格局是相当少见。

    “这似乎表明,艺术性的话题如果希望唤醒年轻人的关注度,应当考虑到其它受到年轻人关注的元素。譬如凌瓷,林海文作为当前艺术领域最具关注度的艺术家,为它在年轻人领域获得成功贡献甚伟。其次,老年人群则显示出自己的明确倾向,这也为艺术机构提供了数据参考——在做相应推广的时候,这一人群应当成为明确的目标群体。”微博收藏在最后这么说。

    ……

    “你今天必须得答应我。”江涛也难得造访黑龙潭,他今天是为了让凌瓷在华美定期展览来的,此外,就是希望凌鸣为华美烧制几件凌瓷精品,华美准备收藏。前者不说,后者倒是相当大的一个荣誉。

    华美毕竟是国内顶尖的美术馆,现代艺术品能够被他们收藏,绝对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成绩——林海文有时候也需要调整自己的看法,今天的凌瓷可不是原来世界的钧瓷了。一个是宋代五大瓷之首,另一个就是刚烧出来的新品种。

    “江院,要不我看看凌鸣有没有空,让他现在过来一趟,你们自己商量嘛。”

    “找凌鸣?”

    “是啊,我又不会烧。”

    江涛就瞥了他一眼:“我发现你可真是够赚的,这瓷器也不是你烧出来的,也不叫双目林的林瓷,怎么就一天天的,都是你在报纸上,在电视上出风头。反倒是人家勤勤恳恳干活的凌鸣,不怎么出名呢?你不觉得亏心么?”

    “亏心?有啊。”林海文一点看不出亏心的样子:“不过我这人心大,亏点不算什么。”

    “……”江涛无语:“那展览的事,也没有问题吧?这对你们不是坏事啊,华美也不是一般二般的人都看得上的,你们每年能在华美办个展,宣传上也好听不少吧?不然你还能把展览弄到大都会,大英,还有什么卢浮宫、蓬皮杜去?又不是你的油画。”

    “不是这样的,”林海文皱皱眉,还是把实话跟他说了。

    主要还是陶瓷公盘的事情,如果要办的话,那当然把凌瓷精品放到华美去展览就不合适了,优先选项一定是公盘上了。但林海文确实还在犹豫,所以就没法给江涛一个确切的回复。

    “你真要办啊?”

    “哎,你都听说了?”

    江涛脸上有点好笑的意思:“听说的应该不只是我了,不少人可能都知道了。说是你有意借这个凌瓷的东风,弄一个仿古瓷的展,叫什么陶瓷公盘的,还要弄一堆拍卖会、交易会、评选会之类的,复杂的不得了。不过也有人说可能性不高,因为陶瓷协会那帮人不怎么热衷,说是没考虑这个,有几个大师瓷的名家,似乎也是这个意思。我还打算问问你呢,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想你应该没这个时间啊。你要画画,马上又要到天美去教书了,还得管理敦煌娱乐那么大个公司——当然了,现在有你的小女朋友帮忙。另外听说《古诗观止》那头约稿都快约出火星子了,你的事儿是真多,又要开启新战场啊?”

    “人在江湖嘛。”

    “身不由己?”

    “不是,人在江湖,不做事的,岂不就是死人么。”

    “……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是不懂,我身上这点工作,就让我连安静下来画几幅画的时间都没了。”

    林海文有了点兴致:“我还没去关注呢,就是凌鸣,还有谭文宗老师,你知道的吧?他们最近在了解这个东西。你说陶瓷协会和几个大师瓷名家都表态了?”

    岑何春撒手了?

    “嗯,怎么?凌鸣他们还没去沟通?”

    “沟通了呀,不过谈崩了,我去谈的,把他们陶协的一个副会长当羊肉给涮了一遍。”林海文乐呵呵的。

    江涛嘴角抽了抽,跟看神经病似的看林海文:“那你还用去了解么?人家会是什么态度你不知道?”

    “你说说。”

    “我了解的不多,据说就是陶协的一位领导说现在展览安排已经比较充分了,没必要出新的。然后好像瓷都那头的几个人,也说没兴趣参与什么陶瓷公盘,说是要发扬工匠精神,做好东西才是正道,弄些七七八八的没什么意义。哦,白明正,你认识吧?瓷都那边的一个头头,这话好像是他说的。”

    “不错啊。”

    “怎么了?”

    “鸡零狗碎的都跑到一块去了。”林海文对狗和屎的相遇,报以“邪魅”一笑:“得,不说他们了,不管办不办这个公盘,跟华美都可以合作的,不办的话那好说,就按您说的做。要是真办,最后我们评选出来的精品,也可以放在华美做个展嘛,都可以。”

    “那敢情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