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3章 夹起来

    那倒也未必。

    李牧宇看着林海文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上,露出的是毫无疑问的轻蔑,两厢对比,更是显出突兀的感觉。白明正在他眼里,或许是一座山,一株盘根错节的黑山老妖,但在强龙林海文看来,可能无非就是一条小四脚蛇而已。

    “你要……呃,怎么做呢?”李牧宇有点舌头打结。

    林海文倒是目带真诚:“当然是走正规渠道,扫清寰宇,荡涤乾坤,还瓷都一个朗朗晴天!不叫一片阴翳,遮住千年瓷度的荣耀和光华了!”

    理直气壮脸。

    凌鸣就看着李牧宇的脸皮,嗖嗖嗖地连着抽动,可能还有点牙疼。

    “呵呵,这样啊。”

    林海文确实是这么计划的,他作为强龙,当然要走上层路线了,瓷都大师瓷协会的主管部门是陶瓷行业协会,再上面是轻工联合会,再上面是国家资产管理委员会,再上面是政务院,再上面是……马老和恩老?

    总之,他可以一起上。

    李牧宇将人从厂里送出去的时候,听到消息赶过来的白明正,把他们给堵在了半路上。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报复了之后不告诉被报复的人,那也是没有趣味的。白明正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此外呢,白明正也是来给林海文一个机会的。虽然林海文那么深深地伤害了他,那么不留情面地侮辱了他,那么不屑一顾地轻视了他,但是,他,白明正,还是愿意给林海文一个机会的,他就是这么伟大,就是这么宽容,就是这么高格调,高层次,高水准。

    什么机会?一个跟他白明正和解的机会啊。

    说破了,就是白明正了解林海文为人和能量,他虽然要报一箭之手来找回面子,但也不愿意跟林海文真就结了死仇,不死不休的话——谁死谁活,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所以才赶死赶活地跑过来堵人——原本他认为林海文会主动找上他的。

    不过听说林海文上门找了李牧宇,他就不太坐得住了。李牧宇是整个瓷都里头,最不卖他面子,而且他又动不得的人。李牧光是瓷都实打实的本土派啊,一步一步从办事员上来的,开始的时候,反倒是李牧宇给李牧光的帮助更多一点,他出名早啊,可以帮李牧光介绍人脉。后来李牧光爬上来之后,就成了瓷都的一颗根深叶茂的大树,反过来可以庇护李牧宇了——也让他在白明正几乎一手遮天的瓷都大师瓷领域,得以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独善其身。

    所以要是李牧宇插手帮忙,白明正的算盘子至少有一半打不响了。

    跟着白明正一起来的,还有张成章,另外还有一个三十多的人,林海文注意到李牧宇看他的眼神不太好。

    “林先生驾凌瓷都,怎么都不通知一下鄙人么?”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还鄙人呢。

    “白会长这话说的,我来之前,也不知道瓷都还有个民间皇帝啊,要不然,一定不会忘了去上供的。”林海文笑眯眯站住,一转目光看向张成章:“这位张老板,前几天我们还碰上面了,他眼神看着不如今天亮堂,也没提点我一句,不太够意思,呵呵。”

    民间皇帝?这可不是五十年前了,如今还有什么民间皇帝能活着的。

    白明正心尖一抽。

    “不知道林先生到瓷都有何贵干啊?若有鄙人能搭把手的,尽量开口。”

    林海文没说话,看了看李牧宇,然后余光欣赏了一下白明正紧起来的脸皮,才愉快地开口了:“瓷都的事情,居然还有白会长不知道的?哎呦,真是,啧啧啧,想不到。”

    白明正刚来那会心里的愉快感,已经消失的点滴不剩了,林海文这幅闲适样子,宛如看斗兽场里激烈厮杀的贵族,不管那雄狮猛虎多么狰狞,不管那场面多么血腥激烈,一丝一毫也不会溅到他身上——而这种角色,以往在瓷都,都是白明正来扮演的。

    “呵呵呵,听说林先生想要在这边买个厂子,不太顺利?我倒是比较熟悉,不如给林先生介绍几家?”白明正觉得自己在林海文身上,算是花费一生最大的忍耐力了。黑龙潭一次,媒体发言一次,现在一次,他简直太能忍了——了不起!

    不过林海文没打算接纳他的宽容。

    既然白明正要装,他就陪他装呗,露出一个惊讶神色:“这是从哪里来的消息?不存在的啊,我这次到瓷都,就是看看拜访几位前辈,看看瓷都市场上的情况,毕竟我那个陶瓷公盘的构想,你也是知道的。我总要看看,这里的大师们到底够不够资格上我的公盘啊,不然邀请函发出来,东西一展出,粗制滥造的,我也丢不起这个人啊。比如我听说过张英成老先生诚隆瓷厂的威名,这次来一看,就很名不副实呀,艺术上也好,工艺上也好,跟大师两个字,都靠不上边啊。”

    张英成,就是张老七,就是张成章的老子。

    “你——”

    “行了!”白明正喝止了张成章,冷脸看了林海文一会儿:“既然这样,那白某就不多打扰了。”

    他不是傻的,林海文不打算跟他来什么和解的意思,很明显了。

    ……

    走出李牧宇的厂子,那个三十多的男人,低声问白明正:“叔,要不要给他点教训?”

    “就是,什么玩意!”张成章气哼哼。

    白明正看他们俩跟看傻逼似的:“那人是林海文,知道不知道?林海文!!他在瓷都出事,你以为谁能跑得掉?别一天一天的就知道拿胯下二两肉想事情,长点脑子,行不行?”

    两人不敢说话,心里难免嘟囔:你倒是那二两肉都缩起来夹住,装起受气小媳妇了,可人家不也没甩你么?

    不过看着白明正难看的脸色,这句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林海文他们站在门口,看他们的车开走,李牧宇突然开了口:“那个男的,叫白辉,是白明正的侄子,当初童思生脑溢血的时候,据传啊,他就在现场。”

    “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