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2章 小表弟的伤心日

    鹤城和很多华国的老城一样,历史悠久,发展落后,鹿舅舅给林海文他们定的酒店,叫鹤城酒店——看这个名字,就知道一定是鹤城最典型的高级酒店了。

    但条件上实在不怎么样。

    凌鸣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已经多少年没有住过这种条件的屋子了。

    “啧啧,咦,这个黄斑,”凌鸣指着床单上一块黄乎乎的东西,立刻想到了好些可能性,各种画面感扑面而来,比如那啥歪了,落在了床单上?或者什么漏了,淌在了床单上,或者是更激烈的某些玩儿法,比如喷了什么的——他越想越觉得燥热。

    “低俗。”

    “……什么东西,我是说不卫生,你想哪儿去了。”

    “你说说你好歹是个大师级的人物,能不能有点格调啊,好歹你也肖想点锥子脸啊什么的。”林海文不会信他,这个老光棍,平时怎么解决个人问题的,他并不知道,但显然凌鸣不用为这个担心。所以对于凌鸣居然在这种黄斑也能发散,他必须进行一下批判。

    丢人。

    林海文打电话让服务人员来换床单,对方倒是配合,拿了新床单来换上,顺带着连毛巾浴巾,一次性拖鞋都给换了,看着就比原来的新多了。

    “这生意做的。”凌鸣也是佩服。

    客人要是介意的,他们就给换好的,人家还得承他情,要是不介意的,那就更美妙了,能少好些日用品耗损,算盘子打得太响了。

    “小家子气。”

    “人家一个五六线城市的小酒店,难道还要讲国际连锁的气度?那不赔死了?”

    道理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你干嘛非跟我住一个房间啊?你不想让鹿舅舅费钱,你自己开个房间不行么?你要是晚上怕怕的,就去找傅成嘛。他那个体格,什么需求都能满足你。”

    “滚蛋。”

    凌鸣他是想找林海文说说瓷都和公盘的事情,明天吃过午饭的酒宴,他们下午就走,晚上能到瓷都,第二天就要跟那帮老家伙开会,原来有一天空余的时间,因为这边临时的事情就没了,他才想着趁晚上有空,跟林海文再合计合计。

    不过林海文心中有成算,跟他也没什么可合计的,只等后天看刘川和舒博海那帮人的态度吧。

    ……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一个小伙子带着车来接他们,他们的车被鹿丹泽开走了。

    “鹿丹泽呢?他今天有任务啊?”

    “表哥今天是伴郎呀,”小伙子是鹿丹泽小舅的儿子。

    饭店比林海文他们住的酒店看着还要高级一点,比较新特别是。小表弟还在念书,可能面对京城来的客人也不想丢份,给他们介绍呢:“晶华饭店是我们鹤城最高级的饭店了,一桌2888呢,大伯家办了40桌。”

    林海文跟凌鸣就笑眯眯,听他介绍,这个饭店开业的时候放的炮仗有多少,花篮儿有多少,横幅有多少——提到横幅的时候,林海文没忍住笑出声。当初梁雪的绝味黄焖鸡开第一家店,就在临川一中边上的泰山路,林海文给她出主意,挂了一堆不存在的各种协会的祝贺横幅。

    “你笑什么呀,真的啊,好多呢,两边都挂满了。挂了好几个月才撤了,不信你问别人嘛。”

    “信啊,哎,你今年念高中了?”

    “高三啊。”

    “高三还没上课啊?”

    “上了呀,今天请假了嘛,”小表弟显然不太乐意谈这个。

    凌鸣看出来了,林海文更看出来了,或者说,他不是看出来的,他是被恶人谷的消息提醒的。

    恶人值+20点,来自鹤城秦诚。

    至于么,这都开始给他贡献恶人值了,这是得多痛恨高三啊。

    “成绩怎么样啊?一看你就挺聪明的。”凌鸣这个人太坏,故意的。开车的司机都没忍住笑,秦诚脸色都耷拉下来,都不乐意理他们了。

    “他大概750分,能考个300不到吧。”司机爆了实锤。

    好大一个学渣!

    “你高中都没上呢,还说我。”秦诚切了一声。

    “你上了还不如没上呢。再说了,你跟我比什么呀,我一个开破车的,你跟人家京城来的比一比呀。”司机倒是很稳,祸水东引玩的不错。

    “……他们肯定都是艺术生,估计也就是二三百分吧。”秦诚显然知道鹿丹泽是央美毕业,央美的文化分是400分,这个他是不晓得——一般的艺术学院,确实也就是二三百分的要求。秦诚说着都觉得自己有道理,转过来问林海文他们:“你们以前高考考了多少呀?”

    凌鸣根本没上过大学啊,他只拜过一些老师傅,这会儿就诚实地回答了:“我没参加高考,也没上过大学。”

    秦诚眼神立马亮了,哎呀,老铁啊,扎心了呀你,比我还菜呢。

    “我啊?”林海文犹豫了一下:“也就那样吧。”

    “什么叫那样啊,那样是哪儿样啊?大老爷们,利索点呗,考多少是多少啊。”秦诚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来的太值了,没想到啊,俩京城来的草包让他遇上了——回去他有话跟他爸妈说了:看看表哥那两个朋友,也人模狗样的,开个大奔驰,都没考上大学。所以说啊,念书是没有用的,分数是没有意义滴,以后他也会很有钱很有出息滴,现在,就请你们对我好一点吧。

    凌鸣憋着笑,看林海文使坏逗小朋友。

    林海文被秦诚催的似乎有点为难,勉强伸出一个手指来,晃了晃。

    “哈哈哈哈,100分?你就考了一百分?哈哈哈哈,就是放头猪去考场上,也不止100分吧?我从来没下过200的,哈哈哈,你怎么考的?”

    秦诚简直颠儿了。

    太爽了吧!

    林海文等他开心过,都快到晶华饭店的时候,才嗯的拖着声音说了:“我不是说分数哦。”

    “那是什么?”

    “名次呀!分数有什么意义呀?是吧?你要去清华京大,重要的是名次得在全省排到多少多少呀,是不是?”

    秦诚觉得挺有道理,这人考得不行,说话还成:“那你是第1……1万名?真的假的?”

    每个省都有好几十万考生,前一万名已经是一本以上了,这对学渣秦诚当然是不可接受。

    “我那年呀,考的还行吧,是我们河东省的第一名。你们叫什么来着的,状元?省状元是不是?呵呵呵呵,挺有意思。”

    恶人值+200,来自鹤城市秦诚。

    车子一到饭店,小表弟就不知所踪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