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5章 给不给面吧?

    这给了上头的岑何春,下头的刘川、舒博海动心的契机。

    跟林海文单刀直面,白明正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没有好下场。可要是林海文扶植的一个傀儡,刘川或者舒博海,那就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悸动了。白明正任职的这些年,向他们展示了这个职位的权力有多大,这是个无法不心动的地位。

    所以,在他们想来,他们弄掉了凌鸣,如果林海文真有推动什么公盘的心思,他们再配合就是了嘛——当然,前提是展品不能够局限于实用器型,那简直是要掀了他们的天下。

    斗争之后,不伤和气。

    这是华国颠扑不破的真理呀。

    林海文在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他们脸上颇有几分真心的笑容,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听凌会长说林先生今天会到场,我们可是意外的很。”舒博海一手海泉瓷,闻名海内外,此时也是风度翩翩大师模样。跟他对面神色古板的错胎瓷传人刘川,有挺大不同的。

    “倒也不该意外呀,”林海文扫了一眼这群人,有点腻味,也有点释然。

    他手握恶人谷,多年来用的不少,但都尽力求一个心安理得,或许有做得不够的地方,但至少说他心意是这样的。今次陶瓷公盘的事情,他也有所准备,只是到底要给这些人一个机会!

    但愿,他们不要送到刀刃上来。

    “之前我跟凌鸣、谭文宗老师,一起提到了陶瓷公盘的计划,本来应该是早就有行动了,只是前会长白明正的事情,拖延了公盘的筹备。凌鸣上任之后,也说了要尽力推动,只是他说,各位都有些谦虚,认为实用器型不太熟手,不敢应承。我就想来这里跟大家交流一下,各位都是大师,比凌鸣,还有我吧,都技术精湛,经验丰富,所以这个担心,实在是过分谦虚了。博海先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舒博海笑容有点撑不住。

    林海文话的内容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个语气吧——有点领导范儿。

    之前我有个计划……凌鸣说……下来跟大家交流一下……大家有点过分谦虚了……道理对不对?

    这简直就是领导下凡啊。

    “呵呵,凌鸣会长有些误会吧,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啊,只是确实多年不做。这个公盘的计划又是格外重要,称得上是我们陶瓷行当几十年来最有气象的提议。我们都是格外重视的,所以也就是希望多下功夫,不能糊弄了事。这才没有给凌鸣会长准话啊,不然做出不像样的东西,岂不是对公盘,对陶瓷的复兴、发展犯罪么?”

    “噢,原来不是不做,而是要时间好好做?”

    “就是这个意思嘛。”舒博海连连点头,其他人也都迎合他的说法。

    林海文了然微笑,转向刘川:“那刘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是啊,我做了十几年的观音像、弥勒像,你让我一下子转而做盆做碗,做缸做壶,我确实需要时间。”刘川看着就是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其实如果林先生肯放松一下展品的范围,事情就要好办一些了。”

    林海文注意到舒博海的表情顿了顿。

    显然两个人有点分歧——舒博海想要破掉实用器型的限制,也想要大师瓷协会会长的位置。刘川可能就是想要前者,而对会长这个位置不感兴趣。

    说起实用器型这个标准,林海文是不可能放松了的,他弄这个陶瓷公盘,就是为了让陶瓷重燃生命之火。那些瓷器的佛道造像、盆景什么什么的,都是国内的小盘盘,骨瓷本来就是做不了的,国外也是用不到的——谁见过耶稣像用瓷器做的?所以一旦放开,这个公盘的意义就寥寥无几,无非多一个分肉的刀板。

    他做来还干嘛?

    “林先生考虑的肯定也是有道理的,不然不会提出这么一条啊。”舒博海突然说了一句。

    刘川看了他一眼,没继续说。

    林海文站起身,在几张桌子边上转圈,跟好些人打打招呼,才回到位置上:“那各位的意思是,明年的春季公盘时间不够?那咱们就从秋季公盘开始,这样,想必时间一定是够的了?”

    没人说话。

    “博海先生?”

    “呵呵——”

    “刘先生?”

    “……”

    “各位都没个准话?”林海文扫视了一圈,全都是没脸没皮的笑。

    林海文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就扔在了桌子上,啪嗒一声,不少人都被惊的心脏一跳。舒博海更是脸皮都跟着动了动。

    要发飙?

    “各位,本来说我是个外行,也不是咱们协会会员,照理是不该说这么多。但陶瓷公盘的设计,不是一家一户的利益,为的是行业的荣誉,国家的声望,为的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这点薪火和心气儿。加上我跟凌鸣,胡打乱撞的,弄出个凌瓷,也算是让华国陶瓷,重新走进了老百姓的事业,成了个公共话题。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就是天时。而咱们瓷都,千年窑火不息,可谓举世独一,盛世凌瓷的生产基地定在瓷都,公盘也放在瓷都,这就是地利。所以说,天时已至,地利当前,只缺人和,什么是人和,我林海文是人和,凌鸣他是人和,各位瓷都的大师瓷传人,更是人和。

    说到底,缺的就是各位的一个点头了。我林海文今天,拉下面子来,还请大家为难一下,给我句准话。你们要时间,多少是够?”

    他这话说着,眼神也越来越锋利,几年时间累积下来的磅礴威势,这一刻都倾巢而出。

    舒博海也好,刘川也好,是真的能够感受到那股气的存在。

    让人都要喘不过气来。

    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动摇,但随即就坚定了下来。岑何春跟他们说的话还在耳边:“白明正立身不正,你们怕什么?林海文是厉害,但还能兴冤狱,弄法权?再说了,我们也还有安排,只管让他办不成事,至少让他知道,没有我们,他办不成这事情,也让他懂一懂这华国的道理!”

    会议厅,陷入死寂。

    林海文一片慷慨陈词,全都落到了空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