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4章 开大招!!

    “噗。”

    林海文关了工作手机,貌似失联,但人还在黑龙潭画室,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一口好茶差点喷出来,小黄被吓得扑棱飞的老高。

    “把我的字挂在公司大门上了?”

    “……挂在里面一点啦。”顾海燕作为宣传口的人,自然是消息灵通,不知道从天西省哪个内鬼那里听到了消息,当个笑话打给林海文听——幸好她有林海文的个人号码:“你这个事情,也太邪门了,他们怎么想的?你是不是动手脚了?”

    顾海燕也真是直接。

    “我怎么动手脚?我那天又没有跳大神,大家都看得到啊。”林海文挺无辜。

    “那他们怎么想到拿你的字,做那个。”

    “您这说的,什么做那个,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有什么特别嗜好呢。这个你要问他们呀,我怎么知道他们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难道觉得我一腔正气,功德无量,所以才拿我当什么神仙佛祖之类的?我就说嘛,我这种德艺双馨的人,不能跟他们扯上关系,估计要被拖累了。哎呀呀,我之前想要去要回那幅字的,结果他们愣是不愿意,原来是要拿我的字给他们挡灾,这也太过分了!顾部长,你帮我个忙啊,帮我要回来好不好啊?”林海文气的很啊。

    顾海燕当然是“应该配合你表演的我选择视而不见”:“这个,我不好插手的,再说了,不要搞封建迷信嘛。”

    “切,你还不是上赶着来问我封建迷信的事情?”

    顾海燕机智地换了话题:“海城卫视那边已经联系到你们天美的周主任了,他来执笔画《乾嘉十三绝》,你觉得怎么样?”

    “得了便宜还卖乖!海城不愧是海城啊,周主任无论如何都是最佳的选择之一了,也就是比我略逊一点点。”

    “……呵呵。”顾海燕继续机智地换话题:“你那个公盘到底怎么说啊?真有问题?我看那个报道说的挺有板有眼的。”

    林海文瞅了一眼边上的凌鸣,这位昨天晚上才回到京城,今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没什么大问题,什么事儿能难道我啊。”

    顾海燕已经不够机智了,她选择挂掉了电话。

    林海文往下扯了扯嘴角,无奈地摊了一下手,没有能让顾部长从他这里得到一份快乐心情,真是罪过。

    “你倒是赶紧给我说啊。”凌鸣见他挂了电话,迫不及待。过去一段时间,他在瓷都,算是顶着一个“傻子”头衔过来的,盛世凌瓷的规模,大概已经是所有瓷都艺术瓷工厂当中最大的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居然还没有往外卖一件东西,不停地往里头赔钱啊。瓷都那些人,各个都在看他笑话,说他是人傻钱多的白皮猪。在华国人被评价人傻钱多之前,白人在华国那也是人傻钱多过的。

    虽然林海文对此不屑一顾,说都是小生意,无所谓——但凌鸣总不能觉得自己的事业是无所谓的。

    终于焦灼地把事情都安排好,在谭文宗、李牧宇等人的协助下,总算是招到一批熟练工人,再招了一批学徒工。瓷土、釉料等等也都理顺了,把整个架子搭起来,把流程跑了起来——至于产能全面释放,那就先别谈了。

    他弄完这些,就第一时间跑回京城了。

    结果林海文正在跟《华南周刊》玩跳大神游戏,据说给人家招了一堆神神鬼鬼的东西去,人已经没法儿待了。

    “难道你要把他们都给咒了?然后就会照你说的办事?”凌鸣脑洞大爆发,他想到了阳江的赶尸术,还有西方的什么催眠法,林海文这么邪门,是不是也有这个本事啊。要是真的,那确实是不用担心了。

    林海文跟看傻子一样看他。

    凌鸣起毛了!

    在瓷都被当成傻子,在京城还要被当成傻子。

    “林海文!你快给我说!不然我就掐死你!掐死你!你信不信!”

    “急急如律令,把凌鸣变成猪!变!”林海文突然做出一个巴啦啦小魔仙的手势,把凌鸣吓得往后一蹦:“哈哈哈哈哈,就这点胆子,还掐死我。”

    凌鸣无力了,彻底无力了,摊在了沙发上,连小黄飞过来在他脸上踩来踩去都不挣扎了:“你只死鸟,你又不是猫,踩什么奶。”

    “鸟会踩屎!”

    “……”

    林海文看凌鸣实在是要疯掉了,不忍心自己少掉一个合作伙伴,也不忍心华国少掉一个陶瓷艺术天才,只好拿下巴示意了一下茶几下面的两个文件袋。

    “海泉瓷烧造工艺”

    “错胎瓷烧造工艺”

    “川白窑稍早工艺”

    ……

    “越窑青瓷烧造工艺”

    “龙泉窑烧造工艺”

    “汝瓷烧造工艺”

    “定窑烧造工艺”

    “官窑烧造工艺”

    “哥窑烧造工艺”

    足足十四份古瓷烧造工艺,其中本世界中有的一共8份,几乎包揽了除去青城窑、阳江瓷之外的当代仿古名窑。剩下六份,则是林海文原世界的绝世名瓷——宋代五大名窑中除了已经出世的钧窑之外的其它四种,还有越窑青瓷和龙泉窑两种名品,堪称是把原世界祖国千年陶瓷史的精粹之七八,林海文花了几乎所有积攒的恶人值,这下是一并给拿出来了。

    要出手,那就来个大的。

    一个凌瓷,一个钧窑,就让这华国陶瓷界天翻地覆了,如果再加码四重呢?林海文也是格外好奇啊。

    凌鸣哗啦呼啦地翻动这些文稿,各种工序、配方……他时不时抬头看林海文的眼神,也越来越为惊悚,简直比开始听到《华南周刊》闹鬼的时候,还要更加惊悚十分。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这些烧造工艺绝非是什么地摊货——如果都是凌瓷那个级别的话……凌鸣被自己的想象吓坏了。

    “林海文,你,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是不是挖了一个大宝藏啊?”

    《帝王出行图》、教授田黄印母、泰窑大瓷罐……那只精的跟鬼一样的黄毛鹦鹉。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就不打算瞒你了。”林海文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奇人,他自称南海——”

    “我去你neinei的。”

    你已加入林海文南海套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