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5章 离骚问世

    “我这会儿跟你通电话,台里要是知道,得说我里通外敌了。”刘付培开玩笑。

    林海文给他支招啊:“你可以说是来我这里探听消息的。”

    “那你有什么消息给我?我好交差啊。”

    “……没有。”林海文真想了想,今年好像还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今年真的关心的不多,卢锐人家早就自成一家了,我也不好多插手。得了,我不打扰你过年了,就是好奇问问,怎么这么巧。要是你们台里安排的,那就太过了,大年初一的,也不考虑人家的忌讳。”

    “没有,这种事哪里瞒得住,要是传出去,台里还要不要脸的?”刘付培顿了顿,还是没忍住说八卦的冲动:“我听说啊,好像是台里想让他明年继续当这个总导演,老田呢觉得压力太大,可能回去想来想去,思想包袱太重,就一下子厥了过去。”

    得,吓得啊!

    “这么厉害的?不就是当个总导演么?”

    刘付培给气的眼睛泛白:“你别说风凉话了,要不是你,人家压力也不至于这么大,我跟你说,别的小道消息不能确定,但你们今天晚上的晚会,肯定逃不开关系。”

    林海文啧啧两声,说了两句闲话就给挂了。

    他从网上看的评论,虽然也不乏说:

    “玩苦肉计啊?”

    “这么一台烂晚会还搞得精疲力尽,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做不了就不要勉强,反正勉强也做不好。”

    但大部分还是相当友善的,整个评论风向都有所转变,让林海文也是看的啧啧称奇:

    “有些人说的太过分了,央视春晚的总导演能决定一切么?再说了,央视春晚要是搞一堆小鲜肉小花旦,偶像明星上去群魔乱舞,那还叫央视春晚么?你要是愿意,你完全可以去看地方台的晚会。”

    “就是,几个月下来,这么大压力,能不出点问题么?”

    “田导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医院了,之前也去过好几次的,这工作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田导其实也不愿意做,上面压下来也没办法,他就快退休了,不然何苦来受这个罪。”有央视内部的知情人士来发言了,为田路泽收拢不少同情心。

    这个局面回馈到央视领导那边。

    “我看……明年还是要让老田再辛苦一下。”

    还躺在医院的老田,如果知道,恐怕会重新厥过去。

    ……

    海城卫视主办的第二届八省二市春晚,在大年初一晚上八点,准时开幕。

    瞬时收视率,海城卫视高达6个百分点,中河卫视也高达4个点——这就可以看出中河台作为第一届举办台的优势所在了。中河台的刘台长,那也是开心的不得了,给老台长顾海燕打电话报喜,顾海燕就给林海文打电话报喜,林海文就给——祁卉,还有家里四个人大人报喜。

    “总收视率现在已经十几个点了。”

    海城、中河、阳江、天南等十个台加一块,总收视率理所当然已经超过10个点。

    “十个台要是还不能超过10个点,那还办什么?不如拆伙好了。”梁雪嗑着瓜子。

    “我说老妈,你有没有打算去演小品什么的?我给你写本子啊,给你完美塑造一个毒舌老太的形象,保证一炮而红,从此金山银海地进账。”林海文看她这样,忒适合蔡大姐的风格了。

    回答他的是一颗瓜子壳。

    《丝路飞雨》舞蹈开演的时候,收视率迎来开播高峰,十台联合收视达到17点左右。

    这支脱胎于《千手观音》和《飞天》的舞蹈,由残艺团和敦煌旗下的舞蹈表演人员共同演出,展现了浓郁的西域和佛家风情,可以说美轮美奂,惊喜不足,悦目程度还是可以。

    到《盛世帝皇图》的歌咏节目的时候,时间到9点15分,算是黄金时段。

    “帝铖昊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衝

    ……”

    铖昊是本世界上古圣君的名号,而伯衝也是如此,林海文对应做了修改,借了这两位的名号,也把《离骚》中屈原贵族的身份,虚拟为承继上古圣君血脉,父王是中古圣王伯衝的一代圣天帝,用以应和《帝王出行图》的主题。

    这个节目是卢锐策划的,只有这首歌咏诗是林海文所做,此前他也没有看见过完整版,现在看来,效果是相当不错。整个表演大概有100个人左右,全是差不多高的男舞蹈演员,高冠广袖,妆容奇古,荧幕上是巍峨宫殿,悠悠巨城,浩浩长江,汤汤黄河,伴随着歌咏声,《帝王出行图》中的皇帝一位位越众而出,或剑舞或击缶,或泼墨或挥军,舞台式的演绎出帝王雄威。

    被节目的磅礴大气震撼的有,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那个节目好大气啊,虽然不想说,但还是要说:这特么完全是央视的菜啊(笑哭)。”

    “《帝王出行图》之前有幸在华美参观过一次,也看过中河台的《国宝档案》节目,现在再看这个舞蹈节目,感觉真是各有精彩,厉害!不愧是敦煌。”

    “说实话,前面有点失望,觉得没有林大神了,还是不行。一直到这个节目,我才觉得没有辜负我的小小期待。”

    “棒呆!我大华国的气象出来了。”

    当然也有行业的人,注意到他们那首吟诵的诗,比如《古诗观止》的主编谷云盛,《诗刊》的张四海,还有就是林海文的恩师陆松华先生,他差不多要去睡了,说是看完这一个就去,结果就听到了。

    因为是直播,虽然有字幕,但还是很快就过去了,他也记不住几句,唯独其中两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朗朗上口,微言大义。

    “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诗是不是海文写的?”

    孙秀莲怎么会注意这个。

    陆松华坐了坐,还是忍不住:“不行,我打个电话问问。”

    “明天海文不是要来拜年么?你再问他好了,非得晚上打电话。”

    陆松华停了停,还是觉得没办法,不问了今晚可能睡不着,好诗之人,好文之人,看到好诗好文,绝对比色中饿鬼看到美女还要急迫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