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8章 生前身后名(五更)

    祁家父母更是目含复杂,说句实在的,这是第一次他们如此直观地感受到边上这个年轻人,他们女儿的未婚夫,一个被妈妈吐槽不敢还口的儿子,是那么才华横溢,让人瞠目结舌。

    这种人,卉卉真的能拢得住么?

    二老心里暗叹一声,也没有什么办法。

    ……

    毫无疑义的,《乾嘉十三绝》成为本届八省二市春晚的最受瞩目的节目。

    收视率数字上,海城卫视一冲飞天,到10点上,接近11点。中河台同样超过6点的全台年度最佳战绩,总收视率超越20点,攀高至22点之多,大大超过了筹委会的心理预期。

    这就是差别,央视春晚三十点,仍然战战兢兢,而八省二市春晚二十二点,已经丝毫用不着担心口碑和观众评论了——不同的平台资源,不同的定义,不同的期待,造就不同的结果。

    本届晚会必然是一场成功的晚会了。

    海城电视台的现场,卢锐大大松了一口气,《乾嘉十三绝》过去,整台晚会已经是大半结束,后面是四平八稳,所有的亮点都已经展示出来,他已经近乎完美地完成这一次任务了。

    关于八省二市春晚是否要一直采用直播的形式,其实内部也不是没有争论的,尤其是央视春晚出现严重事故之后,这种讨论更趋激烈。最后几乎在五五持平地比例中,卢锐自己把票投给了直播。因为这种形式在保密,在积累期待,在接近观众,在可观赏性等各方面,都独具优势,但同时,这股压力,也就转移到了他的头上。

    虽然此时节目还没有结束,但压力感已经大大缓解了。

    “卢哥,反响很好啊。”

    “呵呵,老板的节目,能不好么?”

    “……也是,不过,咱们也有出力,对不对?”

    “对,回头让老板给你发奖金!”

    “什么奖金?”边上的工作人员凑过来,耳朵挺长的还:“我们有没有?”

    “敦煌的都有,海城台的嘛,你们问你们王台啊,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哈。”卢锐开了句玩笑,还是赶紧给大家紧了一紧:“还没结束呢,千万不能出问题,出了问题,别说奖金了,我跟你说,工作都保不住了。”

    大家吐吐舌头,赶紧各归各位。

    ……

    这一个年度的春晚大战,在海城台的演播厅中,随着《难忘今宵》的响起而告终,明年将移师阳江卫视,又是一个新的轮回了。

    林海文家里并没有挺到结束,大家都去睡觉了——可以说是相当的不敬业了。

    第二天起来,因为在京城,也没有亲戚要走,祁卉负责开车带几位出去兜兜,看看景点什么的,皇城、成和园等等都入场开放,人虽然也不见得少,但至少路上是很畅通的,整个京城一改平日的喧嚣拥堵,那些不属于这个城市的游子,回家过年,也带走了这座千年古城的很多的浮华雕饰,露出最接近它原本的模样。

    林海文就带着小黄去陆家拜年,带着《原天帝》的稿子,用细细的行楷写在画册上,盖印行章,落款“明月大江”——这是陆松华给他起的章名。油画上他一般签一个英文字母的落款“LinHW”,其它需要落款的文件什么的,法律上都是林海文的红章,艺术上的大部分用的是这枚“明月大江”的正式田黄印,有时候不太正式的,比如给梁雨小舅临摹的那一幅江涛的国画,就用原来从楚薇薇家弄来的那个便宜货——“清凉山人”章,也是最早发表《明月几时有》时候的字号。

    进门就递给了陆松华。

    年初二,陆家是比较热闹的,谭启昌的岳家也不是京城的,他们如果不回去的话,也是在陆松华家里过。亲女儿家,石啸他爸妈,自然也是在这里过的,一年到头,陆松华家里除了赵文灿、摩诘等几个老友,其实也少有人被允许上门来,所以差不多就是今天最热闹,更何况,还有一只鸟凑热闹。

    “点点!点点你好啊!”

    石啸的小名叫点点,就被它记住了。

    石啸研究生都快毕业了,还是被它气死:“这只——”

    他要敢说出“死鸟”来,今天一天他不知道要被骂多少句“死鬼”“臭不要脸的”“杀猪的”,现在也算是学乖了,忍一时风平浪静啊——就是,怎么这么憋屈呢。愣是被一只鸟给欺负了。

    “鸟都知道打招呼,你就不知道,不长进。”孙秀莲端着水果盘上来,有切的小小的,是为小黄准备的。

    “……年关难过啊。”

    这边闹一阵,那边陆松华已经看了一遍,他放下书册,看到石啸瞥一眼又瞥一眼,就瞪他:“打什么主意呢?”

    “没什么啊。”

    陆松华点点他,作为林海文的老师,他这里林海文的笔迹非常多,加上林海文每一次给他送稿子什么的,只要不是篇幅特别巨大的,一般他都自己手书一篇,大多是笔迹潇洒的行楷,林海文从恶人谷兑换的书法经验册,已经到了中级水平,这差不多就是当世一流了,所以这些书册,大多都是非常优秀的书法作品。

    有一回石啸给陆松华整理书房打下手的时候,看到那么厚厚一沓的书册,都快流口水了,不怕死地跟他外公讨一份,说是要拿去拍卖,到时候卖出来的钱,好歹也是几十万吧,跟他外公分了。

    被陆松华骂了个臭死,好几周不允许他来,来了不允许靠近书房,防贼一样,还觉得不够,让人帮着买了个保险柜存起来。

    后来还是孙秀莲告诉石啸,陆松华在自己身后,是要打算把这些东西,都捐出去的。林海文不说以后,就以他目下取得的成就,以后他的生平也绝对是一门学问,作为他的恩师,这些书册全都是珍贵档案,说的更加直白一点,这些东西也是他陆松华作为林海文的恩师,留给后人,留给历史的见证,是他一生成就中极其重要的组成,当然不容有失。

    石啸当然也就不敢肖想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