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9章 蓬荜生辉

    “《原天帝》?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陆松华轻拍了一下书册:“什么寓意?”

    “天帝嘛,天授帝权,至于原,取一个‘源’的谐音字,捏造了一个帝王名。”

    陆松华点点头,这种手法,是不少见的。不过其实林海文的这个原,是从屈原里头拿了一个名出来,算是让这位世界文化名人,在这个世界也有些印记吧,倒不是什么谐音字的梗。

    “我还挺意外的,这首诗有点悲凉的感觉啊,跟节目那么威风浩荡的样子,不太一样呢。”

    大师不愧是大师,一听就着。

    《离骚》为什么叫离骚啊,大部分学者认为,它就是别愁的意思,说的是屈原自认身份高贵,品德无双,才具惊人,却怀才不遇,不得重用,担忧国家命运,人民生计的情绪。这当然不会是《洛神赋》那种梦幻之作。

    “不过这首诗,哦,应该说辞赋啊,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意味,”陆松华犯了职业病,开始评论:“你的风格这么看还是比较统一了啊,艺术作品上。我看你的画,之前《大地母神盖亚》的时候,外国评论家不是说叫‘源古典主义’么,这篇辞赋也有了这个感觉啊,很古拙,很浪漫,而且是非常清新的一种浪漫,有点发而未发,含苞待放的感觉,难得,你之前那首《在水一方》的歌词诗,也有一点这个感觉,不过后面的就比较少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怎么,有了新的理解?”

    这才是牛人!

    《离骚》是什么?《楚辞》是什么?屈原凭什么成为华国唯一的世界文化名人?和莎士比亚同列。因为他的《楚辞》,是中华文学中浪漫主义的发轫,也是开山之作,从此竖起了包括此领域诗歌成就最高的李白在内的,浪漫主义文学的旗帜。

    所以陆松华,一眼看出这篇《离骚》的内核,可谓眼神毒辣。

    “也没有特别考虑风格的问题,当时思考是那么思考的,写出来的风格就是这样了。”

    “天赋型选手都是这样的,什么也不想,弄出来的都是牛逼哄哄的。”石啸就吐槽。

    陆松华要训他,被孙秀莲拦住了:“大过年的,干嘛呀,开诗歌评论会啊?过完年有的是时间,来来来,海文吃点水果。祁卉怎么没来啊?回家了?”

    “没有,她陪我爸妈,还有他爸妈呢,去逛皇城了。”

    “哎呦,说起你爸爸,《舒克和贝塔》大约要拿工程奖了。”孙秀莲丢了个炸弹过来,四月份出结果,这会儿名单应该是差不多定了,工程奖里头是有儿童部分的,林作栋能拿倒也不奇怪。

    不过不代表林海文就不意外了,他之前一怒放弃了工程奖,至今还没拿过呢,没想到他老爹先拿了。

    “那他得高兴坏了。”

    “请他们来家里坐坐啊,不急着回去吧?”

    “过几天来,等祁卉他爸妈回临川,他们要早一点回去走亲戚。”祁卉爸妈肯定是不好上门的了。

    石啸爸爸石川,就说起《乾嘉十三绝》来,大家又把林海文夸一遍,面对这种程度的夸奖,林海文已经适应了,可以说是很处变不惊,有大家风范了。等只剩下男人们的时候,谭启昌才提起岑何春的事情。

    “你那个陶瓷展,几月份办啊?岑何春我看他要靠边站了。”

    “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嗨,也不是秘密了,原本他是希望比较大的,但是海文就差说他里通外敌了,影响太坏,估计是要提前退了吧,反正轻工会那边有消息是这么说的。”谭启昌年富力强,系出名门,消息源也多,他先听到一耳朵也不奇怪。

    不过虽然说岑何春倒了,但他做的那些小动作,其实都没有改变啊,交易商还是不来,光有展品也没什么用。

    谭启昌挺为林海文担心的,现在的风向又不一样了,大家都说林海文大获全胜了,要是最后还是办不起来,或者凄凄惨惨的,那那个脸还是得丢,说不定丢的更惨。

    “再看吧,现在主要是巡展的事情,十六开始,从京城到海城到建云,然后港城、新加坡,扶桑、欧洲美洲一圈下来,光这些巡展的展品,应该也不愁人来买了。而且我那幅《瓷·八作》,原本是说去年的嘉德秋拍上的,现在也放到公盘上了,常老师说帮我联系一下类似题材的作品,看看组一个瓷器书画场,您知道的,现在刘主席那边,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另外再加一个嘉德的瓷器专场,人气应该是没有问题,剩下的就看情况吧,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我觉得也没问题,关注度这么高,而且那些新瓷,真的非常漂亮,我都打算去参观一下你的巡展。”石川挺赞同的。

    “十六那边,跟老师一起去啊。”

    “我都回胶东了那会儿,稍晚一点我再回来看,再说那天的场景,我想想都害怕,得有多少大人物去啊。”

    林海文个人巡展的嘉宾名单,现在是媒体追逐的热点之一啊。

    他们数了一数,林海文的老师,文联副主席陆松华、油画大师常硕肯定要到,此外林海文身上这么多的头衔,其中文联主席蒲东生,作协主席屈恒,美协的刘主席应该都会到场,此外艺术学院系统的,比如央美的蒋院长,江涛副院长,天美的李振腾校长,应当也会到。此外,敦煌旗下几个顶尖的明星艺人很大可能也会来给老板捧场,合作过的,比如地方影协的主席濮红回来。还有企业界的一些朋友,华丰的白董事长等,都受邀出席。

    光数一数这些大人物,就让人望而生畏了,不要说还有稍微次一点的。

    大师瓷协会的凌鸣啦,那根本就是自己人。

    天美的周主任、汤云华,司蔚,这些美术界的知名人物。

    皇城博物馆的顾以致、谭文宗、何研究员,也在名单上。

    另外就是官面儿上的人了,大领导第一天不会到的,后面到不到,就看他心情了,小一点的也回来捧场,比如对外局的张局长,顾海燕等等了。

    说一句蓬荜生辉,绝不为过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