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1章 要死啊他们这是(五更)

    “要不我先回去?”海鸥的易涛看看这一桌人,只有他和唐可算是外人,虽然心里着急,他还是确认林海文是不是需要私下商量之后,再跟他联系。

    “明天的展览,还是这么安排吧?”唐可对这个事情,反而有所准备,并不见特别的惊慌,拖呗,拖到从他的艺术区结束,那跟他就没有关系了,反正他又不负责检查是不是合法——再者说,林海文这一次展览,已经大大打响了他们的名气,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不过是一点道德上的风险,他并不在意,反而是易涛,作为国际会展公司,海鸥国际还是比较要面子的,事实上,声誉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重要。

    凌鸣其实刚才知道的时候,心里一跳,他从林海文那里得到的就是一沓A4纸,至于这些纸是怎么来的,他并不知道。但是他对林海文又有充分的信心——来自于五大名窑、越窑青瓷和龙泉窑。这七种新瓷是客观存在的,如果说那十种仿古瓷是从舒博海那里偷来的,那么这七种又怎么解释?

    “易总监,我们不至于自坏前程,没有任何必要啊。更何况,这两天的展览反馈下来,您也可以知道,我们的七种创制新瓷才是最受欢迎的。”凌鸣面色淡淡的。

    易涛想着也有道理,只是仍然觉得心里有点空,他看着林海文,似乎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确认。

    林海文从刚才,脸色就很难看,现在平静很多,但更是让人心惊。

    “要死啊,他们这是。”

    “……林先生?”

    “易总监,需要我给你写个保证书么?”林海文抬头看着易涛:“我可以写给你,只要出现问题,所有责任我来承担。我林海文这点信誉还是有的,贵司不必担心。”

    “不,不是。”

    “祁卉,你拟一个稿子,我来签字,传真给海鸥。”

    祁卉这会儿虽然担心,但只是点头应下,并不说话,但清润的眼神里,还是透出浓浓的担心——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林海文这个样子呢,不管过去面对什么问题。

    照理说林海文不至于如此,不过是对簿公堂,他曾经就和央视干过一次,还干赢了。对方这么做,也不过是题中应有之意罢了。但让林海文格外愤怒的是,这次巡展,必然因为舒博海这个老瘪三,变了味道。

    想想就不甘心啊。

    外人实在是不大看得出来,林海文做成事情比较简单,也就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太在乎,所以才肆无忌惮。但事实上,这一次的巡展,林海文是看重的,否则他不会动用那么多的关系,造出这么大的声势。

    恶人谷是个游戏,不错。但他林海文在这个世界上,是实实在在的一个人,他的人生或许因为恶人谷变得传奇而不真实,但绝对不是一个游戏。而这次巡展几乎能奠定他获得成就的基调,如果展览顺风顺水地完成,相信所有人,不管是行业内的,还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记得他林海文的影响力所及,究竟是多么的铺天盖地,无可阻挡。

    作为ZG人也好,作为华国人也好,成家立业,这个事业,谁也不能轻言说不在意。

    但现在,不论林海文怎么报复舒博海,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总归会在这次巡展的记忆上,留下一道印记,它或许可以不是负面的,却绝对是个难看的补丁。

    “老板,还是要尽快回复他们的声明。”木谷提醒他。

    林海文顿了顿,“好。”

    ……

    舒博海盯着这个他并不熟悉的微博,心里微微颤抖,转发迅速冲破了一万、两万,现在已经超过八万个,评论数则已经超过10万,这样的热度是他始料未及的。

    也让他越发不安。

    他之所以敢告,是因为他这些天以来,算是搞明白了,凌鸣此前没有进行过他们这十种仿古瓷的研究。在薄胎青瓷上取得突破之后,凌鸣一直在尝试的是新瓷创制——这已经有好几年了。

    这就可以解释新瓷的面世,至于林海文发挥的作用,舒博海无法想象,但也许是一些很偶然,很灵机一动的提点?才促使凌鸣几年研究,一下子喷发出来,结成硕果。

    但是如他们在声明中所说,如果凌鸣果然是从几个月前才开始研究仿古瓷,那是绝没有可能在几个月间取得这样的成果——这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天才可以决定的事情,整个行业,百来年的努力,难道都是个笑话吗?

    凌鸣不是靠的自己,那就只有两条路,从他们这里用了不可知的方法偷走的,以及发现了原始配方的文献记载。但后面这一种可能性太低,做瓷器研究的学者虽然不是那么多,但从没有丝毫蛛丝马迹,到一下子出现十种古瓷配方,这也太玄幻了。

    也因此,舒博海相信,必然是第一种。

    但即便如此,其实也告不倒林海文,毕竟说人家窃取配方,你找不到马脚,找不到证据,他甚至可以说自己托梦得到的——难道还能说他封建迷信么?

    至于什么专家意见、学者评估,那都可以扯皮了——林海文的能量,他是见识过的,一旦陷入扯皮,他们几乎没有胜算的。

    所以时机只有一个,在林海文的巡展最烈火烹油的时候出手,让林海文比他们更怕扯皮——一扯就说不清了,吃瓜群众是不管是非对错的,他们会有自己的想象空间,你林海文说不清楚,那就是你偷了,很简单。

    林海文固然造出好大的声势,但光明和黑暗永远是同在的,反对他的人也绝对有好大的势力。

    在舒博海的设想中,只要林海文承诺这些瓷器由他们来独占,他们可以完全配合林海文的公盘计划,不打任何折扣地执行,而且也放弃将凌鸣挤走的野心。届时,他们可以撤诉、道歉,反正他们也不需要看一般人的脸色吃饭,跟林海文追求的不同。

    事情越早解决越好。

    舒博海看着自己的手机,几乎有点难耐地想要接到来自林海文的电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