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7章 终极答案!

    该怎么办呢?

    刘川这一问,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舒博海说的那些话也不是假的,如果不是不甘心,他当初也不会说在声明书上签字,既然签了那个字,再来指责舒博海,那就太可笑了。只是他们这会儿才意识到很多事情,当初舒博海去探监白明正回来,他们确定了这个章程之后,除了私下对凌鸣和林海文的调查,他们也想过要拉拢一些帮手,比如,理所当然的,岑何春。

    在林海文祭出绝户计之后,岑何春在陶协内部的地位,可以说是被边缘化,但出面处理事情的宗铭城,还算是他一系的人物。可见岑何春在陶协里头的地位和分量,并不是一夕之间就能被扫荡干净的。然而林海文完全不合作的态度,让他的境况就更恶劣,更何况,林海文出头硬来,成功地迅速削弱岑何春的能量,很多人都看在眼里,云达骨瓷的田维胜是个精滑似鬼的东西,变脸跟变天似的,所以之前被岑何春压下去的物议,迅速卷土重来。

    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一输百输,这样词汇不要太多。

    照说在这样的境况下,岑何春对林海文不说你生我死,至少也是绝对乐见林海文碰到这么大一个麻烦的。但在舒博海刘川他们找上门的时候,岑何春却一语不发地拒绝了。

    当时他们还在想,岑何春别是被林海文吓的,卵都缩回去了。

    现在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岑何春已经明白过来,输就要认,赌徒心态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一无所有,悔之不及。

    “……我们再去问一下岑会长?”

    “当时他都不肯插手,现在怎么会同意。”刘川闭了闭眼睛:“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绝对不肯去刺激林海文的,林海文这个人,我算是看明白了,他很讲规矩。”

    “啊?”

    舒博海和其他几个人,全是一脸被狗艹的表情,林海文跟讲规矩,这特么是能放在一起说的话么?林海文要是讲规矩,最最开始,就不会跟白明正有龃龉,更不会把岑何春的脸面放在地上摩擦摩擦,那么自然现在大家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公盘办起来了,他们拓展了生意,扩大了名气,大师瓷协会和陶协也有了开拓进取,努力创新的政绩——而不是现在,除了他林海文风光无限,呼风唤雨之外,岑何春更进一步的野望彻底粉碎,白明正身陷囹圄,他们跟惊恐的野狗一样惶惶不安。

    这特娘的算什么讲规矩?

    讲的是特么的哪门子规矩?

    “呵,”刘川看着这帮还想不清状况的蠢货,一股智商上的优越感不合时宜地油然而生,更为自己需要跟这帮蠢货一起倒霉,感到悲哀。

    林海文是讲规矩的,所以他没有对岑何春做什么落井下石的动作,刘川甚至猜得到,岑何春必然在白明正事件中被证实没有什么问题,林海文王道之剑斩不了他,所以干脆什么也不做,单单只以势压人,看岑何春自己的腾挪本事。同样的,从陶瓷公盘提出到现在,林海文蔑视白明正,嘲讽岑何春,推动凌鸣上位,对付他们这帮人,每一样都在守规矩,只不过守的不是他们认为的规矩,而是林海文自己的规矩。

    什么是林海文的规矩?

    坚定做成他要做的事情,不妥协不打折不同流合污,面对阻碍,俱以王道之剑斩掉,不出格不违法不阴谋诡计!哪怕面对种种歪风邪雨,也毫不更改动摇,只是剑势更堂皇更猛烈更刁钻,更无可阻挡。

    太理想化了!

    “他怎么做到的?”

    他凭什么做得到?这个世上,上至帝皇将相,下至百姓草民,谁不是蝇营狗苟,和光同尘?那些守着自己的底线,自己的规矩的人,哪一个不是一生落拓,壮志难酬?谁能保证自己干干净净的前提下,还能不断成功,呼风唤雨?他林海文凭什么?凭什么!!

    到底凭什么!

    凭的,当然是恶人谷!

    恶人谷让林海文得以如此理想化的活着,面对那些尾大不掉的所谓规则,所谓约定俗成,不必同流合污也好,和光同尘也罢,不高兴他就可以掀掉台子,砸了场子,笑眯眯看着那些口口声声说“规矩”的人,跌落尘埃,狼狈不堪。

    而与此同时,极其难得的是,林海文也没有去做一个真正的“恶人”,说得不好听一点,几十万点恶人值,足以兑换出很多什么无色无味的绝世毒药,包括血杀飞刀和木偶这种神器,每一样都足以干脆利落,毫无后患地解决麻烦,他根本用不着花这么大的力气。同样的,恶人谷也毫无疑问可以帮他在更大权力层面攫取利益,但他始终没有越雷池一步,有时候需要当孙子,还是会心甘情愿当孙子,那就是因为他自己的规矩所在:无意去颠倒乾坤,再造世界,那就在这个制度下,最大程度活出理想化的人生来——这一般人可望可不及的梦想,对他来说,却可以去努力一下。

    梁雪、林作栋、祁卉、楚薇薇、凌鸣这样的亲友,乃至陆松华和常硕这样的恩师,江涛摩诘这样的同好,都曾经问林海文,究竟他追求的是什么?诗仙诗圣?画坛圣手?艺术巨匠?影视教父?超级富豪?林海文一般的回答都是:天赋太多,不想浪费——很欠揍,也并不是一句实话。

    如果让他一定要回答的话,一定是:理想化的活着,按照自己的规矩,好好活着。

    一个看似简单,对一般人来说,却绝无可能实现的答案。

    一个看似不值钱,却比这世间绝大部分东西都要奢侈的答案。

    一个看似谦逊,却无比狂妄的答案。

    可惜的是,刘川不会知道恶人谷的存在,也无法知道林海文为什么会是个意外,他就只能问一句“他是怎么做到的?”

    舒博海一拍大腿,恨恨的:“就是,他怎么可能得到配方,怎么做到的?”

    “……”

    白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