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2章 过目不忘(一更)

    张苓生一生喜好瓷器,尤其喜欢泰窑,他在泰窑上另有一本《明堂泰窑笔记》,也是他留名青史的一个重要部分,这本书也已经轶失了,现代人看不到原本。不过泰朝覆灭后,文化学大家陈印青在上世纪初,将它的一部分内容,收录到了自己的《泰朝杂记》中,因此得以传世。

    至于林海文面前放着的这本《张苓生窑器小札》,则全无记载,这也让他有机会动手脚。

    “张苓生?”凌鸣看着面前这本线册书,靛蓝的书面,竖版的书名,看得出颇有历史:“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嘶,是收藏大英博物馆那个泰窑龟鹤齐龄纹赏盘的人,是吧?我记得《泰朝杂记》里头有一段是写这个的。”

    林海文颇为震惊,并把这个震惊完全地表现在了脸上,简单的说,大概就是“你居然也知道?”或者是,“你这么不学无术居然也知道?”

    “我比你懂的多好不好?”凌鸣气的不行,又很是疑惑:“你说那些烧造技术的秘密,都在这本书上?”

    “非也非也。”

    “别装神弄鬼了,我上手了?要不要戴手套的?”

    林海文努了一下嘴,他这里常备超薄手套,凌鸣切了一声,老老实实戴上手套,开始翻书,翻啊翻啊的,快要翻完的时候,才在里头看到那么一小段话:

    “余曾纳古近稀奇窑造之术十有一种,错胎、海泉、明光等尽皆有之,唯今天下狼烟四起,余实忧其无以继承之久远,或为蛮夷虎狼窃盗之,故书之以传后世,其书一式其二,一则附其后,另册秘藏于一书画卷轴之中,且待缘法。生已尽其全,如此而已,便罢。”

    为了这么短短的一段文字,林海文瞅了瞅恶人谷界面,那个长久存在的小锅炉——篡改器(5/6),已经变成了篡改器(4/6),价值6万恶人值的一次机会,就这么用掉了,而且还是早期的恶人值数,现在他在10万档,根本就看不到篡改器这种神器。

    凌鸣翻来翻去,实在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那张纸呢?”

    “没了。”

    “啊?”凌鸣差点跳起来:“怎么会没了?”

    林海文耸了一下肩膀,一张纸,这都一百多年了,你还指望能保留下来。

    凌鸣快疯了真是:“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稳重一点,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不稳重,毛毛躁躁的,”林海文皱着眉头,看凌鸣,跟看不成器的儿子似的,眼见着凌鸣似乎是不能继续忍耐,想要动手的样子,他才慢悠悠地开口:“你还记得我的那幅画么?”

    “哪幅画?你那么多话,对啊,你怎么那么多话,赶紧说,赶紧说,赶紧说!!”

    “嗤,《帝王出行图》啊。”

    凌鸣愣住了,这幅画还真是没有在他的脑子里头,他迅速找到了关于这张画的记忆,镇国之宝、华国美食馆、国宝档案,还有,小黄和……程庄文的《寒山图》,他的脸色变得极其惊悚,指了指面前的《小札》,又看看林海文:“你不是想要说——”

    “没错!”林海文把自己设计的发现之旅告诉了他。

    “……靠啊。”凌鸣消化了好一会儿,才以一种不可置信地语气确认:“你是说,你从田桂园画几千块钱买的那幅程庄文的《寒山图》里头,不仅藏了一张《帝王出行图》,还收藏了张苓生写的另一份烧造技术?这就是他书里面的说的那个书画卷轴?”

    “嗯哼。”

    “你不觉得这个谎言太不诚恳了么?”

    “啊?”林海文心里打了个趔趄,难道这个谎言真的很不诚恳么?他已经思考了很久,觉得没啥漏洞才这样做的:“这是实情呀。”

    凌鸣上上下下地把林海文看了一个通透。

    “你听着啊,首先,你要起意去田桂园买了一堆破画,其次,这其中的一幅,藏着国画中的镇国之宝《帝王出行图》,然后,它还需要保存着张苓生收藏的十一种瓷器烧造秘方,接着,你的鸟,那只该死的小黄鹦鹉叼起了它,还摔下地面,露出藏品来,再接着,画掉在了地面上,而记载秘方的纸则掉进了你的——水桶里。”凌鸣目含复杂地看着客厅茶道盘边上的那个水桶:“然后它就毁掉了,而你,背下了!背下了!背下了其中的10种。林海文,到底有哪一点是诚恳的?”

    林海文跟着他梳理了一遍,虽然比较复杂,但确实严丝合缝,毫不造作,无比真实啊。

    他果然是个逻辑很牛叉的人。

    ……

    “……林先生,您这个描述,是否有些巧合了?”调查团队的人,有点艰难地问道,显然他跟凌鸣比较相似。

    林海文眉头一皱,他有什么办法,他也不想的呀,他也很难的呀,他看着恶人谷等了好久,也没能兑换出能成功造假的物品来,他有多不容易?这些人,怎么都不体谅他的。如果不是舒博海那群王八蛋,他自己凭本事从恶人谷弄出来的配方,为什么要受到调查?真是太惨了他。

    “这位,额,朋友,无巧不成书啊。”

    “……”

    调查人员也是没办法了,他们封存了《张苓生窑器小札》,这是关键证据。而且林海文毕竟是被告,按照谁告诉谁举证的原则,应该是舒博海他们提出证据来,或者由调查机关来调查——那当然是调查不到什么的。林海文有这样的动作,完全是为了把自己摘清楚,毕竟舒博海所谓的专业意见,还是有点意思的。

    林海文想把自己完全洗干净,就必然要提出一个基础——那就是他有完全可行的方式得到配方。

    目下这个巧合很多的方式,当然属于完全可行。

    “那您当时为什么不拍照留存呢?”

    林海文打叠起精神来,他已经思考的很全面,正等待他们来问呢:“真的来不及,你们可能不知道,张苓生是不用油墨的,所以他的字一掉下水,而且一百多年,保存不善,马上就有要晕开的迹象,我当时只来得及赶紧挑开纸看了几眼,字迹就完全模糊,然后纸也化掉了,就一团团的墨迹,拍下来也没用。”

    “几眼?”调查人员眼睛一亮,感觉发现了什么。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你的意思是,那张配方只存在了几眼的功夫?”

    “是啊。”

    “根据您提交的白话文配方的截本,字数应该是不少的,所以您的意思是,在短短几眼的时间内,您就将十种配方都给背了下来?”调查人员感觉自己终于发现了真相,找到了破绽,一出天大奇案,就要在他手上告破了,他就是当天青天!

    林海文看了这位面色微微有些潮红的朋友一眼,目露遗憾:“一共有十一种呢,最后一种实在是看不清了,唉,我有错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

    “噢,我懂的,因为,我过目不忘啊!呵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