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5章 向敌人开炮(四更)

    具体操作林海文也不会过于插手,倒是凌鸣被告了一次,算是名声彻底打响,现在站出去也很能够镇得住场,林海文索性也就把事情基本都丢给了他,已经极少有事情,需要找到他。

    他现在还有点自己的小事要处理。

    是的,他终于发现了扶桑国那些小瘪三的言论了,时隔差不多一个月,这也是够迟钝的。虽然在恶人谷翻译器的帮助下,他是能够看得懂扶桑语,但他没吃饱撑的,一天天去关乎他们。

    还是他点开评论的时候,有华国人给他说的,“林海文先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或者是不在意,但我认为需要跟你说一下,在扶桑的一些媒体,很主流的一些媒体,都污蔑性地报道了你的事件,那些媒体的评论区,以及一些论坛,都存在很多攻击你的无知言论。如果你从未看过,你可以点击#扶桑媒体造谣林海文的主页,那里有很多的截图,带有英文翻译,我认为你可以很顺利看明白。”

    林海文点进去之后,才看到那些评论,此外还有大量的扶桑媒体,同共社、经产新闻,甚至包括所谓相对亲华的早日新闻,都报导都大同小异。

    “华国艺术天才林海文,陷入剽窃丑闻”

    “天才之坠,华国艺术界出现重大丑闻”

    “林海文被起诉,华国最知名艺术家之一陷剽窃官司”

    他跟扶桑国的媒体,应该说不是没有交过手,但是特别激烈的没有,尤其相对于跟棒国,以一敌国的那种态势,他跟扶桑居然还算是和缓。大致是因为此前他还没有被这么大范围和主流地攻击过,扶桑国又是特别贱格的一个国家,喜欢造作姿态地把自己放的低低的,比如总是鞠很深的躬,然后把他们认为不如自己的,放的更低,把比他们强的则捧的超级高——这似乎可以显得理所当然,别人既然如此厉害,那么比不过也是正常的。

    很有生存智慧的一个国家。

    至于这一次,林海文觉得,跟他的影响力固然有关系,但跟瓷器应当也是关系不小。华国陶瓷势弱之后,扶桑自认为承继了高等陶瓷的水准,大概不久之前,扶桑的一位瓷器匠人,就号称初步突破了华国名瓷天目耀变瓷的配方技术,这种瓷器是在蓝釉上显现出银白的,大小不均的椭圆形,非常像是蓝天之上睁开的一只只梦幻之眼,非常漂亮和壮观。

    扶桑媒体也是大肆炒作,说哪怕陶瓷,如今扶桑的成就也非常高,对华国古陶瓷技艺的继承更是超越华国本身——只是在林海文一口气端出十几种名瓷后,这种声音就低下去了,所以大概这次爆发,也有一点报复心在里头吧。

    但不论如何,林海文是绝没有忽视的气度,尤其是同共社,各为其主也就罢了,这一家实在是有点过分,喜欢编故事,林海文平时看新闻不太多,就已经看到好几次这家编故事了——没有签的协议说人家签了,没有说的话说人家说了,结果还要别国站出来辟谣,他们却似乎毫无羞耻之心。

    这一次,居然都找上他了。

    林海文用不着看英文翻译,他能直接读原文,同共社这篇报道,先是极度渲染了一下林海文在华国国内国际的影响力,然后转向说了官司的事情,特别强调了舒博海等人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很牛叉很权威的感觉,然后援引了一位林海文看不出来的华国专家,说按照常识,林海文确实是做不到的,所以败诉的可能性非常大。

    最后总结,几乎就是当林海文已经身败名裂了,还扩展到华国的国际形象,国家荣誉感受到重创,断言华国想要改善别国对我们的印象,需要怎么怎么样,基本上那就是对扶桑国予取予求,才可以的了。

    林海文有点牙疼。

    这篇文章当然是差不多大半个月之前的了,现在同共社已经不会这么说了,它们就根本没有做进一步的报导。如果是别的人,可能也就是这么着了,哪怕说做一些反抗,也只是聊作安慰。

    可林海文是越看越冒火,他从舒博海那边的气还没有散尽呢,这边就找上来了。而且此前鸣清制陶,包括扶桑的交易商,都是反对他的头阵——可谓新仇旧恨一起来。

    他先回复了此前提醒他的那位华国人,表示感谢。

    对方看到的时候,有些遗憾,虽然是在扶桑的华国人,他对林海文还是很熟悉,设想着林海文在Facebook上来一顿骂战,绝壁也能让同共社灰头土脸。

    但看着,林海文好像是不打算干嘛呢。

    都说前几年敦煌扶桑分公司很赚钱,难道是真的?

    这当然不是真的,出品了《朝九晚五》和《半泽直树》的扶桑分公司,确实经营的不错,但扶桑国的电视剧市场,已经很成熟,不是什么暴利的市场——当初林海文进军扶桑,也不过是为了对抗当时的国内对手。后来其实慢慢就停止了原创运营,留了寥寥几个人,主要是接洽一些舞台表演节目和电视剧出售的事情。

    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利益牵扯。

    在这位华国人陷入失望情绪的时候,林海文的头一炮,在Facebook打响。

    “@同共社,我大华国的国际声誉倒没有受到影响,恐怕你们扶桑的国家形象要掉进粪坑啦。哎,听说你们社的记者从来不用出差的是不是?新闻都是靠脑内风暴创作的,真是节能环保啊。你说说你们,怎么就不换一批人编故事呢?前一批人编错了嘛就换一换,别可惜钱啊,你们省了那么多出差补贴,拿来换人也花不了多少!各位朋友,提醒一下,这可是扶桑国的国家媒体,啧啧,可见这个国家的新闻工作者,基本上都跟我是同行啊——全是搞艺术创作的。”

    配图就是同共社的那篇新闻。

    国际媒体界,为之侧目,华国国内和扶桑更是闻风而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