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6章 漂洋过海来骂你(五更)

    “林海文胜诉,公开抨击扶桑同共社毫无新闻操守。”

    “新闻也可以艺术创作?林海文脸书讽刺扶桑同共社。”

    “新闻界的故事大王,遭艺术家林海文公开打脸。”

    这是华国媒体的,对于林海文的事精程度,这帮媒体人也实在是服了,不管是《华南周刊》的唐编辑那些人,还是《新文化报》的老陶、江玉之类,都必须得,膝行而至,莫能仰视。

    国内的事情将将告一段落,媒体才发布了一轮大新闻,说他胜诉,说舒博海等人放弃上诉,大搞了一轮声望收割,也节省下自己的一个亿。这还没喘口气,就墙内开花墙内香,一枝红杏出墙去了,去搞扶桑的国家媒体了。

    “看到没?”唐编辑给同事,小年轻张铭,点点电脑屏幕上的稿子:“这才叫神仙呢,怪不得人家红遍全球,你看看这操作,这走位,国内的京城站、海城站什么的,办完的办完,开始的开始,后面就得是美国欧洲了,人马上在Facebook上,在国际上开始搅风搅雨了,你瞧着就是了,等他跟扶桑的媒体吵一架,再到老美那里搞几个采访,那关注度一定是嗖嗖的上去,纽约洛杉矶什么的,那展览票房也不用愁了。”

    “……这么阴险?”

    “阴险?你小子脑袋木头了,这怎么叫阴险,”唐编辑虽然总是写林海文的负面,但居然对他还挺推崇:“怪不得你比他还要大,人家十分之一的成就都没有。这就是差距,讲的不好听一点,一般人敢这么杠上同共社么?一般人有这个关注度么?一般人能这么——无缝衔接么?”

    张铭呵呵,心里暗骂,你比他打两轮呢,还不是连人家十分之一的成绩都没有,说我?说得上么你。

    这么想林海文的,还真不是一个两个,主要是这个时机太巧合,正月十六,巡展在京城开幕,到半个月后,一部分展品开始移师海城,再等到京城站结束,一部分展品进到天南,这样交错展览了一两个月,已经把国内站都覆盖住,后面就得是海外的了。

    纽约是第一站!

    而且,妙的是,扶桑那一站就在纽约之后——国外也是交错展览的,比如美术作品这些不能够分身的,就到更重要的站,比如纽约。而瓷器、诗词、舞台艺术这些,都是可以齐头并进的,比如《千手观音》,敦煌演了几年,早就有好几个团队了,只是残艺团团长殷丽本人带队的,要稍微忙一点,在几个展中间都要跑跑。

    这么一来,一正一反,纽约站因为热度提升,受关注度会增加,而扶桑站本身就比较次一级,如果说这一轮反炒作,能够起到作用,说不定能有点意外之喜,要是扶桑人果真非常团结,那也没什么损失。

    怪道大家都说林海文走位风骚了。

    “你真这么计划的?一个人就把事情都做了?从设计到执行,包了?”祁卉都被大家带的,看林海文有点“你好心机深沉”“你简直阴谋算尽”“你危险”“你太能算了”。

    林海文还真是没有,宣传这一块,主要是海鸥国际在做,敦煌娱乐配合,林海文自己出了接受一些采访之类的,也没有这块的工作压力。

    只能说是巧了吧。

    华国国内还在揣测林海文的神仙手,但扶桑国就相对比较奇异了。

    要说众口一词骂他的,也不是,毕竟林海文抓住的痛脚是实打实的,同共社带节奏嘛。当然也不是说扶桑媒体很有廉耻之心了,而是读者是有廉耻之心的,扶桑人毕竟是可以上Facebook的,老外们,尤其他们美爹人的评论,他们也是看得见。一味地抵赖什么的,得不到认可的。

    不过要说他们就此反省,那更是天方夜谭,一个一个的,主要就是旁敲侧击的搞事。

    “林海文被华国Fa院一审判胜,抨击媒体歪曲报导。”

    首先强调一下是华国的fa院,暗戳戳带一波节奏,然后说一审,还没尘埃落定的意思,至于舒博海等人放弃上诉,那不好意思,他们隔着海看不见,再者呢,不说是扶桑的媒体,只说抨击媒体,这也没说错啊,同共社也确实是媒体啊。

    这文字游戏玩的,那叫一个溜溜的。

    下面那帮右翼小青年,个个被它们节奏带的,满天飞啊。

    结果没等他们说过瘾,林海文的第二炮,冲着他们飞来了,同样是截图,同样是Facebook。

    “瞧瞧这深仇大恨的,说起来也真是没道理,明明这个作孽的、该死的又不是我们华国,偏偏扶桑这些人上蹿下跳,犬立作人。你要是有名目有道理,我们也就听一听,可是你这充当扶桑媒体造谣机器的零部件,是不是就自甘犯贱了呀?这下子,浑身一抖早了,人生不就索然无味了,脸你们是要还是不要呢?在我面前,你们国家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光靠嘴炮,还不如切腹来的好看呢,可惜了,你们这些平成病夫,估计也是不敢的。”

    不仅如此,林海文还在下面回复扶桑人。

    “那并不是我们的主流。”

    “与我何干?让这些脑残不把脸丢到国际上,是你们自己所谓主流的责任,又不是我的。”

    “太狂妄了你,我们扶桑的艺术家,比你们优秀的多。”

    “来一个能打的我看看,我去找他麻烦。”

    “我们扶桑是有自己坚持的,不像你们,唯西方马首是瞻,完全丢弃自己的艺术。”

    “这真是本年度的最大笑话,你美爹要打你屁屁啦。”——其实林海文对这一点,还是蛮认可的,相对来说,国内受到前苏或者欧洲的影响确实巨大,而扶桑在应付内外艺术冲突上是有可取之处的,不过这个时候,必须得乱七八糟拳一起上,赢了就是对啊。

    第二炮轰出之后,林海文毫不停歇,居然直接飞到了扶桑都京,开巡展都京站记者会去了。

    在记者会上,把巡展举办国臭骂一顿的艺术家,除了林海文,大约是找不出第二个的了!

    “我今天不愿意说什么风景好人友善之类的话,来吸引人参观我的展览。我认为既然我在这里举办了展览,就有义务做一些事情,那就是告诉你们,你们给我的印象多么糟糕!你们本身有多么糟糕!尤其是同共社,今天也有记者到来,你们让我仿佛被狗咬了一口一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