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4章 林海文作死(1/10)

    “哎呦,你好烦啊,这都几点了,我明天还要飞老美地盘啊。”

    林海文无奈极了,从他把吃货神厨的底细和冯启泰说了之后,这货简直发挥了同名狗狗的神技——日天日地,绝不放过。整个晚上都在缠着他,想让他给个确切的答案。

    一定能把你弄过去让他蹂躏的。

    一定没问题的。

    so_easy!

    然而,林海文确实是没有这个本事,李神厨那边,他不可能弄什么小把戏来逼人家的,那成什么人了。

    被缠的没办法,他只好跟泰迪说,就算神厨不收他,他也保证给他在京城找一个牛逼哄哄的厨艺大师。但要不是从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了谭文澄关门徒孙这个诱人的饵料在前,后面是谁,泰迪也都有点不甘心了。

    “大神,大神,您瞧瞧您,办个展览震动半个华国艺术圈,大师云集,星光璀璨的,您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没有!”

    “有的有的,他再牛,也是天美的厨子嘛,不如你跟你们领导说一下,给他来个服从命令是天职!”

    “……”林海文觉得这人已经失心疯了:“他要是连反对天美领导命令的能力都没有,还值得咱们去争取么?你是不是脑子不清楚,而且我没有跟你说啊,他是我们天美院长的老爹啊,哪个领导敢去让他服从命令。”

    再者说,谭文澄的弟子好几个,作为最小的一个,神厨的徒子徒孙,侄子侄孙,那都海了去了。以林海文现在的本事,如果不用恶人谷的作弊力量,那都不一定能够比得过人家。

    “我真的累了,等我回来,咱们再商量,我一定给你争取。”

    泰迪宝宝胖的要死,还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来,林海文差点笑出来,这个表情当初在高中的时候,他是常常看到的——尤其是他得到恶人谷之后,文化课成绩暴涨,冯启泰就经常用这种表情看他,意思大概是“大家说好一起丧,你却偷偷发了家”的感觉。

    “你明天还要坐10个小时飞机呢——”

    “是的呀,”林海文谢天谢地,总算是说通了,知道他明天有长途飞行。

    “……那你可以在飞机上睡啊,对吧?咱们再商量一下,怎么让他就范,”冯启泰伸出自己有五个指窝的肥手:“看他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给我滚吧。”

    小王八羔子!

    冯启泰一步三回头地去睡觉了,祁卉笑的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的什么小情人上门了呢,这叫一个离情依依,恋恋不舍。要不你今晚去跟他睡吧,复习一下你的‘初恋’。”

    “初恋?我的初恋,不是楚薇薇么?”林海文咬着后槽牙,作死一把。

    祁卉的表情变化之快,让他觉得叹为观止,那真叫是变脸绝技,然后一个大枕头就迅速砸了过来:“滚蛋吧你就,那时候,人家根本看不上你,你还初恋呢,做什么梦。”

    “嘿嘿。”

    “嘿什么,睡觉!”祁卉翻了个身,想想可能还是不解气,滚了两个滚,把被子都给卷了过去,不动了。

    第二天早上,林海文赶早班飞机,冯启泰可能太兴奋睡得晚,他走的时候还没醒,给他省了好多事。

    等他到了机场,祁卉给他发消息,说冯启泰起来看见他已经走了,跟蒙了眼的驴子一样,使劲儿转圈,差点赶到机场去——后来让祁卉给他找了个天美的学生借饭卡,他自己一个人跑去见识神厨魅力去了。

    ……

    林海文此次赴美,带了傅成和付健,都是之前陪他来过的,海鸥国际的人来接的机。

    “老美的地方就是这么一成不变的。”

    机场也好,破路也好,跟上次来一模一样。要说所谓的后发优势,林海文对这个感觉最直接,华国大城市的基建都是簇新簇新的——毕竟好些东西建起来还没用旧就被拆了,创造GDP嘛。但老美就是很少,明明很有钱,不明白是不是都被洛马波音赚走了,连纽约这种大城市的路,也是烂的一比,让人受不了。

    华尔道夫的总统套房,这是林海文在纽约的住处,海鸥国际安排的,比上一回来弄《千手观音》可是豪气多了——毕竟这次是别人出钱。

    “纽约站今天是第四天了,安排的都是预展,明天我们会办一个小型的记者会,阿德里安先生也会到场襄助,NBC、CNN等几个大型传媒,都会派记者过来,福克斯也会……呃……”

    林海文有点昏昏沉的,但还是听出来这位海鸥员工的意思。

    “你放心,我又不是疯了,到处发火,我明天会好好发言,争取让好多好多人来看,让你们赚好多好多钱,成不喽?开心不喽?小幸福不喽?我说你也太有意思了,怎么会担心这个,正常人怎么会那么做,我看着不正常么?”

    “……”这位员工心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又是欣慰——总算不会出幺蛾子了,又是无奈,难道在扶桑做出这种事情的,不是您本人?

    易涛这次没有到老美来,是让海鸥国际在老美的一位华人副手肖成华主抓纽约站的工作,不过易涛三番五次地提点了他,让他千千万万要小心,他的原话是“林海文是个很特殊的艺术家,非常特殊,但不是艺术家的那种特殊”。

    肖成华问“那是什么样的特殊呢?”

    “神经病的特殊。”

    “——有些艺术家不也很像是神经病么?”

    “但他是真·神经病那种,你难道没听说?你见过在扶桑举办展览,开幕记者会上,就把人家国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骂一顿的艺术家么?没有吧?那不是神经病的艺术家能做出来的,那就是单纯的神经病做的事情。”

    肖成华不由惴惴难安。

    作为地道的黄皮白心,肖成华对林海文的认识和一般老美会展业人员没有区别,顶多是从这次合作开始,从公司内部听到一些内容,再加上突击做的一些功课而已。

    现在一个照面,他就觉得易涛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个神经病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