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7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1/10)

    林海文在学校里头,通常有两张脸,面对李振腾、周主任、何家营这些老教授和交好的前辈,一般是用他那张无辜少年脸,还是挺欠揍的——不过只是他行走各行各业的通行嘴脸,对于收割恶人值很有帮助,别人一看做出这么丧失事情,还端着那么一副纯洁无辜的脸蛋,委实不当人子啊,于是嗖嗖嗖地给他贡献恶人值。

    而面对学生,或者不熟的老师,他一般就是世外高人淡然脸,这么卖力,不就是为了在大家伙面前有个可以装哔的高姿态么?

    在审核这个名额的时候,他用的其实是前一种,也就是细嫩天真无辜少年脸。

    这会儿,他很醒目地伸出自己的中指,在赵尔成的名单上抹了过去,然后那样一张脸上,就露出一种“我已经洞悉了一切,你的算盘子打不响了,我要把你的套路给摔得七零八碎”的丧失笑容。

    怎么看怎么违和。

    怎么看怎么渗人。

    不仅赵尔成觉得渗人,连李振腾何家营也觉得渗人,他们对林海文的习惯并不特别熟悉,但也看得出来,这种表情之后,意味着的肯定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样的事情。

    “海文?”

    “嗯?”

    “你这,有什么想法?”李振腾试探着问了一句,也觉得头疼,如果林海文真的是把盛云提起来还不愿意罢休,非要从赵尔成名单上再弄掉几个,来落老赵的面子,那他要怎么办呢?完全应了林海文,那肯定是不行的,老赵虽然没有林海文名气大声望高,但作为天美油画系的副主任和资深教授,绝对是不能把他的脸一摩擦再摩擦的。

    但林海文……唉,头疼啊,要不给常硕打个电话?

    林海文没理会李振腾的烦恼,他从牵机书虫看到好些东西呢。

    要说这个盛云是真有点心机,也有他的底气在。他和何思寒夸耀了一通,说自己不会用那种俗烂方法来吸引林海文的主意,一定是没用的,而他用的法子,是个很老式但通常也很有用的套路——有点类似三十六计中的擒贼擒王。

    这个王,当然就是林海文,贼,此时是天美的审评小组,后面就是青年艺术展的评委会。

    他的办法就是抓住林海文这个王,其它的自然都迎刃而解。

    盛云对林海文做过了解,认为他是个喜欢得寸进尺,而且得理不饶人,做事做到绝的人,这个观点通常是不错的,林海文不太喜欢给人留后路,该付出什么代价就得付出什么代价,不存在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事情。所以基于此,他设计了个方案,找到了赵尔成——这里头有个不为人知的关系,也是他底气所在,他是赵尔成的表外甥,他母亲是赵尔成的表妹。平时两个人其实看不出来有什么关系,秘而不宣的原因也很简单,关键时刻,赵尔成是为自己的表外甥说话更硬气,还是为一个他赏识的后进教师说话更硬气?显然是后者。

    而其实赵尔成已经暗地里帮过他几次了,不然以盛云不上不下的水平,刚才能被李振腾点名要再看一遍么?

    包括这一次,赵尔成就计划为他开一次口的,要是按照水平来说,盛云恐怕不是一定能选上。

    但之前盛云却找上门来,给他嗯嗯啊啊地商量出一个曲折回环的套路来——赵尔成相当怀疑这究竟是为的什么?

    “搞这么复杂,我还要去得罪林海文,干嘛呀?”

    “舅舅,要不这么做,你跟乐军那点关系,平时不显,这种关键时刻林海文未必就听你的,而且就算他听你的了,让我的名额过了,可是到了评奖的时候,你总影响不了了吧?那会儿他一个印象不好,我肯定就没戏了。”盛云急着说服他:“再说,你只要别跟他结仇就行了呗,反正你俩关系本来也不好。”

    “你——我再考虑考虑。”

    “拜托了舅舅,这次如果能拿个一、二等奖,我履历就够了,这一批上副教授,包括参加全国美展,我都有机会了。而且说不定还能被林海文给看上,到时候他培养了我,结果我是你的外甥,那不是有多少怨多少仇都报了吗?让林海文吃了个大暗亏,不是很爽?”

    赵尔成想了想,是蛮爽的哦——让你爽飞掉吧,林海文看到这里的时候,狠狠想到。

    “……我想想,还得想想。”那是林海文啊,万一他当面给自己一巴掌怎么办?赵尔成还是犹豫。

    赵尔成这一想,就想到了截止日期,把盛云给急的,都快火上房了。

    结果一开始,林海文就说只给青年教师15个名额,其它的都留给学生。赵尔成阻止不成,已经有点得罪林海文的意思,索性就下定决心,在几个大二学生的问题上跟林海文针锋相对一把,彻底把他得罪透,然后在筛选的时候刻意把盛云给拿掉,作出一副跟他有仇的样子——李振腾倒也配合,计划顺利的不得了,眼见着何家营和稀泥,都要把盛云给和进名单里了,林海文也对盛云有了印象……至于说林海文会拿掉他名单上的其他人,赵尔成是无所谓的。

    林海文越是做的绝,他给盛云的,很有可能就越多,最好收他为徒,倾囊相授,帮他铺路搭桥,成就辉煌人生——到时候再告诉林海文,盛云是他赵尔成的表外甥,不知道那会儿林海文是个什么表情?

    哈哈哈,越想越爽,赵尔成维持着难看的脸色,余光看着林海文,期待着他按照剧本演下去。

    ……

    “想法?”那边,林海文被李振腾一问,瞪大了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想法是有一点,我觉得赵老师——”

    他顿了顿,拖长了声音,顺便还偷看到老赵小激动的微表情,鼻翼扇动的都快了那么一点。

    “——赵老师的意见很对啊,这个盛云,画的也就一般般,可上可下的样子,既然赵老师觉得他不合适,不论如何,我是愿意尊重赵老师意见的,说来我跟赵老师也共事快一年了,交道打的比较少。当初我把乐军那个老东西踩在地上摩擦摩擦,可能是无意中得罪了赵老师,哎呦,你说说,如果早就知道跟赵老师还有这么一段缘分,我怎么也会注意一点的,给乐军留两分面子。可这谁也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啊,这不就提前把赵老师给得罪了么?反正李校长,这个盛云,我是坚持要把他拿掉的,坚决支持赵老师的意见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