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8章 症结所在(二更)

    冷和平看耿琦被气的,乐呵呵的不说了。

    他自己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他虽然是付远的二弟子,照说跟常硕林海文这一派有宿仇,然而多亏了他们特立独行的大师兄,司蔚同志,司蔚跟林海文关系很不错的,所以连带着付远的不少弟子,也就不必把林海文当个仇人——谁愿意多这么一个怼天怼地,横行霸道的对头?可能付远自己都明白,没说过让弟子跟林海文放对的话。

    这一次大家有这么一个意思,他也就参与。

    随大溜呗。

    这一局放在万世居,不是林海文提议的,是李振腾选的——有格调,有风景,符合他们一群艺术老棒槌的身份。

    万世居的董云海老板,看到林海文又来的时候,那眼神啊,跟看到死神一样。

    林海文头一回来,烧了他的红酒窖,几千万的损失啊!!

    第二回来,讹了他一张会员卡,他本来不想给的,想拖过去,找了个借口说这次制卡来不及,下次——结果林海文让他发个同城快递……气得他当晚上喝了个倒仰。

    这是第三回来了。

    董云海给他们送到兰亭阁——这是万世居最风雅的包厢,四面环水,一架小桥通到小湖湖心,兰亭阁就修在水面上,湖边是垂柳修竹,风光无二,确实京城要找到第二个这么作的地方,也是不成的了,黑龙潭湿地公园倒也有这个风景,只是拿来当会所,恐怕会让全京城人戳破脊梁骨。

    送完之后,他回到湖边,瞅瞅天色:“今日天光晦暗,灾星上门,不知道又要出了事儿了。”

    但说起今天的客人,他又必须打叠起精神。

    名单豪华呀!

    华国美术圈的势力,今天是来了一大半,这些名字,常硕、李振腾、董文昌、冷和平、缪敏、季仲德、耿琦……还有林海文,全都是走出来跺一脚,摇三摇的人物。万世居固然不错,但面对这帮人,如何捧着都嫌不够的。

    亲自堆满笑,一个一个送到兰庭,陪着说笑几句,才识趣地退出来,看着包厢里头的格局,常硕居主位,林海文和李振腾坐在两边,再看林海文那个“我就看着你们表演”的死样,就知道今天这个局,还是跟林海文关系不小。

    惯例要寒暄几句废话的,林海文没什么兴趣。

    董文昌——央美蒋院长的副手,作为反对阵营中和林海文最有缘分的,第一个把话题扯到正题上,林海文才调整了一下坐姿,挺起来。

    “今天真是难得,除了美协的理事大会,还没见过这么齐全的时候,”董文昌先一笑,他说的不错,眼下这一桌人,确实难得聚齐:“常先生做东,李校摆宴——”

    “啊?您请客?”林海文插了一句嘴,问常硕,他还以为是天美请客呢。

    常硕点头,还小瞪了他一眼,:“平时各位都是请都请不到的。”

    林海文耸耸肩膀,不说话了。

    “……”董文昌就有些尴尬了:“呵呵,嗯,主要是想要跟林先生——”

    “林教授,我最近喜欢被这么称呼。昨天我还跟耿副院长说过的呀。”

    整个兰庭的气氛一下子low到地底,方才还有些清新感的早春之风,这会儿就只剩下春寒料峭了!林海文的态度太恶劣了,连董文昌的面子都丝毫不给,那其他人还要说么?

    这个局,真有意义?

    林海文笑着看了一眼常硕和李振腾:“说实在的,老师跟我说今儿要跟大家吃个饭,我是没什么意见的,吃饭么。不过后来才知道,似乎还有别的意思,是因为祭祀大典的艺术展是吧?我是不太清楚,这里头有什么要说的,难道各位老前辈大领导,觉得我头一次担当重任,肯定有疏漏和不懂的地方,所以觉得有什么需要提点我的?”

    他给常硕面子,来了,不等于他就会这么开始跟他们谈。

    不清不楚的,谈什么?

    两边现在的矛盾当然是清楚的,林海文受托主导这次青年展,他的理念就是青年展应该往学生靠拢,即明确还处于学习阶段的这个群体,这是他对青年展的理解核心。而除了他所在的天美,包括央美在内的其它美院,则全数给他撅了回来,完全不甩他的理念。

    这是问题。

    但目前为止,这个问题都在大家的心里,没有任何人诉之于口,因为本来林海文的这个理念,就是不可能明文规定的——否则青年展立马变成学生作品展,这就完全不是林海文的初衷,他要重塑“青年展”的含义,不是为了办一次学生展!

    而其他人则装聋作哑,他们不愿意让林海文得逞,让青年展改天换地,也不愿意明确说林海文这个理念有问题——因为本来就是没问题。

    国内的青年展,设置30岁这种上限的,都很少,青年展一般都是45岁以下,这也是国家、联合国、青年会等各种“青年”定义中最大的一个年龄上界。大家的想法都是做并集,画画嘛,熬呗,年轻人现在没有机会,熬到40岁了,不就轮到你们了?

    但林海文并不认可,事实上,现在的一个潮流也是认为,艺术其实是年轻人占据优势的,他们思维更活跃,变化更多,敢于尝试。把他们都磨到40岁才有机会,会严重伤害到他们的创作成就。

    华国尤其严重。

    比如林海文的朋友,阿德里安·戈特利布,他就是十来岁得到州府的认可,从而一举少年成名的。再者说,现在各国都有一些色彩天赋惊人的少年画家出现,画出来的画,林海文看着是幼稚,但色彩融合确实有独到天赋!人家也就因此得到种种认可,上拍,被收藏,和成年画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可是华国呢,十来岁的,还没毕业的,就只能是学生画,哪怕有人夸奖有人赞赏,但那都是在学生画的范畴里面进行的——不入流,更别说小孩子涂鸦了!

    都说华国教育怎么怎么样,那这些还没有被教育模式“荼毒”的少年儿童,怎么也跟外面不一样呢?归根到底是华国艺术圈论资排队的风气,已经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这是林海文想要去改变,而其他人则不愿意改变的。

    是症结所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