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9章 师徒相得(三更)

    林海文要让他们把这个症结拿出来说清楚!

    想要和稀泥蒙混过去,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当我林海文得到的是善人谷么?林海文这几天没有做什么突兀的回应,让不少人有些吃惊,那不是他认了,而是他在思考——阻力如此巨大,他要实践自己的理念,就必须有更大的动作,更大的手笔。要能够把这尘封的、顽固的风气,给震碎,弄裂,重新划定青年展的天清地浊,三纲五常!

    常硕听到林海文“装傻”的问题,心里一动,突然明白过来。他张张嘴,蓦地有些哽咽——这个学生,太理想化了,越发理想化了。

    以前林海文从来没有这样的,他听林作栋说过,当年《明月几时有》《月下独酌》写出来的时候,林海文最关心的就是稿费。包括后来写《讴歌》,也完全是为了融洽体制,电视剧战火十部曲是为了抵抗央视,晚会中一首首主旋律歌曲,是为了符合晚会的风气取态。舞台节目、写歌、编剧,则是为了发展敦煌不得不为——全是有目的的,通通在追求名利。

    但常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华南周刊》记者的群体陷落?编剧圈的虚假挂名事件?乐军等人的自我炒作?似乎又都不是。当常硕开始有所感觉的时候,是林海文对油画流派风格的选择,他对极端抽象主义毫不留情地排斥,甚至在格哈德那等人面前,也毫不妥协。但这种感觉真正明显,已经是陶瓷那会了——华国陶瓷,那是他头一次真切感受到林海文的行事里头,有一部分单纯到理想化的东西存在,他确实想要把华国陶瓷从落后时代中给拔出来,重现辉煌。

    这里头利益、名望,已经不是全部。

    而这一次,青年展的问题上,他看到这个趋势越来越突出了。

    林海文的“恶霸”属性,已经不再在局限于,那些挡在他获取名利路上的人或者现象,它开始延展到不符合他理念的,更宽泛的事情上了。

    比如这一次的青年展。

    他已经走到足够高的地方了,华国文艺圈,广泛的专业影响力一项上,他已经举目无敌,地位上,也不再逊色。利益,身为超级富豪,艺术圈首富也足堪当之。林海文会走出这一步,常硕并不觉得意外——吃饱喝足后,自然要追求点精神享受。

    只是这条路,恐怕更加艰难。

    目下,他不过是拿一个展来改变,就几乎遇到整个美术圈的抵抗。以后要是别的,更大的问题呢?或者更敏感的一些问题呢?常硕感动中,也充满担忧。

    但他绝对不会成为自己学生的障碍——他为之感到骄傲。

    “呵呵,”常硕笑了一声,气氛为之一缓:“这次是我请大家聚一聚,主要就是为了青年展的事情,海文呢,如他所说,他是头一次承担这么重的任务,组织这么大的活动。偏偏呢,又不愿意循规蹈矩,亦步亦趋,想要做一些实事。但是呢,各位都不太配合,加上诸位又位高权重的,能够左右业界。我想着,不交流,那要么海文认了,哈哈,这个可能性不大。剩下要么就是看大家手段,最后是海文灰头土脸,还是各位声名扫地,狼狈不堪——太难看了,是不是?”

    和缓的气氛大概只存了五秒钟,就随着常硕的话消失掉了。

    这不是将相和,而是鸿门宴啊。

    “那常先生的意思是,要么我们自己把名单改了,要么就等着林先生出招了,是么?”耿琦冷笑一声,不再掩饰什么。

    林海文没有料到常硕会说出那么一番话,常老师是很超然的,他跟付远不对付,是风格之争,但他个人在国内画坛,确实是有超然地位的——不论从艺术成就上,他作为古典画派的旗手之一,还是在国际上,他作为一张华国文化名片,都铸就他这种特殊地位。

    不容易的。

    但现在,他就这么轻飘飘地介入进来。

    林海文没让常硕再说什么,他的事情,自己来:“耿副院长这话不对,用不着等我出招,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的名单不变,那17个获奖名额里,一个老师都不会有!!”

    “你以为你是评委会主席,就能决定所有奖项?呵,无知。你当中河和文化部会看着你胡来?”耿琦气儿都粗起来。

    林海文笑笑:“你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的自愿,我做不做得到,那是我的本事。而且,耿副院长,我林海文,有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么?你见到过么?你觉得你剩下这三十年,有机会见到么?”

    这话,狂的,铺天盖地,无边无际了。

    耿琦愤怒至极的启示都为之一顿。

    林海文有要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么?有么?耿琦这么一想,似乎真没有,远的不说,近期那些大师瓷名家,现在不就七零八落死在那儿了么?陶瓷公盘的动静,他也有所风闻,等到公盘开幕,那帮人的日子只会更惨。

    这就是上一波和林海文对抗的人的——下场。

    林海文要笑不笑地看着耿琦,那股样儿,可恨啊,结果他们恨着恨着,林海文他还笑起来了。

    这人特么是不是真的精神变态啊,越遭人恨越开心的那种,他们不是常硕,没法理解林海文这一路上,心路历程的变化,自然也就猜到林海文的目的所在。在他们看来,这林海文要不是真喜欢被人骂,有快感,就绝对是脑子有问题了。

    你要支持学生,你支持好了,你弄学生展去嘛,干嘛非得来破青年展的规矩和惯例——这一破,谁知道后面会有什么连带变化,变化难道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么?偏偏你林海文就要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毛病?

    林海文说完话,看到恶人谷的提示,尤其耿琦那个明晃晃的1000点,他微微一笑,很可恨。

    恶人值+300,来自京城冷和平。

    恶人值+300,来自临安季仲德。

    ……

    恶人值+1000,来自桐城耿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