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4章 想破脑袋

    “欺人太甚!”

    董文昌几乎是摔掉了自己的手机。

    而坐在他面前的,包括有桐城美院的耿琦、西京美院的季仲德,以及清美的冷和平三个,从万世居出来,其他几位都各回各家,这四个通了个声气,约了个晚上的时间,找一家茶馆坐下来聚聚。

    结果四个人才刚到齐,董文昌就接到了何专家的电话,都在京城里头混,总归是认识的,况且,何专家受聘王老板的艺术公司,也从董文昌这里买了不少画作,类似《杂石兰花图》这种小件,董文昌一年出个二三十件,弄个百万来花差花差,也是很滋润的。

    这一接,接出毛病来了。

    林海文这不是个东西的,居然随口造谣,他特么图什么呀?啊?

    “……啊?你们说说,他这是图什么呀?给我找点腻味?”董文昌干脆把事儿给说了,他刚才电话里也提到了林海文,遮遮掩掩没必要。主要他也是想不通啊,希望从别个那里能得到个解惑的答案。

    耿琦就冷笑着——他今天就光顾着冷笑了:“他脑子不正常的,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倒是冷和平猜了个七七八八:“我今天看着,就觉得他跟万世居那个董老板关系似乎不太好,他也许是想要耍董老板呢?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求证的电话会一路打到老董手上,这才被揭穿了嘛,不然凭他的声望,对方不也就是信了他,然后自认倒霉么?”

    “我看他未必就没想到会传到老董这里,那个董老板也不是没路子的人啊。”季仲德补了一句:“恐怕,他也是不在意吧……”

    把董文昌气的更甚。

    “哎,”冷和平突然一笑:“你们说这个林海文,怎么就这么拉的下脸呢?咱们这几个,包括他的老师,不管是常硕还是陆松华,那都是要脸的人啊,别说这种小动作了,平时不合规矩的事情,都是不肯做的。咱们圈里头,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混不吝的人?也真是见鬼了。”

    “哼,他的名气来的多简单?”董文昌勉强平抑了怒气,才没好气地给他们说:“他高三就名满京华了,后头考咱们央美,那更是建校以来头一个四百分,再加上他写电视剧本子,写歌,写一个红一个,那名气,蹭蹭蹭的就上去了,要不然他当初怎么能说退学就退学?他才大二呢,能学到什么?什么也没学到!不就是靠着这名声,他才有底气么?结果他一退学,央美被臭骂的,啧,那个时候别说老孙了,我,蒋和胜,谁都不忍心上网去看,受不住。我一辈子都没有丢那么大人过,我大孙子,那个时候读初中,回来居然也振振有词地说央美怎么怎么样,哎呦,给我气的。

    你们说,这么容易就得来的名声脸面,他林海文能有多在意?咱们跟他一样么?咱们谁不是三四十年笔耕不缀,才换来这张老脸。结果他不要脸皮倒也算了,今天居然就敢把我们的脸皮也放在地上踩!狂妄,狂妄至极!

    耿院,老冷,还有仲德兄,这口气我是忍不下去的,我董文昌被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鬼给指着鼻子骂了,要是还没个说法,我死了都闭不上眼!”

    冷和平和季仲德暗地打了个眼色。

    虽然季仲德今天是被林海文给撅了面子,但不等于他就要和林海文捉对厮杀了。今天这一桌人里头,天美不说,那些没来的,比如国美的缪敏主任,基本上也不用指望他们作什么。就说来的这四个人里面,耿琦和林海文是宿世仇敌,董文昌看起来对林海文也是新仇旧恨,难以消解,唯独他们两个,清美和西京美院,他们本人,跟林海文都没什么直接冲突——今天林海文这么狂霸酷拽的一番话,他们发红的脸皮里,除了羞怒,其实也有一点尴尬。

    讲的不好听一些,那些道理他们也都懂,只是一来没有扫荡乾坤的使命感,二来作为已经熬出头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也没有动机,最后一个,就是他们也没有这个改天换地的能力。

    林海文能豪情干云地说:我要变这天!

    换成他冷和平,他季仲德,是没有这个底气的,别说拿到实际操作层面了,哪怕讨论一下,就得早早被按下去。

    从这个层面来看,说他们对林海文有一些羡慕和佩服,也不是不可以的。

    这么一想,他们两个自然就不愿意出头。

    “老董你有什么想法?”

    董文昌想了想:“我看还是要从中河省那边下手,林海文所凭持的不过是郝孟呈和顾海燕的信任,还有在中河省的人脉和基础。可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不可动摇的,我就不相信,如果咱们几家联合起来向那边表示,他们真就能让林海文一条道走到黑?林海文既然说他要让咱们的老师一个奖都拿不到,这肯定是要惹起纷纷物议的,而这也绝对不是中河省愿意承受的,到时候,以林海文的狗脾气,他话都说出来了,不可能收回去。那他还能顶的过中河省?顶的过郝孟呈?最后说不定他自己就辞任评委会主席了。”

    “……那他要是不辞呢?中河省那边要把他强行辞掉,惹起的讨论恐怕也不小吧,而且……”冷和平话没有说尽,但意思是很明确,把他们在兰亭讨论的东西放到公共舆论平台上,谁是谁非,谁能得到支持,都不用说林海文那1、2000万粉丝了,光光正反方本身,他们就能知道谁会得到支持。

    网上那帮年轻人,谁能服“论资排辈”四个字?谁能甘心支持“熬”出头这个意见?

    不可能!

    一边倒地支持林海文,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场面。

    季仲德想着,突然心里一动:“你们说,林海文这么强硬,是不是早就计划着要公之于众啊?到时候他有公众舆论支撑,又不怕我们对他做什么,还有什么不敢做的?比如把奖都给了学生之类的。”

    “……”

    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

    林海文可是有个“微博青天”的诨号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