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6章 学乖了啊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商量不出一个七七八八来。

    结果林海文那边,大晚上的,嘿,董文昌送来100恶人值,耿琦送来200,时不时的季仲德也送100来,接着冷和平也不甘示弱,跟着送100,跟随份子似的。

    这不摆明了是四个人在商量对付他么?

    只是好像商量的不太顺利啊,呵呵呵呵。

    “你们看看,他又不知道再算计什么?笑的呀,我都瘆得慌。”祁卉瞥他一眼,跟谷萩、吕骋抱怨呢。

    今天晚上难得,哲昇和谷萩、鹿丹泽和吕骋,双双上门,约好了来吃一顿晚饭。

    哲昇也从央美雕塑系毕业了,林海文给他介绍了国内雕塑泰斗詹康老先生,他去拜师,结果没拜上,倒也不是说詹康看不上他,一来老先生年纪大了,连终生展都办了,没有精力带学生,二来哲昇去法兰西游学一年,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风格上有变化,不再是典型的央美雕塑,詹康倒觉得自己不好去影响他的这个转变。

    所以现在哲昇也是忙着给自己置办工作室,准备开始熬了,今天来了之后,不止一次对林海文的黑龙潭画室报以羡慕嫉妒恨之情——他找了这么些地方之后,才知道黑龙潭湿地里头那个地段的房子,究竟有多难找,根本没人出让。

    作为林海文央美室友当中,唯一一个关系好的,他对哲昇还是满关心,这很难得啊,他刚才给他出了好些主意呢。

    “你现在这么菜,找那么好的地方,是显摆有钱么?不怕被人羡慕嫉妒恨么?就跟你对我一样,万一那人就是能提携你的呢?”

    “差不多多就可以了,五环外弄个小平房,再开着你那辆拉轰的路虎,也方便的很。”

    “东西做的不怎么样还,先讲究起地方来了,这态度不对。”

    最后哲昇“不死好歹”,居然还忍无可忍地让他滚蛋,自己去跟鹿丹泽讨论。林海文这才去关注了恶人谷的消息,发现有四个老东西在背后算计他。

    被祁卉诋毁了一把,他翻了个白眼:“不笑难道要哭啊?”

    三个女人笑了他一顿,也不跟他辩,又转过去,嘀嘀咕咕的,突然一下,神色诡谲地笑了起来。

    哲昇和鹿丹泽都停下来,一脸懵地看他们。

    “看什么看。”谷萩瞪他们。

    林海文嘿嘿一笑:“你们是在讨论刚才停车时遇见的那个车大灯,是不是?”

    噢~~

    其他两个男的恍然大悟,随即被各自的女朋友拿眼神杀死了无数次。他们刚才从外面回来,在停车的时候,隔壁别野前停了一辆宝马迷你,下来一个四月初就穿紧身连衣短裙的,两管白嫩的大长腿,亮的很,估计也凉的很。

    但更加令人瞩目的,还不是她的玫红色连衣裙,而是那一对车大灯,那叫一个大啊!真的是大!大到出奇,大到祁卉这种娱乐公司大老板,谷萩那种混华外两界的女演员,都叹为观止的程度。

    这会儿还在津津乐道呢,估计是在讨论人家是不是隆的。

    “你一个大男人,猜到还要说出来,可见刚才观察的很仔细。祁卉你也不管管他。”谷萩顺道还损了林海文一句。

    “我跟你说谷萩,”林海文本来没有人理他,这会儿有人理了,顿时话痨爆发:“你看看我,这圈子里头,唱歌的跳舞的演戏的主持的,还有各类混晚会的明星咔,谁不想爬上我的龙床啊?”

    噗!

    五个人全都笑炸。

    “笑什么,我说错了?不信你问卉卉嘛,都是她找人挡掉的,一天一个绝对不止。要不是我,这么坚贞,这么执着,这么守身如玉,这么品德高雅的人,怎么可能把持的住?”

    “你怎么不说你招蜂引蝶呢?”

    “我要不是一朵如此灿烂的大好花儿,想招蜂引蝶也不成啊,难道你要祁卉找个狗尾巴草凑活了?”

    谷萩笑呆,不肯说了,反正也是说不过林海文的。

    祁卉看他那得意样子,眼神幽幽的,林海文心里一突,明白她的意思——别的蜂啊蝶啊的,你都看不入眼,那现在在临川老家那位,你怎么着啊?

    楚薇薇在京城的时候,自然跟祁卉聚过几次,没了林海文,她们是实打实的好姐妹啊。只是显然,这么一相处,祁卉的危机感更深厚了,当初那个娇滴滴的富二代小公主,不和林海文的口味,但是现在这位思想深邃,浑身几乎散发理想圣光的调查记者,对一些强大的男人就太有吸引力了。

    林海文只好装死,凑到哲昇他们那边,乖巧地给他找地方。

    ……

    第二天,林海文还飞到瓷都,和凌鸣一起看了看了陶瓷公盘的筹备情况——策展合作方是熟人,海鸥国际的易涛,他没去美国,也是因为这头的工作。林海文跟他合作,也是看在他工作还是不错。至少京城站的布展,是得到普遍赞扬的,尤其西京绣的项老太太那些,都将京城站的布展水平奉为圭皋了。

    这一次除了海鸥国际,还有国展公司,也就是俞妃的女儿俞鸿带队来参与,他们主要是有国内的人脉和关系,这个对陶瓷公盘很重要。另外就是敦煌的公关部门,微博的综合小组,嘉德拍卖行等各个合作对象。

    这么复杂的一个工程,也是苦了凌鸣,不过他也藉此强调了存在感——否则提起公盘和陶瓷就是林海文,对他也不合适。即便如此,林海文还是需要偶尔过来坐镇一下,主持一下协调会,拍板决策。

    不过到了这会儿,基本都定下来了,他看了看实施情况,过了一夜就返回了京城,这边还是留给凌鸣负责。

    ……

    隔天他回到天美上课,还没坐下,就有人喊他了,李振腾的一个弟子,很年轻,24岁,在读研究生。

    “程波?”

    “林教授,老师让我看您来没来呢,您如果来了让您去找他一下。”程波平时在隔壁画室,今天来的就格外早。

    李振腾找我?

    林海文怀揣着疑惑去校长办公室,结果李振腾那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小为难,小担心,还有一点……小激动?

    “海文,刚才我从央美那边得到消息,据说央美联合几大美院,要提出举办一个新美术展。”

    “啊?什么展?”

    “全国艺术院校美术联展!后面还有个括号——(学生)”

    林海文想了想,突然一乐:嘿,学聪明了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