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8章 你办?我也办!

    “尊敬的林教授:

    您好!

    今天办公室里并没有太多讨论您的问题,比较平淡。但是,我在一个主要成员是各校青年教师的qq群里,听到了一些内容,我写给您看看,希望对您有用。

    他们讨论的是央美最近提出一个全国学生联展的事情……我觉得他们的想法不太对,正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很多好机会,才更应该给现在的学生们提供机会啊,否则,岂不是一代一代毫无进步了么?

    此致!”

    这封邮件就很短小了。

    不过林海文看着“全国学生联展”几个字,还是若有所思的。果不其然吧,董文昌在措辞上,以及《人民文艺》在报道中,用的都是“全国艺术院校美术联展(学生)”,目的明确,就是想要提高这个预期展览的专业影响力。但在舆论里头,它很自然就变成了“全国学生联展”。一个院校联展的主语,就这么变成了学生——全国学生联展,学生联展,学生展,就是个学生画的展。

    迅速流于寻常,几乎不会产生什么专业影响力。

    就好像一个三十多的人去求职,你能把自己在学校里拿奖学金当成个荣誉去说么?那很可笑了。艺术家也是一样,当讨论起他的履历的时候,学生展纵然能放上去,也绝对不会是什么重量级内容,边边角角而已。

    这就是林海文为什么要抢夺“青年展”这个概念的原因。

    《人民文艺》那篇央美文章出炉的第三天,《新文化报》几乎是打对台似的,刊出了一篇文章,内容很相似,都是关于一个展览的,而且聚焦的都是年轻人,只是发起方大不同。

    “林海文有意将黄帝祭祀大典青年油画展续办。”

    “纪念华民族初祖黄帝的祭祀大典即将举办,而由林海文担任评委会主席的国际华人青年油画艺术展,也即将要进入到展览评审阶段了。这一青年展较之前的同类展有些不同之处,本次展览要求青年的标准在30岁以下,也就是说面向的是我们传统意义中的‘青年’,而不是通常我们说45岁这样一个官方青年线。应该说可以为年轻人提供更大的舞台,是一个受到各界欢迎的举措。

    那么本报日前获悉,林海文受到各界回应的鼓舞,有可能会续办这一青年油画展,续办模式,可能是由天南美院、中河省、林海文个人一起联合主办,也有可能是林海文个人,联合社会力量来接手举办,具体的方式还没有确定的。另外,展览也有可能扩展到华国画,以扩大其广泛性。

    林海文认为华民族初祖黄帝,是整个民族,也是全球华人的信仰图腾,以他为契机,将这个面向全球华人的赛事,打造成一个我们国家新的艺术名片,绝对是相得益彰的事情。他也相信会得到各方支持,来落实这个计划。”

    哈?

    林海文也要办展?

    青年展要从一锤子买卖,变成很多锤子了?

    美术圈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难道说短短时间内,国内就要出现两个全国性,甚至是国际性的美术展了?全国学生联展是面向多个艺术品类的,而林海文这个则面向油画和国画——但基本上是一样的,国画和油画,是美术主流中的主流了。

    在窸窸窣窣叽叽喳喳的讨论中,基本上有一个情况是越来越明显的。

    神仙们确实在打架!

    确切的是说,七大美院不给林海文面子后,林海文开始还击了!

    央美透消息要办展,林海文立马说自己要续办青年展,就隔了一天时间,这要不是打擂台,谁能信?类似天美的盛云、陈军,央美的竺宇等吃瓜群众们全都兴奋莫名,这会儿他们不站队了,不管是谁办,他们都有机会啊,两个展都有学生的大头,但林海文这个展可以给青年教师留口汤,董文昌那个展,他们虽然看不入眼,但是可以以让他们已有的蛋糕不被学生给分掉,都是好事。

    但更上一层的人,可就不这么看了。

    这不是乱来么?

    这一个展,那一个展的,怎么能搞得清?展览这么好办的话,还轮得到你董文昌和林海文来拿大?你办了展,有人认么?美院、书画院评职称给加分么?先不说林海文了,就算是董文昌这个,他也不能说央美一定会认的,这一加分,都是牵涉一大串,奖学金?考研?留校?辅导老师的奖励、职称——不安排辅导老师?做梦!这么一大块肉,不让老师分吃一口,你还想办成功?真是做梦。

    再者说了,就算央美他们都认了,天美不认,你这咋办?还能把天美一脚踹出去自己玩?不存在的!老大人们不可能同意的,搞什么东西,你要裂土分疆啊,共识啊,要取得共识啊。

    林海文那个也难搞,首先中河省这一次的青年展,各方一定是要认的,这是国家工程,没人能动手脚。但假如说要续办,而中河省又真被林海文给说服了,央美继续认?还是说就不认?这又算啥?欺负人家中西部省份么?不支持人家精神文明建设么?

    一个一个大帽子,都是激发矛盾啊。

    “这些人呐,一个一个的,没有大局观啊,都在放大矛盾,家丑外扬。”美协的老刘,把刚回国的蒋和胜,还有董文昌和李振腾,给揪到了美协的办公室里头,偏偏没有林海文。

    “老董啊,你不是二三十岁了,怎么会这么意气用事啊?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你这个计划,跟老蒋说了么?跟我说了么?你不是一个普通画家呀,你还是央美,华国油画最高学府的副院长。你看看,你一句话,闹的是沸反盈天,不得安宁,我这里电话都要被打爆了。

    啊?林海文多大?你的一半都没有,你去跟他争这个意气干什么?”

    董文昌张了张嘴,看看一脸沉郁的蒋院长和放空的李振腾,却看不到那张年轻的、欠揍的脸。

    这会儿,你们想起他没多大了?那他当主席,主持活动,把我当孙子骂的时候,你们怎么不知道他连我一半大都没有了?

    天理何在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