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2章 大争议将起(一更求订阅)

    电话那头的人是江玉。

    江玉这个丫头,几年前进入到《新文化报》,头一条重要的新闻就是关于林海文的,当时林海文正在树立自己“华国油画未来”的flag,当时报社的一个资深编辑,就带着小丫头江玉到敦煌娱乐做了一次上门采访——江玉还记得呢,当时林海文嘴里也是把自己大肆夸了一顿,叫她瞠目结束,大长见识。

    万万没想到啊,时隔四五年之久,她也从一个菜鸟记者,升格为了报社的主任编辑——要说升职的这么顺利,也跟林海文是个新闻制造机有重要关系。毕竟林海文的新闻,其实后来一直是她来跟的,大小新闻无数,《新文化报》也是拿到了不少独家,其中一大部分的功劳,都要算在了江玉头上。

    不过在今天,从林海文嘴里,听到这么一番“华国油画将自我而终”的话,还是让她有点今夕何夕的感觉——林海文这个不要脸的劲儿,倒是几年如一日,分毫不变。

    “呵,是没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小江,咱们合作的还是很顺利的嘛。”林海文这几年也是总跟江玉打交道的,很舒心了。

    江玉年纪比他还大三四岁呢,不过对于自己被称作“小江”,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瞧瞧林海文都在跟哪些人对着干吧,一句小江已经是抬举她了好不好……

    《新文化报》的报纸,可以说是在万众瞩目中出炉的。

    目下的局面,耳聪目明的,都已经搞清楚了,明显是林海文、常硕师徒,再加上半个天美,跟半个央美、一整个桐城美院等其它七大美院的结合体,正在通过种种方法,办展也好,哄抬舆论也好,总之是各出百宝地争夺话语权。

    至于是什么的话语权,大家反倒不是那么在意了。

    如今央美的董文昌等人,已经进一步出招了,林海文联合中河省也出面回应,剩下的就是林海文怎么来摆弄舆论了——他可是此道高手。

    央美的蒋和胜也是其中一个,他早上上班,八点到办公室,校办的人就赶紧把报纸放在他办公桌上。

    “有吧?”他问了一句。

    固然所有人都认为林海文会通过《新文化报》来发声,但毕竟只是猜测而已。

    校办主任点点头:“第三版,几乎一整版呢。”

    “整版?”蒋和胜摇摇头,这帮媒体,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他翻到第三版,果然几乎是一整版,当然不只是林海文的采访,还有此前董文昌的采访,在右下角,标题的字也小得多。剩下的还有此前关于两个展览的报道,以及一小篇编者按。蒋和胜没有先去看林海文的采访,反而是去看编者按,《新文化报》和林海文关系密切不假,但是作为文化报业集团旗下的媒体,他们还是会有自己的观点——蒋和胜想要看看他们的观点是怎么样的。

    “最近一段时间,油画艺术界,关注青年,尤其是在读学生的声音,分外高涨起来。其肇因大约是林海文在黄帝祭祀大典国际华人青年艺术展的筹备中,大幅度降低了‘青年’的年龄线,而且据说,他也建议各方提供参展名单时,更多的向学生倾斜——所以我们看到此次各大美院的名单当中,都至少有2名以上的在读学生,这在以往的同类级别的青年展中,是见所未见的。但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看出来,总体上,除了林海文所在的天南美院贯彻了以学生为主的宗旨,其它七大美院都并没有迈出这么大的步伐。

    不久后,央美的副院长、著名油画家董文昌,以个人名义表达了想要筹组一个全国学生美术联展的想法,得到了包括桐城美院耿琦、西京美院季仲德等名家的呼应。几乎是随之而来的,林海文和中河省组委会,宣布正在考虑将此次黄帝青年展续办下去,成为一项定例赛事。林海文更是罕见接受本报专访,剖析了他的想法和意图。

    那么从林海文的采访中可以看出来,双方此次争相追逐的,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展览,而是对国内艺术培养体系的话语权——究竟是坚持目前这种熬资历的‘国画式’培养,还是打破既定成规,让青年展回归青年,以想象力和创新取代资历和阅历,这才是双方的深层次矛盾所在。

    编者认为,在全世界范畴内,艺术,或者说油画艺术,都在追求想象力、表现力,这样的潮流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国内对此一直后知后觉,甚至是装聋作哑,这绝对是逆潮流而动的。只是林海文作为全球范围内古典主义的旗手之一,一直以来对抽象主义这种彰显内在、个性和想象力的风格流派相当不屑,但在国内,却偏偏是他,喊出了革新的第一声初啼,确实有让人玩味之处。

    编者希望,此次争执平息的方式,不是各方妥协共存,而是艺术界真正取得一个共识,让华国油画艺术,能够冲破自己的藩篱——从师法欧美、师法前苏、流于意识形态,到今天混沌茫然的怪圈中挣脱出来。”

    蒋和胜皱眉看完,《新文化报》的态度是明确的,他们显然是认同林海文的观点,而且说不定,这也是艺术评论界比较占优的一个观点——尽管董文昌那套完善体系的理论,也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但相较而言,林海文的观点,对于这帮评论人来说,还是比修修补补来的更加吸引人了。

    他再看林海文的专访,除了看到“华国油画自我而终”的时候,撇了撇嘴之外,也没有太多意外出现。

    争议不可避免了。

    “唉,”蒋和胜食指在办公桌上无意识地叩动,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他才传了个意思出去——对于这个议题,央美不要求统一立场,大家可以自行表达。而在临安的国美,西京的西京美院、清华美院,也都大同小异,并没有谁一把押上,揭盅定输赢。

    下午一上班,董文昌气冲冲地找上门来。

    “院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支持林海文的观点,我可以服从学校的决定,但你这样,除了让学校更加混乱,还有什么意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