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7章 苍天可鉴呐

    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些大师给吓到了,报名字的时候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林海文扫了一眼,觉得眼前几乎就像是一幅油画了,董文昌的背挺的可比刚才僵硬多了,耿琦凝重的表情也很典型,李振腾和常硕,颇有一些奇异和兴奋感,程逸飞、詹康等人,则稳坐钓鱼台,审视观察着,蒋和胜……似乎有点困惑,拖尼特、戈特利布,他们方才靠着常硕等人翻译来来交流的,这会儿听不太懂,不过光靠眼睛,也能意识到这个房间里头,应该是在上演一出不比百老汇更简单的戏剧。

    “姓名:何思寒,天南美术学院。”

    李振腾几乎要跳起来,又是天南美院!!

    这次评选,因为林海文临时变阵,而且弄了这么多的大师进来,其实是近年来,甚至是很多年以来,华国最为公正的一次油画展览了。他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但绝对相信,结果是经得起推敲的,换而言之,这些奖项,就是给了水平更好的——至少说是得到这些大师认同的标准下,水平最好的八个人。

    天美有两个!

    而央美现在还一个没有,国美也一个没有。

    他简直想要“仰天大笑出门去,别的学校是狗屎”了,脸上也泛起一股红彤彤的光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喝多上脸。当然,坐在这里的,不会有不知道的,谁能不知道呢,国美、清美、央美的院长,本身就是顾问团的成员,其它的副院长、主任,则个个都在盯着结果,怎么会不知道李振腾心里在想什么。

    酸啊,涩啊。

    见了鬼了啊!

    李振腾这么一开心,对林海文就格外感谢了,林海文虽然是个麻烦制造机,但人家也有本事啊,何思寒跟着他学了也就几天吧,就从五个选派老师中最菜的一位,一跃成为整个展览前八的牛人了,再加上前头的芮明月小丫头——林海文居然还是个神级教师!

    “哈哈,何思寒,是我们学校的青年教师嘛。”

    这句话如果以平淡的语气说出来,其实是没有啥问题的,但是李振腾偏偏在“我们学校”四个字上加了重音!这——就有问题了。

    是啊,我们学校,天南美术学院——林海文说了,不让他们学院的老师们得奖,可却从来没说不让天美的老师得奖啊,现在,人家不就得了?什么排名七八位的油画系,什么央美清美选过剩下的学生老师,这不就打脸了?

    李振腾还特意重音强调一下——如果他也有一个恶人谷,估摸着就要感受到董文昌他们的满满恶意了。

    不过董文昌对蒋和胜的恶意似乎还更大一点,八个名额已经去了三个,央美还颗粒无收,他看着蒋和胜的眼神,都有点“你似不似撒了”的意思——作为顾问团的一员,蒋和胜总不该坐视央美连丢三城,这根本已经不是林海文赢了,他董文昌输了的问题,而是央美输了,天美赢了的问题。天美哪怕后面一个不得,也已经注定是大赢家了,拿下四分之一的获奖名额,在这种级别和参与度的展览赛中。

    简直不可思议。

    是不是林海文作法了?

    蒋和胜这会儿也终于回过味儿来了,他有点苦涩感——竺宇都没进前八,央美另外9个老师,还有5个学生,难道还能幸免?要知道,当年他收下竺宇的时候,竺宇就是央美青年一代中最有水准的一个了。

    那么,这岂不是等于说,央美要剃个光头?

    他复杂地看了稳坐在那里,只是眼神飘来飘去的林海文,这小子,用不用这么狠。

    因为官司都从面上打到了面下,工作人员们的动作也略微快了一点。

    “三等奖第四幅:《回家的小路》。”

    “编号:56。”

    “姓名:吕骋,自由画家。”

    又是自由画家!

    董文昌想说话,但硬是憋了回去,耿琦也想要说话,同样给憋了回去,反正有想要说话的,都自发自动地憋了回去,然后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看着林海文和常硕这俩坐一块的师徒。

    那整齐划一的眼神,让工作人员都没忍住跟着一起看了过来——啥问题啊。

    啥问题?

    这人跟你林海文有没有关系?什么关系?说!

    常硕刚才就想起来鹿丹泽,这会儿当然第一时间就记得鹿丹泽的女朋友吕骋了,只是他余光看了一下董文昌他们的脸色,觉得要是这么按照实话说出去,对他们也真是太过于残忍了,不忍之下,他也把话给憋回去了——然后转头去看林海文。

    得,这下子全场的人,都看着林海文了。

    “呵呵呵。”

    笑声是如此的轻快、悦耳,宛如银铃一般——好吧,林海文的笑声并不是银铃这一挂的,总之是非常清越灵动的一种笑声。那么听到董文昌等人的耳朵里,就跟催命魔音没什么区别了。

    不要,不要啊,不要这么对我,放过我,放开我,不要啊!!!

    但七彩祥云没有来,白马蹄声也没有响起,钦差的“刀下留人”也未有踪迹,更没有路过的甲乙丙丁大吼一声:给我住手!

    “这位吕骋,跟我是一届的呀,不过人家拿到了央美的学历,咱就没有——呵呵,不过,她呢,是前头,还记得么董副院长,前头那个鹿丹泽啊,拿奖了的,这位是他的女朋友,哈哈哈,一起在我的画室学习的,真是,叫我说什么好呢,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这么一来,你们说,会不会有人觉得我是为了让他们获奖,才弄个30岁的限制啊?哎,我是真没有这个意思的呀,苍天可鉴,日月为证!”

    沉默了,沉默了。

    “呵呵呵,”程逸飞老先生打破了这个极端尴尬的场面:“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了,海文先生——”

    “您叫我海文就得了,我主要是怕我老师不好跟您叙备份。”

    “哈哈,好,海文,你这个教育水平真的是这么高啊?之前你在法兰西一鸣惊人的时候,我在伦敦治病,倒是没有亲眼见到。没成想,今天还能再有一个机会见识到。”程逸飞还给在座的国内画家科普呢:“海文当年在法兰西,因为流派之争,和国际上相当有名的一位青年画家,来自荷兰的阿尔图尔先生,约定从巴黎高美挑选两位水准相当的学生,花三天时间,各自指导,再以学生的作品一较高下。我记得当时拖尼特先生是主裁啊,还有格哈德·里希特、佛美的海格尔都在。结果三天之后,原本水准齐平的两位,居然有了显著的差别,海文指导的那位女学生,就硬是大大胜过了阿尔图尔的那个,整个高美都为之震惊了。

    我原先还以为是传言夸张,今天亲眼所见,才知道不是传言夸张,是事实就如此夸张呀!”

    一直通过常硕翻译的拖尼特,也呵呵一笑:“然而这也是华国年轻人的幸运,不是么?”

    “当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