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9章 大获全胜!

    第一个跟林海文无关的人诞生了,大家并没有觉得高兴。

    林浩添是东南亚华人,父辈就移民欧洲,算是个纯粹的黄皮白心,此次参赛的是一幅立体主义风格的果体女人,颇有一点《亚威农少女》的神韵,立体主义的消亡从毕加索转向超现实主义就已经开始,到今天,算是式微的流派,不过在西方还是有声音在,比如佛美的海格尔,就是体力主义的传道者。

    这幅《尼斯海滩》,技巧和表现力还是相当不错,至少在这个年龄段来说,林浩添只有26岁而已。

    这对他而言,也是个莫大的肯定。

    “二等奖第二幅:《雁湖春波》”

    蒋和胜咯噔一下,这幅画是他看的所有作品中,和林海文某一阶段有较大相似程度的——委拉斯贵支阶段,也就是《燕明园小街》的创作阶段,算是一个比较早期的。可是林海文这种“生而知之”的,哪怕是早期,在30岁以下的画家当中,也有一骑绝尘的实力优势。

    所以他拿了第二名,或者说二等奖里头的头名,是没有产生争议的。

    “编号:9。”

    “姓名:唐城——天南美术学院。”

    天南~~美术~~学院~~~有好几个人,几乎觉得自己耳朵里头发生了多普勒效应,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一圈一圈地,传进他们耳朵深处,天南,嗡嗡,美术,嗡嗡,学院,嗡嗡。

    第四个了!

    一半!

    天美就这么拿下了一半之多!

    要疯了,真的要疯了这个世界,董文昌此时此刻,有一种几乎要从额头中跳出来的幻觉感、不真实感,这一切其实是个噩梦,是个梦,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因为林海文给他们的压力太大,才会产生这种可笑的幻想,做这种可笑的梦。

    但梦就是梦,是假的!

    假的!

    但耿琦那副死棺材板的脸色,怎么那么不像是假的呢?

    “唐城啊?”李振腾都有点恍惚了,兴奋过头的样子:“这个学生我记得的,是第一名考进学校来的——说起来,还是央美漏掉的呢,他当年说是身体不舒服没考成央美,不肯复读,家里又是天南的,才直接就进了天美来,呵呵。”

    “……留校的?”

    李振腾看了一眼问话的清美院长罗明渠,清了清嗓子:“是前年入学的。”

    “大二啊?”

    点头。

    唰,目光再度聚焦到林海文头上。

    整个青年展览中,只有林海文手下的三个大二学生,当初也是大家笑话天美的一个主要潮点——你们天美真是了不得了啊,跟央美比,跟全世界的华人青年比,结果就拿三个大二的出来比划,他们学油画了么?这种气度,这种自信,那真不是别的学院能比的,佩服佩服。

    呵呵呵呵,人家三个全都拿奖了。

    两个三等奖,居然还有个二等奖!

    唐城、楼均、瑞明月——这三个什么玩意啊,凭什么就跟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这么牛,你们不去央美,不去国外,怎么会那么干脆地跑天美去蹲着?难道都是神算,知道有个林海文会加盟天美?一早就去等着。

    “还有一个了,也揭晓了吧。”蒋和胜发话。

    今天不管这个一等奖是谁,林海文大获全胜的结果已经不可动摇,唯独就看最后一个获奖人,能不能为董文昌他们拿到一点面皮吧。至于央美,他已经不在意了,到目前为止,除了天美之外,其它国内美院,算是颗粒无收,绝收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蒋和胜倒也没那么难堪了。

    林海文照例上去核准二等奖两位的名单,签字确认——这个谨慎程度,也是厉害了。

    “咳咳,一等奖:《黑龙潭湿地风光》!”

    噗!

    评委会里头的一个委员,算是没忍住。评委会的委员,基本上是来自美院教育系统、艺术鉴赏系统,另外就是国家书画院、国家美术研究会的专家。笑出声儿的这位,就是国家书画院的,王老先生的同事,不过略微年轻,今年49岁。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特么真不怪我,我是真的忍不住了。

    黑龙潭湿地,这是京城市区的一颗璀璨明珠啊,国内的画家,尤其是住在京城的画家,去画黑龙潭湿地,绝对是理所当然,没有任何问题的,特别是黑龙潭的位置又格外好,远处有山,近处有水,各种植被动物飞鸟,全都不缺。春天的野鸭白鹭,夏天的芦苇荡,秋天的夕阳水波,冬天的万籁俱寂,全都是可以入画的好景致。

    凭这么一个名字,顶多能认为是国内的画家拿了一等奖。

    好事儿啊,大好事儿啊!

    虽然大家都是华人,但是国内的拿,总比让国外的人拿掉了,来的好吧?

    但事实上,就不是这么一个事儿。

    黑龙潭湿地,如今在华国美术圈,那已经成为了一个专有名词了——它是林海文的道场啊!林海文在这里成仙成佛,一举成就国内外顶级油画家的盛誉。如今在美术圈提及黑龙潭,甚至能直接代指林海文。

    黑龙潭的那位——谁啊?林海文啊!

    这个名字一出,那十之七八,意味着这个一等奖,跟林海文已经脱不开关系了。偏偏林海文这会儿又不像之前,那样喜形于色,或者无辜一脸,他整个脸上一点神情都没有啊,跟个泥胎一样,听到“黑龙潭”几个字,眼皮都不抖。

    这养气功力,要说他是林海文,人家一准都不信。

    董文昌已经几乎绝望了,林海文源源不断的门人,谁知道有多少啊?他就不信了,正正好有个跟林海文没关系的,跑去画了一幅黑龙潭风光,还拿来参赛了?要有这么巧的好事儿,他们就不会输的这么惨烈了。

    “说啊,停下干什么?”耿琦已经稳不住了,失态地喝了一句,引众人侧目。

    “编号:109。”

    “姓名:王鹏,自由画家!额,还有个备注——”王强俯身看了一下后头的备注:“大师林海文的开山大弟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