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3章 图穷匕见(为风留痕万赏加更)

    “成吧,既然蒋院长有意支持我做成一点事情。”林海文果然不飙戏了,直接为蒋院长代言:“我也不愿意辜负您的好意,也要代表所有受益的青年人,感谢您,永远不会忘了您,祖宗十八代都会天天记得您——”

    常硕拍了他一下,不许他再胡说八道了。

    林海文这才吐吐舌头,把心里的腹稿说出来,这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一步一步的,步步为营,走到现在,也轮到他拿出来了。

    “蒋院长、罗院长,还有晋院长,李院长,各位教授,各位老师、朋友,我呢,观点是很明确的,我相信大家也是知道的,要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机会。不能再靠一代一代的熬着,前面嗝屁了,后面再递补上去,这不是艺术的态度,更不是油画艺术的态度,对所有人,对油画艺术本身都是不负责任的,都是一种犯罪。

    所以呢,我的意见,将这次青年展以‘黄帝·华国青年油画艺术展’的名义,列为全国文联、美协下面的全国性一级艺术赛事,四大美院来联合主办,中河省承办,两年一次。面向30岁以下,16岁以上的华国青年画家……”

    林海文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各位,想来他们也有所准备。

    “此外,这项赛事,也将成为国际青年油画大赛的华国区比赛。”

    惊!

    “国际青年油画艺术大赛?这是什么?”罗明渠脱口问了一句:“有这项赛事么?”

    “还没有,不过如果诸位赞同的话,我们就可以让它出现。各位想一想,由华国参与首倡一项国际级的、重大的、主流的油画赛事……”林海文语气里充满了引诱的滋味,吐出一个形容词,扒掉一件,再吐出一个,再扒掉一件,一直到让他们血脉喷张的场面出现……

    其实说起来,国内不管是看得上西方油画的,或者是嘴里说看不上的,实质上都非常希望能够被国际油画的主流叙述给接纳,甚至看重。这个道理跟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是一样的,华国的油画作为一个整体,不去国际上比,那还有什么意义——只是以前人家不愿意跟你比,看不上。

    而这样的一个期待,即便在老一辈大师辈出的时候,也没有能够做到的。

    李振腾这会儿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拖尼特和阿德里安会来,所以他们这次是来看看国内青年画家的水准,是不是?”

    林海文耸了一下肩膀:“他们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就跟他们说,不用看别人,看我的就可以了。”

    “……”

    看林海文怼起外人来,还是蛮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那怎么说?”

    “我觉得问题可能不大了吧,咱们的水准,不管是我,还是我的学生,都很厉害啊。”林海文又耸了一下肩膀。

    这次,他们就不觉得爽了。

    林海文这才嘿嘿嘿,给他们说明整个事情的发展,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说想要弄到这个程度,但是随着董文昌他们提出全国学生联展这么一个挺大牌的展之后,林海文就考虑说是不是能够再扩大一下。等到再后面,他计划要组一个大牌顾问团的时候,去跟拖尼特沟通,结果灵机一闪,就提起这个事情来。

    相较于华国,法兰西的青年展要更为成熟一些,但目前世界范围内的青年展,是没有,拖尼特作为高美的教授,还是很有心意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倾向就很快答应林海文,他先和高美的亨利校长沟通过。也是那之后才问林海文,华国青年的水准整体上低于法兰西,低于欧洲,那么要如何保证这一个展,不会成为欧美,甚至是欧洲的独角戏?国际之所以称之为国际,必然是有国际级的竞争的,否则就不会是一个可持续的项目。

    林海文就问他,觉得自己水平怎么样?

    拖尼特也是无语。

    嘴巴上不说了,心里就打着来一趟华国,看看这里人水准的想法。而这一次来,他显然是比较满意的,尤其是王鹏的水准,24岁,他这个水平在法兰西也是最顶尖的了,他又是学于林海文而不类林海文的,有自己的方向出来——王鹏本来是前苏那种极致写实主义的风格,后来则有一些古典主义的典雅感融合其中,结果现在呈现出来的,说它是一种显微级数的古典主义风格,还是比较合适,和林海文兼顾了色彩、格局、光感、构造等等全方面深入的源古典主义,是有相当大区别的了——也就有一家之言的意味。

    这是格外不容易的。

    立言立说,在任何艺术形式当中,都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阿德里安·戈特利布那边,也差不多,他对林海文更加信任,另外他也不是老美建制派的一员,老美最火爆的还是抽象主义,现代主义,他这种文艺复兴时代的“遗少”,虽然有名气,也有市场,但不是主流,他的认可也就来的更为轻易一点。

    另外像程逸飞,以及之前和常硕联名发文的那几位,也都是这个大计划的一部分——作为在国际上叫得出名字的华人油画家,他们为此出力,既是顺理成章,也是非常得力的。

    ……

    听林海文说完,蒋和胜他们居然有点庆幸感。

    如果不是林海文弄出这么一帮牛逼哄哄的学生和门人,这次说不准华国就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当然林海文没弄出这些人,也就不会找他们来了。

    林海文说完,就沉默品茶了,留下这帮老东西一层层地死脑细胞。

    是一个难以拒绝的饵啊。

    华国和法兰西、老美,共同来倡导一项主流国际赛事,这几乎在形式上让华国油画届,一步就迈入到世界油画的主流叙述中去了。当然后面能做到哪一步,就要看自己的水平,但至少说这个平台搭的,绝对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又有面子又有里子。

    可是这块饵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固然说黄帝展才是国际比赛的华国区部分,但如果其他的青年展不随之变动,怎么能保证黄帝展能够选出足堪一战的人呢?难道次次都指望林海文出来当超级英雄?那就太可笑了。

    “呵,”蒋和胜自嘲一笑:“先是威逼,现在又是利诱,行了,我算是明白过来,咱们不就范是不行了,现在的年轻人啊——”

    “这就叫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林海文摇头晃脑,念出这首“他的”大作。

    “……”

    蒋和胜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还飈起诗来了,是夸你么?是夸你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