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2章 握紧方向盘

    莫语,华国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他拿奖后的两年时间内,曾经根本无人提及的,他的书法作品,突然之间,在各个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上,连翻出现高价——业界专家称“作为华国第一个文学奖得主,莫语作品名人效应非常高,不论是用以收藏还是送礼等,均是上佳之选,所以产生热烈的市场回报也是无可厚非的。”

    当初胶东的一场拍卖会上,莫语写的柳牧的一首词,拢共100多个字,拍出220万的惊天之价,一字万金。

    可以说让文学界和书法界,为止一震,叹为观止。

    但是今天,莫语的书法作品,除了具有特殊含义的寥寥几件,已经几乎到了无人问津的程度。

    林海文是看过莫语的作品和书法的,作品自然水准很高,书法呢……说是毛笔字更合适一点了,也不能指望人家一个现代文人,能写出多漂亮的毛笔书法来,毕竟——他连硬笔书法都写不好呢。

    当初的恐怖行情,他初得诺贝尔的殊荣,自然是重要推动因素,名人书法,历来是华国艺术市场一个奇葩,主持人呐,明星呐,当然还有嗯嗯嗯什么的,都能插一脚进来,有些还马马虎虎能看,另外一些就干脆字都写不利索,就开始被捧的三丈高了。

    书法这东西,狂草行书,各种体,有些并不完全是楷书这样正儿八经的,所以就给了一些人浑水摸鱼的机会。但实际上去看一些行楷、行书、行草,乃至狂草的书法名家,他们不可能生下来学的就是行书和草书,一定是从楷书的描红开始,大多在青少年时候,都已经能写一笔极其漂亮的规整楷书,等到中年,老年的时候,阅历深沉,气度森严,不论是行书还是狂草,看的也不是一个字两个字,而是通篇的流畅、法度和气势,那又是书法的一个更高阶段——其实包括林海文,他今时今日的楷书,乃至行楷,都已经是国内顶尖的水准,可要是去写行草、狂草,还未必有这个水平,除非他去兑换出怀素或者张旭,乃至近代那一位的经验册出来。

    而莫语的行情之高,却有些突出,并不是单单一个文学奖就能解释的,毕竟他得到的不是诺贝尔书法奖啊。

    这里头,一定是有人在推动,说是炒作也可以。

    莫语本人,也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不说坊间对他的非议增加了很多——这种烂毛笔字卖两百多万,会给他招多少恶人值?他又没有恶人谷,还不是得气死了账?单单说他本人的名人效应,本来如果细水长流的,能持续好些年,但现在这么一来,两年不到,就臭大街了。

    林海文让付健、木谷去查,倒是没有想到,一查就能查出来。

    以敦煌如今的影响力,确实掌握着相当多的消息渠道,短短几个小时,木谷顺藤摸瓜的就能查出来一点东西——只不过这个瓜,有点大。再者说,也不是真没人去关注程杨越,只是未必有能力有勇气来揭穿他们这种局而已,敦煌拿到的,也是有现成的非公开资料的。

    凌鸣接过材料,看完,啧啧两声:“莫语真是R了狗了,话说这位怎么比你还喜欢写字啊,这都什么呀?‘我的家乡好,我的家乡美’,太白话了吧?还有这个,‘浪滔滔,海鸥叫’,哈哈。”

    林海文无语:“人家是魔幻乡土主义作家,比较朴实。”

    这份材料上,有一份清单,程杨越亲自出手拍卖莫语书法,一共是三次,但从他的文化公司流出的莫语作品,有确定消息的,就有超过16幅,总价得有800万以上,再根据这份清单回头去找成本,基本上他低买高卖这一块,就有近500万的入账。

    百分之一百多的利润率,无论如何都是超级暴利了。

    “那董飞燕也是这种?”

    “一丘之貉。”林海文撇撇嘴:“不过董飞燕这个名字,我总觉得有点耳熟,她是不是代理过哪位老师的画?”

    “这我怎么知道,”凌鸣把材料扔在桌子上:“那你要怎么办?总不会任由他们炒吧?”

    “干柴还得有烈火,烈火上头要喷油,热油里头要加水,水里头好多小蝌蚪——把蝌蚪都弄死了,他还能怀出孩子来?”

    “……握紧方向盘,好好说话。”

    林海文笑着看他一眼:“哎呦,我们凌大师现在也是有百万拍卖纪录的大人物了,是要好好说话了,不然被你打了,我也只好委委屈屈地忍了。他们这个计划要做的,也不是那么简单,他们要赚钱,总要有东西入手,对吧?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拍卖,拢共就4件东西,而且还是水准最高的那一拨里头的。只要控制好出货,他们炒也是炒不起来的,跟国家的常平仓一样嘛,价格高就放粮,价格低就收粮,我们手里有粮就不会输。只是被几个王八蛋,弄乱了我们的事儿,有点恶心。”

    “做生意嘛,都是这样的,哪能一帆风顺啊。”

    “嗤。”

    ……

    这一场现代瓷器拍卖会,毫不意外,在艺术品收藏界,以及普罗大众中,都激起狂浪来。

    回京的夏成连,也在一直关注。

    从开幕式首日的交易额达500万的出师大捷,再到古瓷拍卖场近2亿的大好结果,包括微博直播平台高峰观看人数超200万,一样样,一件件,全都是林海文的好消息。而到现代瓷这场拍卖的结果出来,他还是被大大惊了一次。

    百万凌瓷笔洗。

    “这,这是谁脑子坏了?古董瓷百万以上的,那也得是官窑精品了。”夏成连和陶艺专委会的委员们,说的还是很直白,尤其是张松茂大师:“老张,你看看呢?”

    “市场的东西,谁能说得好?不过那件笔洗,艺术性确实是相当高的,凌鸣也不一定能一直烧出这个水准的东西。”张松茂是看过华美凌瓷展的,这件笔洗,曾经就是展品之一,他印象很深刻:“不过从市场规律来看,这个价格还是太匪夷所思了,不管怎么样,总要有个增长的过程,唉,不过总是跟林海文有关的东西,诡异点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

    夏成连和一帮陶艺专家,面面相觑。

    是啊,诡异的林海文,已经有过很多诡异的纪录了,打破了不知道多少天花板、惯例,再来一个又有什么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