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5章 亵玩

    “程总果然不愧是行里的老手,一打眼,就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这凌瓷才上市,程总就能果断下手,看出来凌瓷一定是国内久不出现的极品、佳品,下手是赶早不赶晚。这份眼光,这位决断,让我也很是敬佩啊。”林海文伸手和程杨越握了一握:“不错,不错。”

    倒有点长辈觉得小辈做的蛮好的感觉。

    程杨越本来就僵硬的嘴角,都快裂掉。

    “呵呵,林先生真是,真是很幽默。”

    “嗯?”林海文惊异一声:“程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觉得我是在说笑话?这笑话我倒也常说,不过跟程总的关系,也没到说笑话的程度啊,还是说程总觉得自己就很像个笑话?”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程杨越。

    “……”程杨越都不明白,他端着一脸笑过来,怎么三五句话就到了眼下的样子。这林海文,是看透他的打算?还是情商为零?

    林海文还在一脸疑惑地看他呢,看似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好的话:“程总?你不觉得凌瓷旷世少有,也不觉得它极具收藏价值,那花了38万买下那只如意扁壶,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呢?总不至于程总已经豪富到钱咬手了吧?”

    “林先生,呵呵,我怎么会觉得钱咬手?”

    “哈哈哈,”林海文一拍他肩膀:“程总脸色都不好看了,我刚才说了个笑话呀,不幽默了么?”

    他还侧头去看了一眼付健,付健现在的style,已经完全被林海文扭曲了。

    立马“哈哈哈哈”起来,像极了那些二代三代旁边的狗腿……

    林海文这才转头回来,似乎有点志得意满的感觉:“好了,客气话也说了,笑话也说了,程总有什么特别来意,也可以说了。我这还忙着呢,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真没有那么多时间。再说了,我跟你幽默一下,你居然还不笑,这就不对了。”

    短短几分钟,程杨越觉得自己的三观,一整个碎开,然后又被黏了起来,然后又被摔碎成一块块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林海文,难道是个疯子?

    不过他确定,林海文情商,确实堪忧,可能都被补到艺术天赋上去了……

    那他是不是该笑一笑,不然谁知道这个疯子,还会做出什么来?

    林海文和付健,就看到面前的程杨越,不知道脑补了一点什么,就挤出一副难看的笑容来:“……呵呵,林先生真幽默啊~~”

    噗。

    忍啊忍,林海文没忍住,噗笑出来:“哈哈,是吧?”

    程杨越一脑门的官司,里头也是混乱如浆糊,词不达意地说了好几句,也没说出个准话了。不过林海文零零碎碎的,倒是听明白了,这位程先生,很有趣啊,他还找上门来了。

    果不其然,等程杨越理清了脑袋,就说明白了:“其实,我之前就以为,凌瓷中的一些精品,比如我那个如意扁瓶,比如天成地产的老板买下的笔洗,都绝不止是大家之前认为的那个估价。这次拍卖会上,也是证明了我的看法,您看这个起拍价,根本不能体现出市场对极品凌瓷器高艺术性、高稀有度的追捧嘛。

    所以,我认为林先生你们,是不是也有意调整定价策略呢?以今次拍卖会做参考的话,应该是有一个大大的提升价格的空间。我,还有其他几家艺术公司,也都愿意为咱们国内优秀的艺术产品,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还有配合的。”

    程杨越脑子清醒之后,嘴巴倒还利索的。

    九曲十八弯的,意思就是一个,想要林海文跟他一块操作一波——至于对凌瓷品牌的损害,看林海文这么疯,说不准他就觉得凌瓷真值个两百万呢?呵呵呵呵,程杨越心里冷笑。

    林海文对程杨越,是真有两分佩服,这把天下人都当成蠢货的勇气,那真不是一班二班的蠢货能有的,必须也得是三班的。

    “不知道程总打算怎么配合呢?”

    程杨越从林海文脸上没有看到什么讽刺的神情,反而比刚才还要来的更良善一些。不过林海文身边的付健,看到老板又露出这个进阶版的“无辜少年脸”,就知道这位程老板——要遭。

    很遭!

    “呵呵,林总一手创立敦煌这么大的公司,怎么会不懂的?”程杨越恭维了一句,他对林海文了解不多,在他看来,敦煌今天的成就,固然一多半都来自于林海文铺天盖地的天赋。但运营管理这部分,恐怕林海文还真是不懂的,都亏了王景峰、木谷等人了:“林总如果有意,不妨让盛世陶瓷的员工跟我公司对接一下,咱们商量一个办法出来么,共同努力让凌瓷能够实至名归,不被低估了。”

    “呵呵呵,你先跟我说说,我都不懂的呀。”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盛世陶瓷这边,咱们商量一个出货的节奏,控制一下市场上的存量。而我这边几个朋友,则在拍卖会上,为凌瓷捧几次场,这么一来,就差不多可以避免凌瓷被低估的问题了,林先生和凌鸣大师的心血也不会被辜负。”

    林海文状似恍然大悟:“搞拍卖会作假呀?”

    “……”

    我的大神哎,你真是我的祖宗了。程杨越赶紧转头看看周边,还好林海文说话,除了付健之外,也没有别人凑过来打扰:“林先生这话说的,怎么能叫作假呢?前几天的笔洗,拍出100万来,总不是你我作假吧?这就是市场认可,我们不过是做一些宣传而已。”

    “那这样的话,这一件凌瓷就几十万上百万的,程总岂不是要大出血?这多让人不好意思啊。”林海文看着是听取了程杨越的解释,不过他又好心好意起来了:“我林海文那不是喜欢占便宜的人啊。”

    程杨越觉得这位著名艺术家,虽然脾气又大,人也疯,但还蛮好骗的,就是多变了点。

    “哈哈,林先生说笑了,我要是拍下来,钱还不是从我这里到您那里,咱们提前商量个实在价格出来。无非是一点拍卖会的佣金,到时候咱们再分分好了,相比较获益,这不过是小头。”

    “实在价格?”林海文眉头一竖,脸色又变了,让程杨越咯噔一下。

    “程总,什么叫实在价格?你不是说我的凌瓷是被低估了么?那当然不管五十万还是一百万,都是实在价格了。难道程总打心眼里,还是觉得凌瓷不值那个钱?那你就还是在弄拍卖会造假嘛。”

    “……”程杨越张了张嘴,林海文,林大师,你要不要这么单纯?这么正义感爆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